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回国

    法国————

    “hello没关系

    只是会掉眼泪而已

    思念在躲避

    却依然逃不过回忆

    晚风的声音

    带走你曾经的曾经

    我化作人鱼

    只有七秒钟的记忆

    不经意的思念是那么痛

    痛到回忆根本不敢触碰

    岁月带不走痛 是习惯了痛

    你有恃无恐

    时光不停的在转动

    现在你是谁的英雄

    回到你和我的时空

    抱紧了我让我心痛

    眼泪划过我的面容

    闭上眼睛会是好梦

    无论你是谁的天空

    今夜你是我的英雄

    hello没关系

    只是会掉眼泪而已

    思念在躲避

    却依然逃不过回忆

    晚风的声音

    带走你曾经的曾经

    我化作人鱼

    只有七秒钟的记忆

    不经意的思念是那么痛

    痛到回忆根本不敢触碰

    岁月带不走痛 是习惯了痛

    你有恃无恐

    时光不停的在转动

    现在你是谁的英雄

    回到你和我的时空

    抱紧了我让我心痛

    眼泪划过我的面容

    闭上眼睛会是好梦

    无论你是谁的天空

    今夜你是我的英雄

    时光不停的在转动

    现在你是谁的英雄

    回到你和我的时空

    抱紧了我让我心痛

    眼泪划过我的面容

    闭上眼睛会是好梦

    无论你是谁的天空

    今夜你是我的英雄”(徐良的《七秒钟的记忆》很好听的。)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某月,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在她睡觉的时候一定不能吵她,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当然除了凝和雪以外。她们顶多会被骂一顿。这不——“谁啊!”“呵呵,那个,月。你不会是在睡觉吧。呵呵,你别吓我。”凝听到月怒气冲冲的声音,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她可不想死!“恭喜你,答对了!!”月一听是凝,声音稍微平缓了一点,但是还是掩盖不住里面的怒气冲天。“你别生气啦,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什么事。”“我说了你就不许再骂我了。”“嗯。”“那好,你,我还有雪的爸爸一致通过让我们回国,上学去。”“慕容天?他不配管我。”“可是我和雪必须回去啊,你就当陪陪我们,好不好?!”“我不会回去的。”“月!算了,我和雪去你家说。”

    3分钟后——

    “月啊~~~~~”某雪用甜死人的声音叫着月的名字,可惜,这招对她没用。“停,我说过这招对我没用。”“可是~~~~”“不用可是了,我说过我是不会回去的,你们也不用再对我浪费口舌了,没用!”听到月这样说,雪和凝商量了一下,还是准备用月的妈妈来劝她——这是她的软肋“月,你想想,就算你恨慕容天,那你也该想想你妈吧!差不多十年了吧,你为了躲慕容天,都没怎么去祭拜过你妈妈。你对得起她吗?”“我。。。。。。妈妈。。。。。。”“月,就算为了你妈妈,回去吧。月?”“。。。。。。”“月!?”“。。。。。。好,我跟你们回去,至于学校,还是以后再说吧。”“真的?!那好,我们明天就走!明天就走!”凝着急的说道,她生怕下一秒月就会反悔。“嗯,就这样吧。”月说完就走了出去,现在。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

    第二天————

    “月,快点,该走了。”(凝和雪昨天在月家住下了。)“嗯,”月说着,走下楼来。“走吧。”

    (飞机上的事晨就不说了哈,亲们,发挥你们的想象力吧。)

    中国——————

    月她们一下飞机无疑成了飞机场的一大焦点————

    宽大的黑色t恤,前是一个白色的大骷髅头。黑色的紧裤把她完美双腿展现在了人们眼前,一双高帮板鞋。还有她那独特的紫色长发和瞳孔,再加上她上的冷漠气质,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去膜拜她,她就是至高无上的女王。头上的一顶鸭舌帽,给她的女王气质又增添了一股神秘感。冷漠如她,神秘如她。她,就是————慕容寒月。

    一袭火红色的紧长裙,把她那完美的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双8公分的水晶高跟鞋更是衬托出了她上的迷人气质。同样火红色的长发与她的衣服融为一体。褐色的瞳孔,好像随时都在放着电。妖媚如她,迷人如她。她,就是————南宫凝。

    一件可的粉色泡泡裙上束着一条黑色的腰带,一双粉色短筒靴与她上的衣服甚是相配。一头与衣服同色系的粉色长发像是诉说着主人的天真无邪,淡绿色的大眼睛。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可如她,腹黑如她。她,就是————夏沐雪。

    (以下是众花痴草痴。)

    草痴a:“哇~~那三个mm好漂亮啊,要是她们其中一个能做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草痴b:“就你,别做梦了,你看看你那满脸的疙瘩。这么完美的公主,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她们。”

    花痴a:“啊呸~~~~~她们几个有什么好的,一群狐媚东西。我长得比她们好看多了。”说着还不忘向四周抛个媚眼,她周围的人看着她那比墙还厚的粉,都忍不住干呕起来——太恶心人了。

    (自动省略花痴草痴们的谈话。)

    雪偷偷瞄了瞄月,因为她知道月最不喜欢这种环境了。果然,雪看到了月紧皱的眉头和额头不断暴起的青筋。————月忍不住了,估计一会她就要杀人了!她可不想遭殃,于是:“叶管家吗,马上派三辆车来。”【是,小姐。】3分钟后,车终于在月即将爆发的时候来到了,谢天谢地。“月,车来了,快走吧。”凝说道。“嗯。”月用最快的速度上了车——她实在受不了了。

    慕容家————

    “月儿,……”慕容天(月的爸爸。)小心翼翼的喊道“答应爸爸,去圣羽学院,好不好?”“慕容天,你没资格这么叫我,还有——你,不是我爸爸,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月儿!”“慕容天,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慕容天听到这句话,默默的走了出去。临走时,他看了凝和雪一眼,让她们劝劝月。

    “月。。。。。。”凝开口了,但还没说完就被月打断了:“凝,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说过,我不会去的。”是啊,月就是这样,她决定的事,谁都改变不了。“月,我们是不是朋友?”这次是雪。“当然,你们是我最后的亲人了。”“那我再问你,是不是我们说什么你都会答应?”“是。”“那我求你,去吧,就算是陪陪我们,好不好?”“我。。。。。。”“月!如果我告诉你,林依萱也在那呢?”凝问道。(注:林依萱——慕容天的私生女,当年就是因为她妈妈,月的母亲才去世的。)“真的?”“当然。”“你们最好不要骗我。”月说完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楼下的二人相视一笑,因为月这样说就代表----她已经答应了。

    期待吧,明天的圣羽之旅。。。。。。。。。。

重要声明:小说《血泪之踏破几世红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