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简熙愤怒的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喂!”

    “。。。。。”对面一阵寂静,估计是被这气场,这口气吓着了。

    “谁啊,不说话挂了啊。闲着没事干,大半夜打什么电话啊,你以为午夜凶铃啊,你以为你贞子啊,吓唬谁呢。你说不说话,我真挂了啊,哎呀我靠!”简熙真准备挂了电话。

    “呀哈,你儿子在我手里面,你最好明天准备100万赎金,否则我马上撕票,儿子被绑了还这么拽,靠。你拽什么拽啊,儿子命不想要了是吧。我擦!”手机对面的男子愤怒的大吼,至于多大声,就是exo全听见了那么大声。

    “。。。。。。。什么?”简熙和exo同时大吼。

    “小声点,我告诉你,不许报警否则我马上撕票,你和你儿子别想见面。”绑匪威胁着简熙。

    “首先,我为什么要小声?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是美国总统还是德国总统啊,你以为你是本首相啊不让人吼你,太为贵了吧你,就算是国家总统还要接受人民百姓的谩骂呢。其次,我儿子被绑了我为啥不报警,你当我傻啊,我要是把钱给了你,你不给我儿子或者我儿子已经死了,我不是白闹嘛,最后,请你看清电话号码,下次诈骗的时候选对人,我才17岁还未成年,而且是我男的,我没有生孩子的功能我哪里来的儿子?谢谢,我靠!”简熙说完这一大串就把电话挂了。

    “好厉害的口才。。。。”tao看着简熙佩服的说。

    “简熙,我还以为你有孩子了呢。”d。o。惊恐的说。

    “是诈骗的拉,我还是未成年呢,哪里来的孩子啊。”简熙好笑的说。

    “很晚了,明天还要练习呢,都回去睡觉吧。简熙你也早早休息吧,明天公司拍你的个人舞蹈和海报。你要有很好的精神才行。”俊勉麻麻语重心长的说。

    “好。”所有人点点头。

    “哥哥们,晚安哦。”简熙说完回了房间。

    房间内~~~~~~~~~~~~~~~~~~~~~~~~~~~~~~~~~~~~~~~~~~~~~~~~~~~~~~~~~~~~~~~~~~

    简熙洗完澡出来看着世勋对着镜子照个没完,无奈了。

    “世勋哥,镜子知道你长的好看,别照了。”简熙调侃的说。

    “。。。简熙你觉得我长的好看吗?你觉得我化妆好看还是不化妆时好看啊?”世勋做到简熙的上问。

    “好看啊,都好看,你化妆之后呢就很妖孽,不化妆呢就是一个清新乖宝宝,像小说里的那种很干净明朗的大男生,也就是我说的,每个女生追的典型的学长。”简熙擦着头发说。

    “我也觉得我好看的。”世勋说。

    “。。。。。你这么自恋,你的家人知道吗?”简熙翻了个白眼说。

    “好了好了,快睡吧,明天又要早起了。。。”世勋说着回到自己的上。

    “恩。”简熙躺下,借着微弱的台灯看着不远处世勋的睡颜,不勾起唇角。

    “简熙你睡了吗?”世勋突然睁开眼问。

    “你以为我是猪啊,一闭眼就能睡着。”简熙翻了个白眼说。

    “简熙,我睡不着了。我失眠了怎么办啊???”世勋崩溃了。

    “你数羊啊。”简熙无语的说。

    “我属羊怎么了,咩咩咩~”世勋没好气的说。

    “我是说,一只羊两只羊的数,啊不,是羊,也不对。反正就是一二三四的数。”简熙无奈了。

    “哦哦。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很久很久以后。。。。

    “1007只羊,1008只羊,1009只羊,1010只羊。。。。。”世勋还在数。

    “阿西!”简熙愤怒的将头蒙在被子里。过了很久之后,没声音了,简熙探出头来看,发现世勋安静的睡颜,笑了。他摇摇头下了从包里拿出薰衣草香包放在世勋枕头旁边。听说薰衣草是有助睡眠的,还可以放松精神,世勋哥可能是太紧张或者太劳累了吧,明天就帮哥哥们去买些薰衣草。

    简熙在练习室拼命的练习者舞蹈,‘简熙,你的舞蹈没有灵魂。’‘简熙,你的灵魂哪里去了?’‘简熙,舞蹈它不是show它是第二种沟通方式。’‘简熙,你再这样下去,怎么可能出道?’‘简熙,你的舞蹈真的有待提高。’舞蹈老师话语一遍遍回响在耳边。灵魂灵魂灵魂。。。。没错,我跳舞一直都在想自己完美,自己好不好看,根本只是认为舞蹈是一种华丽的东西,原来如此。

    简熙将音乐重放,随着音乐又舞动起来。

    “careless careless shoot anonymous anonymous

    heartless mindlessone who care about me?

