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正当他犯愁之际,突然脚一麻,像是有人故意拉扯他的脚一般,纵使他有武功护体,却也被那股力道拉入水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舒睍莼璩这一被水湮灭,大脑就混乱不堪,过了一阵子那股力道不再拖着他,他才浮出水面,这时只见平江王与一女子吵得不可开交,那女子双手叉腰,杏眼恼怒的瞪着他,尽管女子生气的骂着平江王,可是依然遮不住她那姣好的容貌,一颦一笑都有着独特的风(情qíng),平江王被那女子说得一愣一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这也不怪平江王,那女子字字珠玑,说得都无不占理!不一会一女子从船舱内走出来,皇帝看着那女子,顿时有些傻了,那女子脸的轮廊长得好像香云,不过她却比香云更加灵动、漂亮,两只眼睛泛着智慧的光芒!只见她衣衫有些湿润,一件敞篷遮住了里面紧贴的曲线!

    “你想在水里呆一天吗?”女子对他笑道。

    皇帝看着她,忘了自己还在水里,有些窘迫的笑了笑,于是才飞(身shēn)翻上了船!

    女子笑了笑,道:“所谓不打不相识,两位不像本地人,是哪里来的客人啊!”

    皇帝抬手抱了一拳,道:“我们从京城来,听说江南人杰地灵,特来看看!”

    女子笑着邀请了他们两一起去江南的第一酒楼,姜堰楼吃饭,几人说说笑笑便成就了今天的一双夫妻!

    皇帝回过神,发现皇后也在看着他,皇帝对着她笑了笑,没有去打扰他们下棋的雅致,转(身shēn)便回去了,对于皇后,皇帝始终是有愧疚的,与他几乎青梅竹马的香云最后却弃了他,选择了他的亲弟弟,这让他深受打击,遇到皇后,他知道或许一开始是将她当做香云的替(身shēn),可是后来慢慢的发现这两个人根本不是一回事!皇后何其聪慧,知道了他的想法,所以自己喝了一碗决子汤,从此不愿生育,抱养了一难产而死妃子的孩子,也就是现在的太子!

    他与皇后的隔阂越来越大,也来越多,至今他也不知道这些隔阂是怎么来的!说他对皇后没有感(情qíng)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么多年走下来,习惯了权利的熏陶,周围美人无数,再好、再多的(情qíng)意又能剩下多少呢,这或许谁也说不清楚!

    皇帝回到寝(殿diàn),躺在(床chuáng)上,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境!

    梦里,皇后(爱ài)的人不是她,是平江王,因为平江王她才不愿意为他生育孩儿。皇帝气结,突然他又看见了一柔弱的女子,脸庞与皇后好相像,他仔细一看,那不是香云吗?他看见香云躺在一男子怀里,把玩着手里的海棠!笑着对那男子说:“贤哥哥,你说你会不会娶我?”

    男子亲密的拍了拍她的头:“傻丫头,我当然会娶你咯。”

    “可是太子哥哥喜欢我耶,你为他做事,你不怕他对付你吗?”

    男子轻蔑的笑道:“他……。那个蠢货怎么会知道,他的太子之位还是我帮他争的呢!”

    “呵呵……贤哥哥,你真厉害!那香云就等着你来迎娶我哦!你要是不娶我我就嫁睿亲王,嫁给太子的弟弟。”香云笑得极其刺眼!皇帝不(禁jìn)在梦中捏紧了拳头!恼怒的挥着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向两人!

    突然梦境一转,又变成了昨(日rì)的场景,梦里平江王拿着刀,杀了他,抢了他的皇宫,践踏了他的妃子,夺了他的江山,他的儿子们更是凌虐了他的女儿,杀光了他的儿子,让他后继无人!

    皇帝突然坐了起,嘴里喃喃的念叨:平江王,郑呈贤,我不会放过你!

    皇帝此时半梦半醒,叫来门外的小李子,道:“小李子,你去将四皇子叫来,对了还有贵妃,一起叫来!”

    小李子总感觉皇帝此时此刻不对劲,不过看他面相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打消了心里的疑惑,低着头,转(身shēn)跑了出去!

    不一会四皇子和贵妃便站在寝(殿diàn)外,小李子问道:“皇上,贵妃娘娘他们来了,是让他们进来吗?”

    皇帝含含糊糊的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贵妃和四皇子进来后给皇帝请安,皇帝也没有说平(身shēn)的话,两人只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

    过了片刻,皇帝才说道:“你们起来吧!小李子看坐!”

    宋毅见躺在(床chuáng)上的皇帝,面色有些不对劲,双眼也有些呆滞,可是那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

    “贵妃,朕有心换太子,真觉得毅儿就很合适,虽然他平时看似行为放浪不羁,可做的事没有哪一件不得朕的心!只有他做好这件事,朕才放心的将江山交给他!”

