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 白神教的由来下

    白祁的精神异能很特别,他可以改变某人深成记忆中的一部分,可以强行把自己创造的一部分记忆打入对方脑中,让对方认为这是真的但这种异能危险系数极高,使用不好还会有反噬效果,白祁曾经对队中一些老人使用过,他发现意志力薄弱的老人成功率明显比年轻人高上许多,兴奋的他开始不断私吞晶核来提升自己的异能,同时暗暗给队伍中的年长者们洗脑,随着他的异能慢慢提高,三个月后他顺利的突破了一阶,成为了一名二阶精神异能者,而这一次他第一个目标就是队中威望还算可以的朱大友

    很顺利的控住朱大友后,白祁每天释展三次异能,慢慢地把小基地内的大部分人都成功洗脑,而他唯一失败的就是已经迈入二阶的楚天佑

    虽然失败,楚天佑当时只是觉得头晕眼花,并没有被白祁控,当然也不会知道白祁其实暗中对他洗脑

    队中就他一名二阶异能者,而且还是强大的火系异能,所以白祁并没有除掉他,而是继续自己的洗脑大业,直到最后一名幸存者被洗脑成功,而那一刻他也开始了自己的统治地位,当然以上这些事楚天佑并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噩梦

    白祁成功夺权后,立刻召集所有人,并对所有人宣布白神教的建立以及自己是白神的代言人,可以赐福与他们,让他们可以平安的生活在末世,被洗脑的异教徒们自然欢欣鼓舞,高兴不已,但这莫名的一切却让楚天佑惊讶不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连自己的妹妹还有父母都成为了这白神教的教徒?他立刻在众人面前提出了反对,因为他本就是一名无神论者,这种歪门xie教自然不会认同,而且他还打算拉走自己的父母和妹妹,但万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却一反常态的严厉拒绝了他,还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瞬间刺向自己的亲生哥哥的肚子,幸好楚天佑在末世后锻炼了不错的手,但这一下子还是刺到了他的肚边,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而他的妹妹却根本不正眼瞧楚天佑一眼,只留下一句:“背叛教主该死”后便走向白祁,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中,而楚天佑的父母漠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刺向自己的儿子而无动于衷

    这一切莫名其妙的举动让楚天佑愕然不已,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从小就对他百依百顺可的妹妹竟然用匕首刺杀自己,而自己的父母竟然无动于衷,这到底是怎么了,他虽然茫然,但他只知道一点,这一切肯定与白祁有关,他强忍着疼痛,用手唤出一个火球,准备向白祁丢去,可惜他已经受伤,加上所有人都被洗脑,他这个火球最终还是没有被丢出就被人控制住了,然后丢进了一个封闭的房间

    接下来的时间里,基地内的食物越来越少,同时还不断地有幸存者逃往这里,所以一时间食物成为了基地最头疼的问题,与此同时又赶上百万尸潮的经过,他们根本无法外出寻找食物,只好忍耐饥饿,除了白祁,每个人几乎每天只能喝道一碗淡如水的米汤,这还多亏了教中有两名水系异能者,不然连水都会断掉

    忍无可忍的白祁不甘心食物变少,被饥饿冲昏头脑的他想到了一个人神共愤的办法,当天晚上大家兴高采烈的吃上了汤,白祁还破例叫人给楚天佑端去一碗,可惜后者不服于白祁硬生生的没有喝一口,当晚大家都沉浸在汤的美味中,同时心中大大的感概教主神通广大,竟然连美味的鲜都可以搞到,也就在那一天大家对教主的崇拜之达到了最高点,但他们却没有发现,基地内当晚却少了两人,而这两人正是楚天佑的父母

    随后的七天里教中接连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但教主给出的答案是那些可敬的教徒为了大家的食物,拼死冲出尸群去寻找食物了,无奈丧尸的强大,那些教徒不幸陨落

    而那一个月的前七天,楚天佑只凭借上的四块压缩饼干维持生活,滴水未沾,七天后白祁叫人把楚天佑放了出来,已经饿得消瘦的楚天佑已经无力气与白祁对抗,而他亲眼见到自己的妹妹赤**的躺在白祁的旁,他心中的愤怒再次爆发,可惜体力透支的他根本无法与白祁的手下对抗,依旧被制得死死的

    白祁也知道那美味的‘汤’不能长久发放,所以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命楚天佑带上朱大友等人一同前往南区寻找物资,如果寻找不到就不要回来

