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皇宫香芸(殿diàn)——

    “老八婆,快点把爷的小美人交出来!”一个(身shēn)着火红的妖艳男子对着棋芸(殿diàn)吼着!

    这(殿diàn)内的人表(情qíng)如一,井井有条的做着自己的事,仿佛男子的怒火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们!

    红衣男子(身shēn)旁是一白衣男子,一红一白,加上俊逸的脸庞,显得十分抢眼,可惜那些个宫女、太监是看不见了!

    (红衣男子正是化为人形的赤暨,白衣男子用脚趾头想就知道当然是楚毅凡咯!)

    赤暨见没有白点反应,歪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楚毅凡!

    楚毅凡道:“他们被人闭了五音,只有凡人的声音他们才听得见、看得见!这倒是省了咱们一番功夫!”

    赤暨庆幸道:“我还以为是我魅力降低了呢!就没人理我了!”

    楚毅凡努了努嘴,不想理会一脸自恋的花瓶男!独自向宫(殿diàn)飞去!直到楚毅凡走远,赤暨才发现(身shēn)边少了个人!

    “哎!大鹏等等我!”赤暨(屁pì)颠(屁pì)颠的在追了上去!

    “收起你的花瓶样!我们是去救人的,不是来找魅力的!”楚毅凡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赤暨顿时感觉冷汗直冒!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内(殿diàn)!

    楚毅凡一扇,直接把房门掀开了!可是下一刻楚毅凡被里面的(情qíng)景惊到了,赤暨则是一年兴趣的看着里面!

    “啧啧……!这女人虽然长得丑了点、老了点,不过这(身shēn)材还是不错的,哎!就是这(胸xiōng),有点平,皮肤也不够白!啧啧!看着就没胃口!还好早上没吃饭,不然铁定吐出来……不过!这男的(身shēn)材还不错,就是太老了,(身shēn)上还有股恶臭味,跟着女人倒也般配了……”赤暨一脸兴趣浓浓的点评着,让人感觉有点像在菜市场挑瓜捡菜!

    楚毅凡凛冽的看了一眼赤暨,赤暨便乖觉的闭上了嘴巴!

    楚毅凡二人的闯入也让(床chuáng)上翻云覆雨的两人傻了眼!棋芸下意识的拉过(床chuáng)被裹住(身shēn)体!(娇jiāo)羞爬满脸面,可是在她听到赤暨说的那番话后,便红了双眼,愤怒充斥着(胸xiōng)膛!

    魔蛟低骂了一声:“该死的!”便想要忍者下体的难受起(身shēn)去杀了那打扰他好事,不长眼睛的东西!

    可是楚毅凡怎么可能给他机会,双手蓄满灵力,混合了一些莹莹发亮的粉末,全力击向(床chuáng)上那**(裸luǒ)的两人!

    顿时魔蛟和棋芸便不能动弹!全(身shēn)灵力也开始慢慢的涣散流失!

    赤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小样,看你这表(情qíng),就知道没啥好事!哎哟!瞧瞧!瞧瞧!这玩意还舍不得抽出来呢!瞪什么瞪,别看大爷长得国色天香,风姿卓越,老子取向正常,对你这恶心的家伙没(性xìng)趣!”赤暨一脚将魔蛟踢下了(床chuáng)!顺便抽了他几大巴掌,一解在云霄岭上的愤恨!

    赤暨一把掀开了盖在棋芸(身shēn)上的被子,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子,故作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说你,虽然丑了点,老了点,但是好歹也是纯(阴yīn)之体,不好好洁(身shēn)自(爱ài),这么好的鼎炉反而便宜了这魔物!浪费了你一(身shēn)的精华!他是不是让你陪他双休了,勒……看你这表(情qíng)就知道是哪!他是想要你修炼魔功,更好的提取你(身shēn)上的纯(阴yīn)的精华,便于修炼,只可惜哟,你五脏六腑会(日rì)渐萎缩!从此断子绝孙,死的时候除了一张皮,内脏全部都干煸,可谓死相凄惨哟!”说完赤暨还不忘,唉声叹气一番,仿佛就像死了至亲一般!

    听完赤暨的话,棋芸不敢置信的看了看魔蛟,见他目光闪烁,棋芸便知自己确实是受骗了!怪不得他总是((逼bī)bī)着自己修炼魔宫,总是(日rì)(日rì)求欢,时时黏着她。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舒悫鹉琻原以为他这是(爱ài)着自己,原来不过是为了这纯(阴yīn)之体,难怪他会不在意自己的感受,只管肆虐的掠夺!

    棋芸是纯(阴yīn)之体早些年她就知道,也是因为这纯(阴yīn)之体,她天生就有体寒的症状,长年需要暖玉护体才行!棋芸心里愤恨着,心里的恼怒无从发泄,只是瞪红了眼睛!

    赤暨见目的达到,便不再多说,要是魔蛟知道赤暨这翻话只是赤暨的猜测,估计他会吐血而亡!

