第108章 斩夏酋吴玠出恶气(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吴玠和施丹来到关押迩里格争的小牢房,李敢、石逊、王珩、张苞一行正在哪里等候。

    吴玠看了一眼迩里格争,见他虎背熊腰,目露凶光,满脸横。心中不一凛:活脱脱一个强徒形象,不拿他祭刀还来拿谁……

    迩里格争一见吴玠,便就破口大骂:“杀不死的南蛮子,要杀就杀,要剐就剐,不要将爷爷关在这里受活罪……”

    吴玠见迩里格争带着脚镣手铐,还这样气势汹汹,从狱卒手中抢过一根水火棍,劈头盖脑就是一顿暴打,边打边骂:“我叫你鸭子死了嘴还硬!我叫你在宋国的监牢里大放厥词!我叫你不懂王化的狗杂种不分眉眼……”

    迩里格争被打得满头满脸流血,可这厮并不屈服,指着吴玠骂道:“小杂种,看你能蹦跶几时,大夏天王的大军就在镇魂关,很快就踏平渭州城,你小子没几天活头了!”

    吴玠一棍打在迩里格争手上,这厮一根手指头挣扎几下掉在地上,便就疼得吱哇喊叫。

    吴玠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是铁打钢铸,不知道疼痛的外星人,原来也有疼痛感呀!”

    吴玠这么说着,对李敢喊道:“李将军,将迩里格争和十几个西夏狗儿子全都押上囚车,游街示众,尔后拉到张记交子铺户门前祭奠冤魂!”

    李敢应诺一声,和几十个军士前去押解押迩里格争和西夏士兵。

    吴玠又对石逊道:“石将军即去渭州府告知刘知府,就说吴玠借知府衙门刽子手一用!”

    吴玠这么说完,挥挥手臂道:“我们要营造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气氛,使渭州百姓难忘国家之耻,夏贼之恨,齐心协力,卫国抗夏,振我大宋国威……”

    仲季节,风和丽,渭州城大街小巷的树木显露出郁郁葱葱的形。早到的燕子、喜鹊,开始整理一个冬天被寒风吹拂得凌乱不堪的窝巢,为即将出世的小生命营造环境。

    一声震天的炮声响过,接着便是“咣咣咣”的锣声。

    锣声喧嚣中,吴玠着戎装,骑大马,和李敢、石逊、王珩、张苞、牛岭、施丹以及持枪挎戟的兵士列队行进在渭州城宽敞的大街上。

    吴玠一行后,是十几辆马载囚车,囚车上囚着迩里格争和十几名西夏兵士。

    囚车后面,跟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刽子手。这些刽子手是吴玠让石逊从渭州府衙特意请来的。他们着红衣,头戴红包巾,肩扛大砍刀,一看这种装扮,人们就能想起毛骨悚然的刑场,沾满血迹的砧板,当囚犯的脑袋被按在砧板上后,持刀的刽子手一个撇刀,便有一个人的脑袋落地,项颈上的血,会像抽开闸门的河水,奔涌而出。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之所以开设刑场,还不是杀鸡给猴看?吴玠正是想利用处斩迩里格争的机会,达到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之目的。

    全副武装的军士,杀气腾腾的刽子手行刑队,押解着迩里格争和十几个西夏兵,又吹又打,浩浩,向城南的张记交子铺户走去,所过之处,引得百姓争相观看。

    那些掩门闭户不大出门的修士、秀女也都奔涌而出;年迈老翁、眍?老妪,颤颤巍巍,依窗而视。一个渭州城,这儿那儿,都是围看行刑大军的人群。

    追上囚车的人们,一边奔跑,一边将手中的鸡蛋、柿子、土坷垃砸过去,嘴里就喊:“车裂西夏狗,杀光西夏贼……”

    群激愤的场面,使羁押在囚车上的西夏兵目晕头旋,胆战心惊。

    迩里格争一开始还气势汹汹,可一见愤怒难抑的人群,方知这不是荒廖的西夏地面,而是繁华鼎盛的宋国府州,愤怒的人群投扔过来的鸡蛋、柿子、土坷垃,足以说明他们对西夏人的仇恨。人们倘若起了漫,会像撕裂纸张那样,将他们一伙撕得粉碎。

    迩里格争害怕了,将脑袋时不时地向囚车上的囚笼缩进,生怕鸡蛋、柿子、土坷垃一类的杂物击中自己。

    吴玠被这种群激愤的场面震动了,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创意,便营造出这般轰轰烈烈的气氛,使渭州百姓对西夏的仇恨达到高峰。

    吴玠满心欢喜地在人群中走动,边走边让士兵喧嚷张记交子铺户一百多口人惨遭西夏兵杀害的悲惨经过。

    沿路观看的百姓一听这种禽兽不如的残忍,愤怒绪升至沸点,追着囚车来到张记交子铺户门前,要亲眼看看穷凶极恶的西夏狗如何被戮!

    张记交子铺户门前的广场上早就搭处斩台,边关元帅赵鼎城、渭州知府刘胜茂坐在监斩台上,两边站着手持兵器的列队兵士。

    吴玠抢上监斩台去,向赵元帅和刘知府请过安,道:“末将奉父帅之命,将西夏贼子迩里格争和十几个军士带到,望父帅发号处斩令……”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