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许是进了这迷雾漫漫的云霄岭的缘故,让人昏昏(欲yù)睡,赤暨也是趴在纤华怀里没精打采的歪着脑袋!纤华倚着燕王妃肩头,慢慢进入梦乡!

    梦里一只凰鸟在火海里挣扎着,烈火焚尽了她的(身shēn)躯,疼!纤华突然感觉很疼,睡梦中那种疼痛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突然马车一个颠簸,不知是什么将她踢下了马车,纤华针扎着睁开眼睛,周围的景象让她吃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四周都是尸体,睡梦中被火灼烧的疼痛原来是真是存在的,那燃烧着的马车向着前方跑去,突然一个黑衣人上前一掌将马车推向了悬崖,在马车掉入悬崖的那一刻,纤华看见了坐在马车前扶着车辕的平江王,(身shēn)上的三支箭贯穿了他的(身shēn)体,纤华心头一震,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爹、娘。纤华心里默默的呼喊着,针扎着想要站起来,怎奈浑(身shēn)使不上半点力气!眼睁睁的看着马车摔下悬崖,可是就算她能动,他又能做什么,或许也只能跟她们一起死,这一刻纤华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纤华在心里嘶吼着!

    血的味道弥漫在空中,慢慢的扩张,充斥着她的鼻翼,蔓延到她的全(身shēn)!那种看着亲人全都一个个的死在自己的眼前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大人这里还有个女人!杀还是不杀?”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纤华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这一刻她突然期盼这种感觉快点到来!期待与家人早(日rì)团聚!

    “上面说了女的不杀,其他的一个不留!检查一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是!”耳边的声音渐渐远离!

    为什么要留下我,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就在刚才那一刻纤华想了千百种自己死亡的方法,没想到他们却要了留下她!上面说了……。这是什么意思,上面?到底是指什么!纤华想着!

    忽然怀里的赤暨动了动,吃力的爬了起来,赤暨艰难的蹬着小腿拖着纤华往一旁的草丛移过去。

    赤暨也听见了,那些人不会杀纤华,可是他却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魔气,就算那些人不会伤害她,也不代表那股魔气不是冲着她来的,毕竟凰女的(身shēn)份比较特殊,赤暨觉得这个暗杀没简单,他们在雾里下了药,一种可以让神魔都麻痹的药物!这种药物只会生长在幽暗魔域,这片大陆上是没有的,所以赤暨才会感觉到危险!

    赤暨吃力的拖着纤华,看着纤华麻木的神(情qíng),心里也不(禁jìn)心疼了一把!终于将她拖入草丛,赤暨,啪嗒,一下坐在地上,汗水将它的毛发浸湿,没有法术,全靠体力真是吃不消!只盼着这药效快点结束!

    纤华的心一点一点的凉下来,爹爹,娘亲,哥哥们,一个一个亲人在他眼前死去,心一点一点的揪了起来,一点一点的麻木,一点一点的死了!

    突然远处的白雾呈现了一点一点的黑气,黑气扩散从黑气里走出一对男女,女子看见这一地的尸体,嘴角扯出一抹(阴yīn)狠的笑意,男子似乎很享受这血腥的味道,狠狠地吸了两口在这弥漫着血腥味道的空气。“芸儿!这样你满意吗?”男子搂过女子肩头,邪邪的望着她!

    “他们一家都死绝了吗?”女子(阴yīn)狠的问道。

    男子摸了摸鼻子,道:“还有个人没死,那个人是我恩人点名要了的!不能死!”

    “恩人?那人是郑纤华吧!”

    “是。”

    “他要郑纤华干什么?”女子问道。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男子摇摇头。

    女子嗤笑道:“不过这郑纤华倒也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你的恩人难道是看上了她?”

    “不可能,我的恩人是个得道高僧,怎么可能贪恋女色!”男子果断的摇了摇头,否定了女子的想法!

    “哼!什么得道高僧会救你这种魔鬼!”女子在心里冷哼道!

    “我们找找那女子在哪里,带回去吧!”男子说完话,便四处寻找起来,女子努努嘴,不甘愿的四处打量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活人,便独自坐在一边大石上打发时间歇歇脚!

    赤暨在草丛中清晰的听见了对方说的话,暗自拍了拍(胸xiōng)脯,暗道,这人果真是为了凰女而来,还好自己聪明把人藏起来了,不然就被这两人轻易找到了,那还不完蛋了!

    可是下一秒,赤暨就担忧了起来,那人不是凡人,找个人可定轻易而居,怎么可能因为这四处的草丛就找不到呢,这神和魔找人都是靠气息,就算眼前有岳山横在中间找个人也是分分钟的事!