    失落的感觉 谁在乎只有忍耐

    我再也无法接受 闭上了双眼

    mama 可不可以请告诉我 为什么人会变的不一样

    那些听说过的美丽子是真的存在过吗

    早就忘了应该要更努力着他 早就忘了心去包容他

    自顾自的生活是否假装继续忙

    隐形在你的面具背后充满许多的表

    到最后却始终如一 真的更好吗

    我们要这样 不再看彼此的眼神吗

    不再对我讲话吗 不再说你我吗

    就算受了伤 眼泪也如雨的下

    改变就能解答 改变就能到达 告诉我 mama mama”

    ---------------------我是螃蟹--------------------------------------

    伯闲从房间出来,走向厨房喝水,回房间时发现练习室的灯亮着,好奇心很大的他疑惑的打开门,发现一个小的影卖力的跳着舞蹈,“简熙?这么晚了还以为是艺兴哥或者是钟仁又在没没夜的练习呢,原来是简熙啊。。。。这么晚还在练习啊。。。。。”伯闲看着简熙,悄悄的说,心里却有所触动。

    清晨~~~~~~~~~~一缕阳光调皮的落在世勋的脸上,世勋睫毛颤了颤,眼珠子动了动,慢慢睁开眼又闭上,再睁开,适应着刺眼的光。他坐起来看向另一张却发现空无一人,不安与恐惧让他来不及思考,他慌忙跑进卫生间,“简熙?简熙?不在?”世勋左顾右盼。他又跑到鹿晗的卧室门也不敲的闯了进去。

    “鹿晗哥,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世勋摇着鹿晗着急的说。

    “怎么了?世勋,进来门都不敲。”鹿晗迷迷糊糊的说。

    “简熙不见了,不见了,你见过他吗???啊啊啊?”世勋慌忙问。

    “什么?????简熙不见了?”鹿晗猛的清醒坐起来吼。

    此时一个枕头飞过来正好砸中鹿鹿的头。“鹿晗,大清早上你给我安静点。”艺兴继续睡觉。

    “张艺兴,别睡了别睡了,简熙不见了,快点起来。”鹿晗下用枕头打着艺兴。

    “可能简熙出去晨练或者买早餐了,着急什么啊。”艺兴无奈的坐起来说。

    “也对啊,管他呢,找找再说啊。”鹿晗想了想又说。

    “世勋啊,你先去问问其他哥哥,我收拾一下马上来啊,你别着急。”鹿晗又语重心长的对世勋说。

    “哦,好好。”世勋乖乖的点点头。

    30分钟后~~~~~~~~~~~~~~~~~~~~~~~~~~~~~~~~~~~~~~~~~~~~~~~~~~~~~~~~~~~~~

    客厅,一群大男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简熙可能去晨练了,或者去海边散步了吧。”tao说。

    “他叫简熙,不叫黄子韬,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只会去海边散步,还有,谁大清早上闲着没事去海边散步?跳海还差不多。”chen毒舌的说。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应该不会吧。”伯闲突然说。

    “白白,你吓死我了,什么会不会的,想起什么了你?”灿烈拍拍口说。

    “我昨天半夜起来喝水,发现练习室的灯亮着,打开门发现简熙在那里没命的练着舞蹈。”伯闲说完,突然一阵风从他边略过。世勋飞快的跑向练习室。

    所有人打开门,看到墙角,一个较小的影缩在那里,白皙的皮肤,颤抖的睫毛,微张的薄唇,好似刚出生的婴儿般美好。

    “简熙,简熙?醒醒。”伯闲走过去轻轻拍着简熙。

    简熙眯着眼,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尖叫声,只见房子抖三抖,杯子‘嘭’的爆炸。【某晗:漂亮一女的,怎么叫起来跟牲口似的。】

    “这叫声,堪比海豚音啊。”灿烈揉着耳朵。

    “高音终结者啊!!!”嘟嘟惊恐的说。

    “看来,以后的高音就让简熙唱吧。”tao笑着对chen说。

    “那以后武术也就让简熙表演吧。”chen对tao说。

    “啊,哥哥们早安!”简熙猛的站起来,却不想因为坐地上时间太长而且起来又太猛,眼前一片黑暗,向前倒去,简熙害怕的闭上眼等待的与大地母亲来一次拥抱,不想,过了很久都不疼,他睁开眼发现灿烈抱着他。简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谢谢灿烈哥啊。”

