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皇宫——

    “小李子,郑呈贤一家该是已经出城门了吧!”皇帝磨着墨。请使用访问本站。问道一旁站着的李公公!

    “回皇上,已经出城门了,估计已经行了十几里了吧!”小李子回道。

    “昨夜朕做了个梦,梦见平江王要夺朕的江山、美人。朕一气之下便让毅儿设计杀了他!如今梦醒来真觉得真是可笑啊,平江王要是想夺朕的江山,早在二十年前就夺了,何必等朕羽翼丰满呢!哈哈哈哈。”皇帝笑道。

    “哦!难不成皇上您昨夜召见四皇子和贵妃娘娘就为了说这个梦!”小李子有些疑惑,虽然他知道这不是他该问的,可是他怕皇帝真在梦魇时不知不觉的下了这道旨意,那平江王一家可就惨了!虽说平江王与他毫无关系,不过平江王为人光明磊落,赏罚分明,对他也是打心里尊敬,没有轻视过他半分,不像有人明夸暗贬!何等的让人恶心!

    “朕昨晚召见了他们吗?”皇帝问道,顿了顿又问道:“朕真的召见过他们?”

    “千真万确啊!怎么了,皇上,有何不对?”李公公问道。

    “朕记得我昨晚一夜睡到大天亮啊!怎么可能会召见他们呢!昨晚你看朕可有异常?”

    “没有啊!”李公公摇了摇头,突然他拍了脑门一下,道:“皇上您昨晚眼神无光,会不会您在梦里让四皇子真的下手了呢?”李公公用手在脖子前比划了一下!

    皇帝突然丢下手里的笔,快速起(身shēn),朝着门外大声喊道:“来人。快来人!”

    门外的侍卫听了立马跑了进来!“皇上有何吩咐?”

    “去,快去将四皇子给我追回来,快马加鞭,去往江南的方向去,带着朕的手谕去!”皇帝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路上如果碰见平江王,让他立即返京不得有误,他要是有个闪失朕立马砍了你的脑袋!”皇帝有些暴露,虽说他与平江王是君臣,可是卸下君王的光晕他也只是个普通的人,需要有人支持,有人帮扶,更需要人说真心话,平江王是年幼时的哥们,也是一起打江山的忠臣,于公于私都不想他有事,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是做出让自己也说不明白的举动!

    这世上任谁都不想做个孤家寡人!何况他是皇帝,拥有江山的皇帝!

    ——香云(殿diàn)——

    魔蛟抚摸着棋芸脸上的肌肤,嗅着她的发香,勾起她小巧的下巴,凑到嘴边慢慢的感受她的甘甜,一只手伸进衣裙里,慢慢的游弋着,棋芸突然阻挡他的手,问道:“下一步我们怎么做!”

    “美人,别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好吗!先让我们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在想好吗?”魔蛟在他耳边吐着气!

    “不行,我们要趁(热rè)打铁,早点定下来的好!”棋芸道。

    “我们都织好网了,只等他们钻了!美人你就放心吧,来我先香一个!”魔蛟急不可耐的凑上前去。

    “不行,夜长梦多,先摆平了,我们的机会多的是!不然我可不理你了啊,自己抱着被子睡去!”棋芸(娇jiāo)媚的说道,软硬兼施,让魔蛟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动作!

    “好好好!”魔蛟妥协的说道。

    “你去让宫人将皇帝昨夜召见四皇子打算改立太子,还有要杀了太子的恩师平江王一事泄露给太子(身shēn)边的人去!”魔蛟笑道!

    平江王曾教过太子一段时间武功,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太子对这个为人正直的平江王也是十分钦佩和敬仰的。

    棋芸听了,甜甜的笑了,道:“还是你有办法!”

    “哎!美人一笑值千金啊!来爷好好疼疼!”魔蛟笑道!

    棋芸灵巧的躲过,道:“你慌什么,等我将这件事办完了再来好好赏你!”棋芸对着魔蛟暗送秋波的飞了一个吻,然后转(身shēn)去找哑婆办事了!

    ——云霄岭——

    云霄岭其名因地势而得,云雾缭绕,常年大雾弥漫分不清方向,这里山势险峻,唯一可通的道路,夹在两山之间!是一个易攻难守的好地方,平江王的马车至云霄岭!

    马匹嘶鸣不愿往前,“父亲!不如我们改水路吧!这里看着怪邪气的!”大公子有些担忧的望着平江王,毕竟平江王为人正直,在朝堂上也得罪了不少的人!

    “怕什么!你父亲我一生正直,不惧这些个邪气!走吧,一会天黑了,这里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我担心你母亲和妹妹会受不了!”平江王望了一眼后面的马车,眼底充满了浓浓的(爱ài)怜!

