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张记交子铺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罗天要行叩拜礼,却被马归元拉住道:“公子不可大礼,我俩可谓同命相连哟!”

    罗天一怔:“小可和大人同命相连?大人开什么玩笑……”

    马归元笑笑:“事到如今,本使也不相瞒公子。告诉你,本使原是宋军征夏先锋,不幸被俘,就做了西夏高官!”

    罗天长叹一声:“原来这样!”接着又问:“敢问处置使大人,小可倘若归顺西夏,能给个什么官儿?”

    马归元笑笑:“这个,这个嘛……”突然,神一怔,道:“对了,公子不是有八块金砖犬寄存张记交子铺户吗?倘若能送给大夏国,少说也能做个将军……”

    罗天嘿嘿笑道:“哪还不小菜一碟,我们现在就上张记交子铺户将那八块金砖要回来!”

    这么说完,罗天又道:“处置使大人,张老板已经给小可兑付了一块金砖的交子币,他如果不让……”

    罗天话没说完,便见马归元作出一个抹脖子的手术,道:“那还不容易,像宰鸡一样将他咔嚓了……”

    西天的太阳快要落山,坐落在渭州城状元桥向西一里地的张记交子铺户沉浸在和暖的阳光中。

    自从罗天将八块金砖寄存这里(一块已经对付了交子币),张记铺户可谓蓬荜生辉,往不算景气的生意一下子红火起来。

    当张经不住众商客怂恿,拿出金砖一睹尊容后,商人们一传十十传百,都将钱币往这里存放。张记交子铺户几乎将大半个渭州城的生意拉了过来,连来,铺户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闹闹穰穰。

    终于送走最后一波客商,张伸伸慵懒的腰,兴趣不减地拿了一把修剪钳,饶有兴趣地给门前的树木花草剪枝。

    门前是两摆郁郁葱葱的桃柳杏槐,桃柳杏槐的空隙行间,是齐齐整整的花卉灌木。正值暖花开,树木葱茏,花卉绚丽,给这生意兴隆的店铺更增添几分色彩。

    你看那垂柳——柳丝仿佛少女的发丝,蓬蓬松松,有章有序地从树顶上垂挂下来,青得滴翠,嫩得可人。

    张一边修剪柳丝,一边吟诵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柳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风似剪刀。”

    吟完一首《咏柳》,张倒背个手,站在开得正洪的桃花跟前,静静看那蜜蜂采蜜。

    机巧的小精灵儿,竟然将整个子旋进花蕊中去了,一星星,一点点,采撷那些清丽的芳香。其不屈不饶的影,锲而不舍的毅力,实在让人振奋。

    张感动了,随之又吟诗一首:“小苑华池烂熳通,后门前槛思无穷。宓妃腰细才胜露,赵后倚风。红壁寂寥崖蜜尽,碧帘迢递雾巢空。青陵粉蝶休离恨,长定相逢二月中。”

    这是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蜂》,张正吟得起劲,却听后面传来人声:“张兄闲心可佳嘛,竟然在这里赏花吟诗,佩服,佩服!”

    张回头去看,只见马归元和罗天大步流星地向这边走来。

    张一怔,心中说道: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一定是为金砖而来,马头老猪狗,你有你的千般计,我有我的老主意,看你怎个奈何……

    心中想着,便就应答:“哎呀呀,什么风把二位吹来了?东风,西风,还是北风……”

    张话没说完,便见马归元拔出随携带的佩刀,咔地一声搁在张肩头,凶神恶煞地说:“今不和你磨牙花,来个痛快干脆的!”

    张见马归元一道相,有点惶恐地说:“马兄你要干甚,张某和你前世无仇,今世无怨,为何一见面就动刀动枪!”

    马归元狞笑两声:“这个你应该明白,咱明人不做暗事,还是八块金砖寄存之事!”

    马归元说着,将僵硬的脖子转了两转,扯开喉咙道:“你张得到八块金砖的寄存权,生意红火得能跳舞,把我们零碎铺户的生意全都拉光,我代表渭州城49家交子铺户前来抗议,责令张记交子铺户交出金砖寄存权……”

    张被马归元一阵乱拳大得分布来东南西北,嘴里呐呐着:“嗨……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马归元道:“马某今要唱斩窦娥!”说着拿刀盯着张的后心:“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窝里谈!”

    马归元将张进张记交子铺户,伙计们见老板被人劫,纷纷刀弄枪。

    马归元呼喊一声:“看谁敢动,动一动先宰了张狗贼……”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