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 是我杀的你们

    “少td的废话,信徒们给我砍下她的手脚,让她招出那些人的下落”此时的白祁的心中有着一个不安的念头,他认为眼前的女子比他以往遇到的任何敌人都要强大,如果不在此刻除掉她,自己的地位可能就不彼,所以他下达了死命令

    “就凭你们就想靠近我?你们还不配”傲雪直接启动了重力控,四倍重力一开,整个餐厅所有人都被一股莫名的压力压制的喘不上气来,手脚也开始不听使唤,但白祁的命令就是圣旨,教徒们依旧不管自况,盲目的向傲雪冲来,而四名教中护法更是直接使出自家二阶异能使劲的向傲雪上打来

    砰的一声巨响,傲雪所站的那张桌子被四位护法轰的七零八落破烂不堪,但却不见傲雪的影,而一个冰冷的影却从他们后响起:“愚昧的异教徒,你改变了他们的记忆,控制了他们的思维,却永远无法改变他们的心,等他们清醒的那一刻,你便会见到真正的地狱,不过我会帮你哦,让他们永远没有清醒的那一刻,嘿嘿”冰冷的笑声刚过,白祁只觉得自己的四大手下后闪出一道黑影,在四名手下边游走,短短不到两秒钟时间,只见四名手下的脖子处飘出一丝血雾,四大高手的脖子都被人切掉了一大半,死不瞑目的摔倒在地,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当那道黑影再度变成实体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傲雪已经带走了四人的命,如果不是傲雪手中军刀上那斑斑血迹,大家很难想象是眼前这名不起眼的女子杀了教中四大护法,傲雪挥了挥手刀上的血迹,冷眼观瞧着紧张的众人,还有躲在人群最后处的白祁,冷声道:“无论你们是否还留有过去的记忆,无论你们心中是否还存在着良知,这一切都已不重要,当你们咽下同类之的那一刻,你们已不再是人,哪怕这一切都不是你们自愿的,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但今你们给我记住了,是我秦傲雪要杀你们,到了地狱,阎王问你们为何而死,理由自己随便编一个吧”

    说完也不等众教徒反应,傲雪手中提着手中长刀便瞬移进入了人群,每次刀起刀落都带走一条人的命,短短一分钟傲雪就屠杀了四十余人,而那些异教徒们想还手却找不到机会,因为他们每次出手向那个黑影打去都会打到自己同伴上,而黑影却瞬移到另一人旁,就这种误伤就带走了十几人的

    “这,她...不是人,你们快给我一起上,顶住她,土系异能者们用土墙做个牢笼困住她,火系异能者直接对土墙内放火,快快”白祁第一次意识到事态的发展不像自己预料那样,但短暂的慌张过后,立刻有效的组织起反攻来

    听到教主的吩咐,教徒们虽然害怕,但还是勇猛的扑了上去,可惜傲雪岂是这种凡夫俗子可以碰得的,一个瞬移就躲开了所有攻击,继续用着手中长刀收割着异教徒的命,那长刀带起的血雾如同绽放的血玫瑰一般妖艳,而众人眼中此时的傲雪却不是玫瑰,而是死神

    看着手下一个个的被屠杀,白祁心中彻底的慌了,悄悄地向食堂外走去,而跨出食堂的那一刻,他便冲向了神坛,他要启动白神,他今的精神异能的次数已经使用完毕,但此时是危急时刻,他也顾不得这些,这里是他的家,是他建立的神教,他不许一个娘们毁了他

    傲雪早就注意到白祁的离开,也没理会,用了十分钟屠杀了在场所有男人,而唯一活下来的只剩下之前那一桌几个姿色不错的年轻女子呆呆的站在那里,面无表的看着傲雪,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而此时的食堂已经彻底成为了人间地狱,断手断脚,血流成河

    傲雪一个响指把那几名呆如木鸡的年轻女子收入了空间,交给李倩暂时处理,然后找到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轻轻的喘着粗气,望着满地的尸体,傲雪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是傲雪第一次如此疯狂的杀人,而且动用的还是刀子,其实傲雪并不是一个杀戮成的女子,她有着自己的做事原则,除了主动杀死上一世欺负过自己与母亲的赵三等人外,一向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甚至有的时候还会给那些主动招惹自己的人一条生路,比如唐妍妍,李刚父子等人但今她必须手刃在场的所有人,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她之前所说的底线,只要不食同类,她不会干预对方的任何行为,因为末世本来就是个弱强食的世界,一切的行为都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但只要你吃人食人骨,那你就不配在做人了,你与丧尸没有任何区别了,不配活在世上而第二个原因,傲雪本可以直接杀死白祁,让众人清醒过来,但醒过来的众人真的能得到解脱吗?他们能从杀害自己边亲人,啃食自己亲人的影中走出吗?即使能走出影,但那时这个人几乎也会成为废物,一无是处,根本无法活下去,与其这样苟延残喘,还不如让傲雪送他们去见阎王,起码到了地狱他们可以说自己是被傲雪杀死的,而不是吃了亲人而羞愧自杀而死

    有时候恨一个人比痛一个人要好得多,傲雪宁愿让所有人恨他,也不消这些人带着痛苦死去,所以这笔杀人债她只能扛下来,但这绝不是最后一个,因为外边还逃走了一个畜生不如的家伙