    赤暨的担心最终实现了,那男子不到半刻便把纤华找了出来,惊艳过后直接拧起她,带着一旁的女子走了,赤暨躲在一旁的草丛,才避免不幸。见纤华被男子抓走,赤暨花了尽一个时辰冲破了(身shēn)上的药效。待体力恢复,赤暨便飞快的赶往楚府,找到楚毅凡商量对策。

    “什么?”楚毅凡听了纤华被陌生男子抓走了,惊得拍案而起。

    “你说纤华被抓走了,那人是谁?”

    “这我也不知道,那男人我确实没见过,不过那女的我倒是有些面熟,好像叫什么”芸“来着!”赤暨懊恼道。

    “芸什么?你倒是快想想啊!”楚毅凡有些急切。

    “对了你还记得上次回城在路途中遇见的那个女人吗?就是她啊!那个什么芸的,就是那个讨厌的女人!”赤暨拍了一把脑门,把想到的告诉了楚毅凡。

    “棋芸郡主?”

    “对!就是她!”

    楚毅凡一脸疑惑道:“不对!那棋芸郡主只是个凡人,怎么可能拿到幽冥草!”

    “对了那女人(身shēn)边的那个男人像魔域的,(身shēn)上的魔气很浓,而且还透着一股子邪气,那女人(身shēn)上也有一股邪气,我猜她可能也修习了某种邪术吧!”

    楚毅凡点了点了头,心想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当务之急是救出纤华!敢动我朋友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既然对方有幽冥草,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走我们去拿些东西,再去找那个棋芸郡主要人去!”

    赤暨被楚毅凡的豪(情qíng)壮志打动,一脸崇拜。

    楚毅凡拉着一脸崇拜的赤暨往外走去!

    纤华浑浑噩噩的昏了过去,在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微弱的烛光显得有些苍凉,滴下的烛泪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房间里所有东西都很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这是什么地方!”纤华头皮不(禁jìn)有些发麻!

    纤华从那张**得快要掉渣的木板上坐了起来,伸出脚准备下(床chuáng),脚刚挨到地面,地面上便聚集起一层层的黑色物体向她的脚袭来!

    纤华大惊,连忙收回双脚,这时木板掉下一角木削,被黑色物体吞噬殆尽!看得纤华一阵恶寒,心想要是稍稍晚一点会自己就成了那些木削,成了那些东西的盘中餐了!

    “啊!我的手。”纤华一个不注意被木板上的硬签刺破了手指,手指的血滴到地上,黑色的物体立即将地上的血液包裹,吞噬了!

    “凰女,凰女!”一阵嘶哑低沉的声音突然传出来。

    地上黑色物体忽然莫名兴奋起来,像巨浪一般卷着,向着纤华袭来。

    “凰女,凰女……。”

    纤华看着这些莫名的东西,头皮有些发麻,并非是害怕,而是觉得恶心。

    “嘭!”这时门突然开了,隐隐约约的阳光透了出来,照在黑色的东西上,那些黑色的物体还来不及反应便化为灰烟消失了!

    “是你!”纤华抬起头看着来人!

    “是你让那个人把我抓来的,你想做什么?”纤华问道!

    “哈哈……凰女(殿diàn)下大驾光临,老衲到时有失远迎啊!这些不听话的小宠物,没让您受惊吧!”来人明明一脸慈笑,却让纤华恶心万分!

    “无垢,你想做什么?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郡主,老衲说过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老衲会好好善待你的!”

    “我的爹娘还有哥哥们是你杀的?”纤华眯了眯眼,打量着眼前慈祥得有些过分的老和尚!

    “哈哈,我杀他们,怎么可能,老衲是出家人,杀人这事我可做不出!”无垢张狂的笑了起来,顿了顿又道:“老衲只不过是觉得云霄岭的雾气有些单调,便让魔蛟撒了点调料而已。”

    调料?

    纤华突然想起自己突然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以及醒来之后自己手脚发软无力!纤华凌厉的看着他!大声咆哮道:“你这个疯子,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一家,为什么!亏你还是出家人,你就是个魔鬼,你就是个地狱出来的魔鬼!”

    “哈哈,魔鬼,对我就是魔鬼,这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凰女大人!”

    “你说什么鬼话,我们平江王府与你这妖道往(日rì)无冤近(日rì)无仇,更是年年尊奉香火,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们!”纤华怒道。

    “往(日rì)无冤近(日rì)无仇!哈哈哈哈!”无垢大笑!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