    有自己的妹妹在人家手上为要挟筹码,楚天佑不得不低下头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答应了此事,随着朱大友走出了基地,踏上了这趟有死无生的不归路

    白祁之所以叫朱大友一同前往,一来是朱大友曾经是楚天佑的同学,虽然被洗脑但这种不稳定因素还是能除掉就除掉的好

    一路上楚天佑不断地对自己的好兄弟讲述白祁如何的丧心病狂,消好兄弟能帮他一把救出自己的妹妹和父母,可是朱大友一反常态,翻脸怒骂楚天佑不是东西,不知道感恩图报,竟然敢背后暗骂教主,如果不是看在一同任务,朱大友表示第一个就杀死这个叛逆者

    此时的楚天佑第一次感受到无助,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竟然都背叛自己,难道他自己真的错了,不对,他绝对没有错,错的是白祁,一定是白祁暗中对众人说了什么,才会让众人这样痴迷于白神教,他不能这样消沉,他必须反抗,他还有家人需要拯救,暗暗下了决心,那一刻楚天佑开始沉默寡言,只是听从朱大友的吩咐,不断地击杀丧尸,仿佛把满腔的怒气都撒到丧尸上,而那次有去无回的行动竟然很顺利的搞到了食物,并且还找到一辆满带钥匙的小货车,里边更是装着几百袋子的粮食,就这样一行人顺利的回到了基地,而白祁没想到楚天佑等人会成功,但看到那几百袋粮食,他还是忍下心中的杀意,觉得楚天佑还有利用的价值,并没有立刻杀死他,直到今天白祁再起杀心,叫他们前来击杀傲雪等人

    “事经过就是如此,教中的人简直没有人,如果做错一丝事,就会受到教规的处罚,轻者断手断脚,重者喂白神”楚天佑说道

    “白神?什么东西?”李倩问道

    “是一条十米来长的巨蛇,好像是度假中心过去饲养的,为了给游客提供蛇羹准备的,末世后变异成为巨蟒,被关押在度假中心后山中的一个游泳池中,貌似它能听懂人类的话,它只听命与白祁,教中所有人都惧怕这条巨蟒”楚天佑回忆道

    “蛇羹艾我好像许久没吃过了”傲雪突然插口道:“月月,你弟弟会料理蛇吗?”

    “不清楚艾阿星只是个二流大厨,普通的家常菜还行,这种手艺可能他需要现学”林月想了想道

    “真麻烦艾到时再说吧”傲雪又闭上了眼睛

    “楚先生,谢谢您讲的故事,时间不早了您可以回去了”李倩对楚天佑说道

    “哎,你们不听劝我也不拦着你们,你们自求多福吧”楚天佑可能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主人,您怎么看这件事”李倩问道:“那个白祁上一定有秘密”

    “应该是一名精神异能者,这种异能者我曾经在轩辕基地见过,他们平常不能与人接触,接触时也是被蒙蔽双眼和口鼻,让其无法侵入他人思维,这种人危害极强,如果这种人串改了基地当权者的记忆,你们可想而知有多危险,所以这种逆天的异能是一把双刃剑,危险而又充满惑”傲雪想起上一世的记忆,回答道

    “咦...我可不想被这种恶心的家伙改变记忆”托雅十分厌恶道

    “放心好了,你们签订契约的那一刻上就被烙下了我的能力,你们受到攻击时会自动进入空间,躲避一次伤害,所以你们不会有事的”都是自己最贴心的的手下,傲雪也就耐心解释道

    “嘻嘻,还是主人好,我就奇怪上次差点被丧尸抓到,可下一秒却莫名出现在空间内,还以为是主人救了我,原来是主人赐给我们的保护伞啊”托雅高兴的拍手道

    “这种xie教怎么折腾是他们的事,我还是那句话,在末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哪怕是控他人,只要他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我就不会理会,也不会干预其中,但这次我有一件好奇的事要去哪里,消我所想的事不是真的,不然这个白神教恐怕要提前见撒旦了”傲雪紧闭的双眼突然一睁,眼中露出嗜血的凶光,吓得众女纷纷后退一步

    “赶紧睡觉吧,明天或许会很闹”傲雪的杀气很快就消失不见,又恢复平常懒洋洋的涅:“从明天开始记得叫我老大,在外人面前别称呼我为主人”

    “是”众女点了点头,再度进入梦乡

    (今第二章,接下来一周每天尽可能都发两章,满足大家,顺便一提,还有不到五万字就会进入到第三章节—主宰基地)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疯狂农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