    “没事的。”灿烈放开简熙说。

    “简熙,我知道你很努力,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吧,你累垮了怎么办?你有腰伤了怎么办?你这样没没夜的练习有用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和我当初一样,但是你不能这样不珍惜自己的体啊。”世勋扳过简熙的肩膀严肃的说。所有人惊讶的看着这个忙内。

    “。。。我。。。我只是不想拖哥哥们的后退,看你们那么努力的练习,我怎么能。。。。。我知道我自己什么都不好,唱歌不好,跳舞更不说了。。。。所以我才会这样练习,因为我想出道,我想站在哥哥们的边,我想和你们一起演出。。。。。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下次不会让哥哥们担心了。”简熙一脸歉意的说完,标准的90°鞠躬。

    “傻瓜,拖后腿吗?不会啊,谁当初都是这样的,我们能体谅,好啦好啦,我们的好弟弟。努力吧。”鹿晗笑着揉着简熙的头发。

    “好啦好啦,简熙,你收拾一下我们要去公司了。”灿烈环着简熙的脖子说。

    房间内~~~~~~~~~~~~~~~~~~~~~~~~~~~~~~~~~~~~~~~~~~~~~~~~~~~~~~~~~~~

    简熙擦着头发,一下子躺在上。“嘶~好疼,我的腰啊,我的脖子啊~”简熙痛苦的说。

    “简熙,你好了吗?出来吃早饭吧,一会要去公司了。”艺兴敲门说。

    简熙打开门,马上一脸笑容,“艺兴哥,我好啦,走吧,下楼吃饭。”

    “。。。。。那个。。艺兴哥啊,你。。。。算了。。。。”简熙言又止。

    “怎么了?”艺兴疑惑的问。

    “没事没事。应该没那么巧吧。”简熙自言自语。

    “哦。”艺兴笑了笑。

    “艺兴哥,你的笑很暖哦,好似冬的阳光一样呢。大暖男啊!”简熙笑嘻嘻的看着艺兴。

    “是吗?很多人这么说呢。”艺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楼下,简熙入座后。“简熙,你终于下来了。”灿烈用一种‘你再不下来我就杀上去’的口气说。

    “等很久了啊?抱歉啊。”简熙一脸歉意的说。

    “快吃早饭吧。没时间了,一会经纪人哥哥就要来了。”珉硕笑着说。

    “哦,是吗?那我加快速度。”简熙坐下来吃着早饭。

    “怎么样?好吃吗?”嘟嘟问。

    “。。。。唔。。。好。。。”简熙估计是真饿了,口齿不清的说。

    “你慢点,没人和你抢。”俊勉麻麻无奈的说。

    其实说实话,简熙也是一吃货,纯吃货!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不接电话。“都看什么?还不接电话?”教主发话了。

    “你去!”众人说。

    教主板着脸接起电话,“喂。”“恩。”“哦。”“恩。”说完挂了电话。

    众人石化了。。。。。。“都好了吗?经纪人哥哥已经在门口了,你们快点。”教主面无表的说。

    “。。。。。噗。。。。”简熙噗嗤一声笑了。

    “简熙?你傻了吧?”灿烈看着简熙说。

    “没发烧啊。”伯闲的手抚上简熙的额头说。

    “没有没有,我想到一特好笑的笑话。。。。”简熙摆摆手说。

    “什么笑话什么笑话???”灿烈激动的跑到简熙边。

    简熙踮起脚还是够不到,灿烈识相的弯下腰。简熙在灿烈耳边说了点什么,然后两人开始毫无形象可言的大笑着。“简熙啊,灿烈二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二。”嘟嘟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没有没有。。我只是和灿烈哥说一笑话。。。哈哈哈哈。”简熙还是没完没了的笑着。

    “你让点中笑了吧?”tao戳中简熙的头说。

    “子韬哥,你过来,低一点。”简熙勾勾手指说。

    “怎么了?”tao弯下腰问。

    “你绝不觉得,亦凡哥一直板着脸,从来没有其他表,特别像面瘫了啊。丫就一冰山,夏天家里都不用开空调了,多方便!”简熙小声在tao耳边说。

    然后tao也荣幸入列这个傻二人组。“唉。。。。”其他人摇摇头都出了门。

重要声明:小说《你好我亲爱的少年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