    贵妃听了这话眉眼里掩不住的喜色!激动的问道:“皇上,不知道您要毅儿做的是什么事?”

    “在平江王回江南的路上,拦截他,并斩草除根!”

    “什么!”贵妃惊呼,突然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宋毅听了也被惊到了,心想到:且不说平江王扶持皇帝登上宝座的功劳,单单是他俩人几十年的交(情qíng)匪浅,平江王忠心耿耿,是皇帝的得力助手,左膀右臂!父皇这样做到底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要杀平江王,可是如果是试探,那试探他什么呢?如果是真的要杀平江王,那父皇岂不是自斩手臂么!猜不透啊!

    宋毅起(身shēn)道:“父皇,儿臣愚钝,哥哥做太子以来,兢兢业业,辅助父皇没有犯过一点过错,反而得到民间一致好评,儿臣舞刀弄棒还行,治国方面确实不及太子哥哥!儿子不敢妄想太子之位,至于您说的事,儿子怕自己能力有限,做不好!”宋毅说的诚恳,心里衡量了半天,虽说储君之位谁都想要,但是跟命比起来还是命要紧!

    皇帝心海底针,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小心为妙!

    贵妃虽然(热rè)衷权利,可是却不代表她愚昧,听了这些话,她的想法便跟宋毅想到一块去了!“是啊,皇上,毅儿就不是做储君的料!舞刀弄枪的还行,这文治却是不行的。”

    皇帝一掌拍在(床chuáng)边,怒道:“你说什么混账话呢,我说他行他就行,就这样了,我交代的事别忘了,三(日rì)后他们就要启程,别让朕失望啊!”

    “可是父皇,平江王是您的左膀右臂,您这样岂不是……。”

    “岂不是自斩手臂对吗?哼,朕让你做就做,我看你是因为平江王的女儿才舍不得杀的吧!有了江山还怕没有美人吗!哼,一个帝王要的就是狠绝,你这样的狠心都下不了,我怎么放心将江山交给你!”

    皇帝气愤的吼道!宋毅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母妃拉住,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贵妃在一旁说了些好话,保证一定会完成任务!才拉着宋毅跟皇帝告辞,然后退了出去!

    在他们退出去之后,皇帝突然倒在(床chuáng)上,睡了过去!

    这时青光一闪,魔蛟和棋芸出现在房内!两人相视对望一眼,便又消失在房里!

    贵妃拉着宋毅去了自己的寝(殿diàn),关上门,遣了丫头,最后商量好了,留下纤华,皇帝的目标是平江王,纤华死了还是活着都不再他的关心范围内!

    母子二人商量之后,敲定了注意,便各自回去休息了!

    宋毅在(床chuáng)上怎么也睡不着,要是他做这件事,纤华还不恨死自己,可是没有做这件事就如母后所说,父皇会放过他吗!他能给纤华幸福吗,也许也只有如此才能换来她和纤华的平安吧!

    翌(日rì),宋毅早早的来到了平江王府,拉着纤华外出游玩!

    “华儿!明(日rì)我可能不能来送你了!”宋毅犯愁的说道!

    “为什么呢!你有什么事吗?”纤华歪着脑袋问道。

    “明(日rì)父皇派我出去办事,所以我可能不能来送你了!”

    “哦!是这样啊!没关系,等我再江南安顿好了,你可以来看我啊!”纤华扬着笑脸,柔声安慰道。

    “纤华,如果我做错了事,你会理解我、原谅我的,对吗?”宋毅紧紧的握着拳头。

    纤华拉着他的手,掰开他紧握的手,柔声道:“只要你不是故意的,只要不是你的本意,你有你的无奈,我会体谅你的,也会原谅你的!”

    宋毅听了这句话后,心里顿时放松了好多!恢复了平时放((荡dàng)dàng)不羁的模样,拉着纤华四处玩耍!

    这一天过得真是太快了,夜幕慢慢的降临,宋毅拉着纤华的手,两人慢慢的踱步走向平江王府,纤华的心里((荡dàng)dàng)漾着别样的暖意!或许这就是(爱ài)(情qíng)的降临吧!让她时时刻刻都沉浸在甜蜜之中。

    平江王府门前,两人依依不舍的看着对方!

    良久,纤华说道:“我要进去了!”

    宋毅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好,那你小心!”

    纤华点了点头,笑着转(身shēn),奔向大门

    口!

    “华儿!”在她将要进府的那一刻,宋毅突然将她叫住。

    纤华笑道:“傻瓜,我能有什么事,有爹爹和母亲在,我不会受什么委屈的!”

    宋毅摸了摸她的脸,心里暗暗的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用生命来呵护她!

    纤华解下腰上的玉佩,亲自挂在宋毅腰上,道:“你可别丢了哦!这是我从小贴(身shēn)带的玉哦!”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