    “你说主人会不会有危险?”林月坐在客厅内焦急的问道

    “别的月月,主人的能力你还不清楚,这次她没叫咱们动手,想必是不想让咱们参与到其中,这其中自然有主人的理由,别瞎的啦,还是过来帮我照顾这几个呆丫头吧,还有那个傻大个,吐了口血后就昏迷不醒,如果不是摸到他还有心跳,我还真以为他吐血而亡呢”李倩一边把傲雪送进来的几个呆女人按坐在沙发上,又拿过毛巾擦拭了一下楚天佑嘴边的鲜血

    “真没想到末世后竟然还会有这种人吃人的事,真是难以想象”程刚脸色惨白的讲道

    “那是因为你生活在衣食暂无忧的基地,末世已经过了半年多,基地外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老白嘲笑道,他与托雅可是经历了许多的劫难,虽然还没有遇见人吃人,但道德已经沦丧,无法阻止这个暴走的时代了

    程刚没有反驳老白的嘲笑,只是不住的叹气,脸色依旧苍白难看

    傲雪休息了三分钟,一个瞬移来到食堂外,只听得度假中心后山那里传来几声巨响,仿佛有石头滚落的声音,傲雪几个瞬移就来到了后山的石山山顶处,冷眼往下观瞧,只发现石山下是一个巨型游泳池,而池中站立着一只高四五米,粗一两米的巨大蟒蛇,吐着幽兰的蛇信子,白白大大的双眼紧盯着池边的白衣男子,而此人正是白祁

    傲雪没有打扰白祁与巨蟒交流,而是坐到山顶的位置,随手一挥,李倩,林月,托雅三女就被唤了出来,幸好假山山顶面积很大,不然三女刚出来就要摔落山下了

    “主..”李倩刚要开口,就被傲雪捂住了嘴巴,而另外两女见到傲雪的动作也把嘴闭了上

    “把自己的嘴用手捂赚不许松开,明白吗”傲雪对三女吩咐道

    三女由于是背对着泳池站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后的动静,连忙点了点头,傲雪见三女捂上嘴,便示意三女坐到她的边:“请你们看怪兽”说完便朝山下指了指

    三女幸好已经坐下并且捂住了嘴巴,不过也被山下的巨蟒吓了一条,这种史前怪物他们三人也只是在电影中见过,现实中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纷纷惊讶不已

    “你们三就在这里慢慢看着吧,我下去打怪兽了”傲雪想尽早解决这里的麻烦,一个瞬移来到了白祁后不远的地方

    “斯斯....”巨蟒已经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傲雪这个外人,立刻做出警备状态

    “嗯?...没想到你追到这里来了,哼,想必我的那些部下已经被你杀了,不过我不在乎,只要我还活着,部下随时可以去抓,我知道你强,但是你再强也不会是白神的对手,白神给我吃了她”此时的白祁已经有了一丝神志不清,因为他强行第四次使用异能,已经让他的大脑处于危险状态,但他丝毫不顾及这些,他现在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眼前这个娘们

    巨蟒今还没有进食,得到主人的命令自然不会犹豫,大大的蛇头飞快的向傲雪撞去,可惜啊巨蟒终归是一只思维没有开窍的怪兽,它根本没有注意到傲雪手中那长长的筒子

    “本想让废物把你料理的,看来你不配合,那就去死吧”傲雪按下了肩头的火箭筒按钮,火箭弹飞快的向蛇嘴冲去,只听得一声巨响,整座假山都为之颤抖,吓得上面观战的三女一跳,幸好下一秒她们发现自家主人已经出现在她们前时,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黑烟散去,只留下一地的被炸的粉碎的蛇,而泳池不远处还躺着一个血模糊的男子,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傲雪一个响指,几人落到山下,傲雪叫林月抓起已经半死不活的白祁拖着他走出了假山,来到度假中心的正门处,又一个响指之前收入空间的几名呆瓜女也被唤了出来,而同时被唤出来的还有楚天佑

    傲雪从仓库中拿出几瓶冰水,递给三女:“去泼到她们的脸上,叫醒她们,如果还不醒,抽几个巴掌”

    傲雪忙乎了半天早就累得不行,暗暗感叹自己的体力还是很差,唤出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看着三女用水唤醒了楚天佑和那几名呆女

    此时的楚天佑只觉得脸上发凉,口微微的作痛,强忍着口的疼痛坐了起来,一眼望到眼前的妹妹,连忙扑向妹妹,一把搂入怀中大声哭道:“瑶瑶,你看哥哥一眼,我是你哥哥天佑啊”

    “哥...哥?”本来一直处于发呆状态的年轻女子此时也有了一丝绪,望着自己前男子,艰难的喊出了这两个字

    砰的一声枪响把兄妹二人的视线拉到了不远处地上那个血模糊的男子上,而开枪之人则是坐在椅子上的傲雪

    “白祁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楚天佑松开妹妹的手,一步一步的向白祁边走去,而随着枪响,之前三名还在发呆的年轻女子,突然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瘫坐在地上,不停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呻吟着

    楚天佑此时眼中只有怒火,掏出随带着的防匕首,狠狠的刺向了已经被傲雪打死的白祁口,一边刺一边大声的骂道:“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我要为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报仇,我要杀了你”

    楚天佑此时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根本没有注意到白祁已经亡,只是疯狂的刺杀着,发泄着心中这些子以来的去屈辱,一连刺了三十余刀,终于精痞尽的坐倒在地,而他却发现自己的后多了三个人影,茫然回头,发现三人正是自己的妹妹瑶瑶和她的两名同学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疯狂农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