    赤暨根本不知道棋芸是纯(阴yīn)之体,也不知道魔蛟在利用棋芸,只是凭猜测,魔蛟一族(性xìng)属(阴yīn),是冷血动物一族,根本没有感(情qíng)所言,纯(阴yīn)之体可以提升它的法力,也只有纯(阴yīn)之体才会让他流连!看这棋芸娴熟的动作,他就知道这丫根本不可能是第一次了,所以就有了这个猜测!

    平常的女人也只有第一次对他修炼才有帮助,这也是为什么魔蛟折磨死了那么多人,却冒险带回了几个(身shēn)上(阴yīn)气重相对比较好的女子了,对于魔教一族来说,(阴yīn)气重的女子是好一具好的修炼鼎炉,而棋芸这种纯(阴yīn)之体却是难得的鼎炉!

    楚毅凡无视**着的两人,一脚将原本就趴在地上的魔蛟踩得更加的贴近大地,冷冷的问道:“纤华呢!你把她弄哪里去了!”

    “哈哈哈哈哈,原来你是说那个小美人呢!啧啧……。你还别说这长得漂亮滋味就是不一样啊!”魔蛟一脸陶醉的说道!眼里透着恶心的**!

    楚毅凡和赤暨听到他的这番话,顿时(身shēn)上的杀气外泄!

    “畜生!今(日rì)我本没想要夺你本命,既然你冥顽不灵,我就将你挫骨扬灰,打入万劫地狱!”楚毅凡一脸肃杀之气,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生剥活剐了!

    “哈哈哈哈哈!杀啊!你杀啊!你杀了我,就没人知道那个小美人在哪里了!”魔蛟猖狂的笑致使他五官扭曲的挤在了一起,丑陋得不是一点半点!

    “说!纤华在哪里?”楚毅凡紧捏着拳头,愤恨让他几乎失去理智,然而为了纤华他却又必须保持理智,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大鹏,你别听这小子胡说,他(身shēn)上是有纤华的气味,可是却没有纤华的气息!你别被他的话误导了!”赤暨拉住楚毅凡的手,在他要暴走的时候,将他拉了回来!

    赤暨转过(身shēn),一脚踢在了魔蛟(身shēn)上,魔蛟吃痛,闷哼道:“我可没说我把她怎么样了啊!可是她在哪里也只有我知道!只要你答应放我归魔界,我便告诉你她在哪里!”

    “哼!你想的美!放你回去,还不放虎归山,这魔界都消失了几百年,好不容易逮着个王,我还没怎么玩呢,怎么可以放了你呢!”赤暨邪笑着,风(情qíng)万种的放了个媚眼过去,继续说道:“啧啧……。你看看,这蛟尾,黑漆漆的,太难看了,要不我就做做好事帮你把这嘿嘿的鳞片给拔了吧!”赤暨说完就要动手去拔!

    “你想干什么,走开,你这个神经病!老子的黑鳞多少族类羡慕不已,你要是敢把他啊拔了,我灭你全家,我灭你祖宗十八代……。”魔蛟慌乱的破口大骂!

    赤暨笑道:“不好意思我孑然一(身shēn),没有全家给你灭,不过我的祖宗十八代都在九重天,你要想去灭也要有上得了天庭的本事啊!”

    “啊!你这……。你这混蛋!”魔蛟气得吐血!

    只见赤暨拔了他脊背三寸的护心龙鳞!疼得魔蛟哭爹喊娘!不一会便晕死过去!

    赤暨见魔蛟晕了过去,摇了摇头,道:“哎!真没劲!这样就晕了!没意思,我还没开始玩呢!”

    楚毅凡瞪了他一眼,走向棋芸,道:“棋芸,你一定知道纤华哪里去了!你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郑纤华他爹是害死我父母的帮凶,我恨他们一家,我恨,为什么她的父母害死我的双亲后,还能这样理所当然的幸福生活着,而我却只是个对于皇室而言有些许价值的利用品,对于我外祖母而言却只是个复仇的工具,为什么他们都不能给我一丁点的亲(情qíng),为什么她郑纤华却有这么多的人(爱ài)她!”棋芸吼道!

    “你的父母没死,这一切只是你外祖母自导自演的而已!你外祖母是前朝公主,想要莫权篡位,借了你父亲的名义暗地里培养势力,((操cāo)cāo)练兵马,想要让皇帝与你父亲反目,她好渔翁得利,然而这一切却被你父亲发现了,他为了你娘亲,放弃一切,准备带着她游玩于世,不问朝政,她以为那样你的外祖母他们一家便没有机会借用他的名,来扰乱朝政,破坏秩序!可惜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她却让人在皇帝耳边通风报信,说是你爹爹带着朝廷军防布置图投靠他国,皇帝才会对你父亲下了杀令!然而平江王偷偷的放你父亲和母亲,制造了他们死亡的假象,瞒过了所有人,这一切都是你外祖母自编自导的而已,你被骗了!”楚毅凡平静的讲述着这十多年前自己遨游四方见到的一幕。

    “我不信!你骗人,我外祖母不会这样对我娘亲,不会这样对我,我是她唯一的亲人,他不会这样对我!”棋芸撕心揭肺的吼道:“证据呢!你以为你bian的这个故事我会信吗!如果我爹娘没死,他们又去了哪里?这么多年他们为什么没有来找我!你骗我,他们是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