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回 跳宝局

    末世五年,各大基地食物已经进入了紧张阶段,基地内有工作的普通人每可获取的食物也减少为一两顿,那些无工作的老人和孩子则连最基本的一一顿也失去了,而各大基地内的佣兵团虽然可以外出狩猎,猎捕变异动物和收集物资,但收集回来的食物和物资一半要上缴基地,剩下的一半才属于自己,这比末世前几年税率提高了两层,让一向过着富裕小子的佣兵团们也勒紧了裤腰带。而靠**赚取食物的女则更加没有地位,甚至到了出卖**后也丝毫无法获得食物的地步。老人与孩子的生活更加苦不堪言,由于食物的短缺,晶核的作用也越来越小,过去一枚晶核可以换取一斤的番薯或者土豆,但现在十枚晶核才能换取一块番薯,而且还是供不应求,原因很简单丧尸有无数只,但番薯却是有限的,因为基地种植面积就那么点地方而已。

    由于食物一天天减少,所以基地内出现了许多不应该出现的场所,富人区出现了拍卖行,而穷人区则出现了赌场。这些场所都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可以在这里拍卖到或者赌到你想要的食物。

    赌场是末世四年才出现的产物,虽然末世前也有,但末世后连生存都是问题,谁还会去赌博呢,本以为这种场所会永远消失,但随着食物的减少,它又再度出现了。

    食物赌场的规矩很简单,跟普通赌场相同,你可以用晶核或者食物做赌注,赢取了就可以获得相应的食物或者晶核,如果你拿出的食物或者物资赌场没有,可以换取类似的物品作为独资。所以这种可以用赌博换取食物的场所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喜,整在这里醉生梦死之人不计其数,有幸遇的用一块馒头赢取了一周的食物,也有悲惨的因为出老千被剁掉了双手,从此再无生存能力,直至饿死。

    轩辕基地内一共有三家大型的赌场,这三家分别建立在abc三区内,这三家赌场背后都有一个大家族在支持者,a区的赌场由轩辕家经营着,b区的赌场由南宫家经营着,而傲雪来到的这家c区赌场则是由西门家经营的。

    这家赌场就开在c区的一家废弃厂房内,门口有四人把守,无需检查可随意进入。所以傲雪和海伦很轻松的就混入了赌场之内,望着里边形形色色的人们,有人喜悦有人痛哭,人间百态差不多都能看到。

    “姐姐,咱俩也去玩玩吧,难得来赌场一次,我一直想玩玩看,末世前我老爸管的可严呢,不叫我去。”海伦望着人声鼎沸的叫喊声,一下子也来了兴趣,对傲雪提议道。

    “好啊,你随意玩玩,给你一包香烟,慢慢玩。”傲雪唤出两包普通的香烟,随手递过一包给海伦,海伦接过后就飞一般窜到人群中玩去了,而傲雪则悠悠达达的闲逛起来,看看赌场的经营模式。

    海伦的出手的确吸引了一批人的注意,因为很少见女人来赌,而拿香烟来赌的女人则更少了,所以正在压大小的海伦在把一包香烟直接丢到赌桌上时,立刻引来了一群人的围观,就连赌场人员都惊讶连连,现在整个基地都很难有人能拿出一包完整的香烟,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份,怎么有这种实力。

    但赌场也是见过世面之人,区区二十根香烟西门家的赌场还是拿的出的,所以荷官毫不犹豫的开始摇色子,迎接海伦和其他人的下注。

    没有理会玩疯了的海伦,此时的傲雪却把目光盯向了赌场门口,因为她竟然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而且这种事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久远到她还没出生的年代,而她之所以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还多亏了她平时看的闲书。

    一般的赌场没有个三五十打手根本干不下去,这些人都是为了维护赌场秩序而存在的,但过去却不单单为了秩序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跳宝局准备的。

    傲雪望着赌场门口提着手制鸟笼子进来的中年男子,青青的络腮胡子,高鼻梁大眼睛,粗粗的眉毛不怒自威,很有流氓的派头。这名中年男子进来后四处望了望,看到人最多的一条赌桌后,快步上前,啪的一声把手中鸟笼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又在碎鸟笼上踩了几脚,这清脆的一声巨响的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中年男人很满意的看了看周围,眼中带出一丝决意,大声说道:“我压人。”

    周围所有赌博的人顿时一愣,随后有些常年赌博的老手知道,这是跳宝案子的,纷纷向外围散去,而那些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人纷纷上前凑着闹,还不时传出讥讽的声音。

    赌场的伙计也是一愣,这跳宝案子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竟然在末世让他们赶上了,如果他们不是懂这行规矩,恐怕他们也不明白这压人是何意。

    赌场伙计面不改色的说道:“请压吧。”这一桌正是海伦准备开大小的赌桌,本来马上要开大小了,没想到被这壮汉搅合了。

    中年男子掏出一把锋利的尖刀,在大腿上咔嚓一下,一块被切了下来用这把刀子穿好了往桌子上一插,这块跟着不停的流血,而腿上也都是血,中年男子从割到流血没有露出一丝痛苦之色,面不改色的大声说道:“我压小,赢了今天开始这里有我一份吃的,输了这块是你们的。”