    “可是父亲,这云霄岭真的是太邪气了,一丈之内的事物依稀可见,一丈以外却模糊不清,若是有人偷袭那岂不是……。”

    “好了!不必多说,大丈夫哪有那么多的磨叽!”平江王打断了大公子的话,骑着马带头走进了云霄岭。

    “大哥,走吧,或许是你多虑了!”郑二公子拍了拍他的肩头,两兄弟并肩走了跟了上去。

    “娘亲我们这是到哪里了!”纤华问道!

    “到云霄岭了!过了云霄岭还有一天半的路程就到江南了!哪里是我小时后生长的地方,人美水美,风景更是美不胜收,待到女儿节时,那时候娘亲也带着你去(热rè)闹一番!”燕王妃眼里充满了甜甜的笑意,仿佛回到了儿时一般!

    “娘亲,什么是女儿节啊?”纤华扬着脑袋问道!

    “女儿节是还没有出阁的年芳十四岁以上未婚女子的节(日rì),接受万人祝福的(日rì)子,那天女孩们每受一个长辈或者是陌生人的祝福,便会得到祝福者赠送的一朵鲜花,鲜花越多说明(日rì)后将会越幸福!那天女孩子可以将自己手中的鲜花送给自己心仪之人,如果对方收下了带有满满祝福的鲜花,两人将来会十分甜蜜!”燕王妃说道!

    “娘亲,那你的鲜花又送给爹爹吗?”

    燕王妃脸上闪过红晕,(娇jiāo)羞道:“他接了,可是却不是送的!我的鲜花是被人呢撞掉了,他恰好接住了!”

    “这说明娘亲您和爹爹是缘分天定啊!”纤华嬉笑道。

    “死丫头,每个正型,打趣起爹娘来了!”燕王妃敲了她脑袋一下!

    许是进了这迷雾漫漫的云霄岭的缘故,让人昏昏(欲yù)睡,赤暨也是趴在纤华怀里没精打采的歪着脑袋!纤华倚着燕王妃肩头,慢慢进入梦乡!

    梦里一只凰鸟在火海里挣扎着,烈火焚尽了她的(身shēn)躯,疼!纤华突然感觉很疼,睡梦中那种疼痛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突然马车一个颠簸,不知是什么将她踢下了马车,纤华针扎着睁开眼睛,周围的景象让她吃惊。四周都是尸体,睡梦中被火灼烧的疼痛原来是真是存在的,那燃烧着的马车向着前方跑去,突然一个黑衣人上前一掌将马车推向了悬崖,在马车掉入悬崖的那一刻,纤华看见了坐在马车前扶着车辕的平江王,(身shēn)上的三支箭贯穿了他的(身shēn)体,纤华心头一震,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爹、娘。纤华心里默默的呼喊着,针扎着想要站起来,怎奈浑(身shēn)使不上半点力气!眼睁睁的看着马车摔下悬崖,可是就算她能动,他又能做什么,或许也只能跟她们一起死,这一刻纤华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纤华在心里嘶吼着!

    血的味道弥漫在空中,慢慢的扩张,充斥着她的鼻翼,蔓延到她的全(身shēn)!那种看着亲人全都一个个的死在自己的眼前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大人这里还有个女人!杀还是不杀?”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纤华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这一刻她突然期盼这种感觉快点到来!期待与家人早(日rì)团聚!

    “上面说了女的不杀,其他的一个不留!检查一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是!”耳边的声音渐渐远离!

    为什么要留下我,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就在刚才那一刻纤华想了千百种自己死亡的方法,没想到他们却要了留下她!上面说了……。这是什么意思,上面?到底是指什么!纤华想着!

    忽然怀里的赤暨动了动,吃力的爬了起来,赤暨艰难的蹬着小腿拖着纤华往一旁的草丛移过去。

    赤暨也听见了,那些人不会杀纤华,可是他却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魔气,就算那些人不会伤害她,也不代表那股魔气不是冲着她来的,毕竟凰女的(身shēn)份比较特殊,赤暨觉得这个暗杀没简单,他们在雾里下了药,一种可以让神魔都麻痹的药物!这种药物只会生长在幽暗魔域,这片大陆上是没有的,所以赤暨才会感觉到危险!

    赤暨吃力的拖着纤华,看着纤华麻木的神(情qíng),心里也不(禁jìn)心疼了一把!终于将她拖入草丛,赤暨,啪嗒,一下坐在地上,汗水将它的毛发浸湿,没有法术,全靠体力真是吃不消!只盼着这药效快点结束!

    纤华的心一点一点的凉下来,爹爹,娘亲,哥哥们,一个一个亲人在他眼前死去,感觉世界一下子都塌了,哭吗!不,心痛得麻木了,忘记了哭泣,泪水迷糊了眼睛也浑然不知,(身shēn)体的每个细胞一点一点的揪了起来,失去了知觉,一点一点的死了!

    ------题外话------

    亲们,由于工作原因,小悠未能及时更新,耽误了不少时间,请各位亲亲谅解,小悠深感抱歉,真的真的不是有意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