    海伦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特的事,也忘记了桌子上的香烟,好奇的盯着中年男子,而此时傲雪也走到了海伦边,请问在她的耳边问道:“能感觉到里边是几吗?如果可以用你的力量把里边的色子改成小。”

    “嘻嘻,姐姐放心,刚才这个人摇完色子时我已经用战神之力悄悄震动了桌子,里边现在是四点,而我压的也是小。”海伦笑眯眯的答道。

    “嗯那就好,继续看好戏。”傲雪点了点头,继续望着这场赌战。

    “开,一二一,四点小,来人。”荷官打开罐子高声喊道,同时赌场角落里走出了十名手持棍棒的打手,同时赌场管事的也走了出来。

    大家见到手持棍棒的打手,纷纷让出地方,此时中年男子附近已经成为了一个真空地带。

    “就是你来西门家的赌场跳宝案子啊,打算以后在我们这里吃一份?”西门烈没想到现如今还有如此傻的人物,心中冷哼一声,张口问道。

    中年男子脑中想起那五个单薄的影,眉头不皱一下的说道:“是的,还请大人成全。”

    “哎呦,这位先生你的腿怎么受伤啦。”其实西门烈在开赌之前就看到了,他没搭理而已。

    “没事,这不是刚刚被蚊子咬了一口嘛。”中年男子望了一眼鲜血直流的大腿,豪爽的说道。

    “好啊,赶紧帮这位大哥治疗下。”现在还是冬季,赌场本来就建立在厂房内,末世可没有暖气给大家取暖,所以这里放着许多大火炉子,里边烧的煤球,最上边还放着一块烧了通红的铁夹子。

    西门烈一边假意嘘寒问暖,一边拿起铁夹子来到中年男子面前,冷笑一声把烧的通红的铁夹子放到了中年男子流血不止的大腿上。只听得刺啦一声,鲜血直往上涌青烟直冒,鼻子尖的人还隐约能闻到香味道。

    一直烫了半分钟,中年男子微微轻笑道:“这药力不够嘛,不过瘾。”

    “好,这位朋友,来这边。”西门烈心中盘算着什么,招呼中年男子来到赌场的正当中。

    中年男子仿佛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自己往地上侧卧的一躺,右手举起来垫在头下,卷着腿用另一只手护住裆部。

    “哼哼,我今天就打你一个八面见线。”西门烈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下,这十名手提铁棍木棍的家伙快步走上前来,一句话不问,家伙就往中年男子上招呼。

    打了七八分钟,中年男子这侧面一面几乎被打烂了,没有了直觉这才停止了攻击,中年男子咬着牙,用尽全力气翻了个,用左手垫在头下,用右手护住裆部,继续躺着,打这半。当然头部和裆部是不能打的,这是老规矩。

    打了十多分钟,这期间中年男子没有喊疼,没有出声,但已经虚弱不堪了。

    这就是所谓的跳宝案子,过去的流氓只要能承受的住这番折磨,你就有资格在赌场拿一份,而且以后只要这家赌场不倒闭,每都有你一份吃的,这就是老规矩,但这其中非人的折磨实在太痛苦了,根本没有多少人能承受下来,久而久之加上国家进入法制社会,这种传统就消失不见了。

    打完后,按照规矩西门烈应该找人给中年男子真正的治疗上药了,但他却没有:“你们两个,给我把这个碍事的家伙丢出去,真不知死活,敢来这里捣乱。”

    “你...”此时中年男子虽然还活着,但根本没有力气骂人,他没想到堂堂五大家族竟然如此不遵守规矩,欺负弱者。

    “哼,你什么你,知道这里是西门家的赌场还敢来跳宝案子,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就是让你白打,你能拿我们西门家怎么样,赶紧给我丢出去。”西门烈不耐烦的说道。

    中年男子此时面如死灰,他没想到西门家如此无耻,他今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他家中还有五位已经两天没有吃到食物的弟弟妹妹了,如果今再找不到办法给弟弟妹妹食物,相信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饿死,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想到这个失传已久的办法。

    赌场内一些懂这行内幕的纷纷不耻西门家的行为,但人家地头上,自己只是普通百姓,怎么惹得起,就算惹得起他们也不会为一个不认识的家伙强出头。

    啪,啪,几声清脆的掌声在赌场内响起,而大家的目光也随着声音锁定到了一人上,而这人自然是傲雪:“没想到你竟然能挨过去,不简单嘛,你叫什么名字。”

    正在准备拖走中年男子的几人突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傲雪走向中年男子,而此时西门烈皱起了眉头:“这位小姐,这里是西门家的赌场,如果你与此人无关,还希望你能不要插手此事。”

    ;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疯狂农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