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对于棋芸来说,舞蹈就仿佛是为她而生的,她从小就喜欢各类舞蹈,只要看过一遍,她就能悟出个大概,这辈子除了郑纤华让她有些忌惮之外,其它的人都入不了她的眼!

    想到郑纤华,棋芸不(禁jìn)皱了皱眉!看着哑婆,有些为难道:“外婆,这要是那(日rì)宫宴郑纤华在怎么办,要是皇帝伯伯也让她献舞怎么办?”

    哑婆单手托着下巴,冥思了一会,道:“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他参加不成宴会的!”

    看着哑婆眼里的坚定,棋芸提起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些许!

    ——三(日rì)后——

    平江王携郑二公子和郑三公子骑着高头大马,领着一队人往皇城方向走来,路边的行人停下都打望,只见一辆霸气十足的沉香木打造的马车,奢华的仪仗,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穿过皇城大街,直奔行馆,人们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这是早就传闻要来朝拜,顺便联姻的北国太子!

    看着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仪仗,和抬的那一箱箱东西,人们驻足饶手的望向那辆黑漆漆名贵之极的沉香马车,想要看看那神秘的北国太子,踮着脚尖打望着,期望那沉香马车里的人,掀开窗帘,让他们一睹容颜,可惜期望只是期望而已!马车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向前驶去,消失在眼前!马车里的人连个衣角都没有看到一眼!

    这也不怪人们好奇,说起这北国太子,他的出生太过于神秘,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他的母后生下他就,死了,北国皇帝立他为太子,便将他交给一奇人教养,北国人不仅彪悍而且讲究优胜劣汰,作为北国太子,自然是要比常人更加的能够吃苦、更加的优秀!这据说北国太子从来没有以真面目见过除北国皇帝以外的人,在北国皇室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太子在没有大婚之前,绝不以真面目示人,否则会给皇室带来灾祸!

    北国太子到了行馆,由一旁的漂亮丫头扶了下来,只见他全(身shēn)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头上戴了黑色的围冒,看不清半分他的容颜,就连手上也带着黑色的手(套tào),(身shēn)姿有些纤细瘦弱,让人感觉他有些弱不(禁jìn)风一般,北国太子下了马车,在平江王的引导下箭步如飞的走进了行馆!

    打点好一切,换了衣物,北国太子让人去请平江王,由平江王带领他进宫觐见皇帝陛下!

    进宫觐见,北国太子(身shēn)着北国太子朝服,显得华贵庄重,头上换下了黑色的帏帽,戴上有些许装饰,深紫色的,较为华丽的帏帽,手上没有戴手(套tào),十指芊芊显得那么白净,光看他的那双仿佛没有晒过太阳的手就很赏心悦目,让人猜想着,有这样一双手的人,他的脸会是怎么样的风采!

    进宫一路铺满鲜花红毯,皇帝端坐在金銮(殿diàn)上,太监尖尖的声音喊着:“北国太子,慕容清平觐见。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慕容清平给皇帝陛下请安!”慕容清平双手环抱于(胸xiōng)口,没有行跪拜礼节,而是行了一个标准的北国礼仪!

    然而皇帝却被他的声音震呆了,有些愕然,结结巴巴的指着他问道:“你……你……你是……你是……。你是女的?”

    “回皇帝陛下,北国民风开放,男女平等,在某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女尊男卑,女人生下的孩子才是自己的血脉,换而言之,就是说男人是女子传承的必要纽带!北国历代都是女王统治,只是我的祖母太钟(情qíng)于我的祖父,祖父在一次意外逝去后,我祖母便没有再娶,而那时祖母膝下也就是有我父皇一人,所以才会有了今(日rì)的男帝!母后生了我之后,自然就回归了原来的自读。”

    慕容清平不卑不亢的说完了,便笔直的站着,等待皇帝陛下的问话!

    皇帝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这北国崇尚女尊,着他也是知道的,可是由于对北国皇室知道的太少,所以一直以为女帝不再会出现了,谁知道中途出现了这个变故,一下子打乱了他的全部计划,有些震惊!

    “好!好!”皇帝连说了两个好字,便稳定下心神,脑袋里也慢慢的盘算着后面的“棋”怎么下!

    这晚纤华和燕王妃刚下轿,便被迎面而来的一丫头泼了一(身shēn)墨,丫头跪在地上使劲磕着头:“郡主息怒,小的该死!”

    纤华打量了一番那个小丫头,再看看(身shēn)上的墨汁,突然想到上次宫宴被泼的墨汁,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纤华沉声道:“你为什么会泼我墨汁,要知道皇宫里敢以下犯上的人都是活不久的!”

    纤华吹了吹手指,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让人猜不出她想的什么,然而地上的丫头却将头磕得砰砰的响,不时鲜血就流满面!

    “哟,纤华郡主这是好大的架子啊,这是要((逼bī)bī)死人么!”

    一个柔媚的声音响起,纤华偏过头,只见一红衣女子站在那里,纤华皱了皱眉头,想了好一阵子,也没有想到这女人是谁!

    “纤华郡主不用想了,咱两不认识,我是陛下新纳的美人,像我这么样的人宫中一大把,郡主怎么会认识呢!”

    纤华听了,不再理会她,低下头沉思起来:看来今天有人不想我来啊,不想我来,我偏要来!

    纤华将脚边的沾有墨渍的裙边快速干净的撕了下来,这裙子原本就是一层一层的叠加上来的,纤华每层都撕了一点,这一点点的改变,却让纤华的衣裙有了另一种独特风韵!

    燕王妃赞赏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暗自惊喜道:不愧是我的女儿!

    那红衣女子则是傻了眼,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胆的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随意撕裙角,更没见过这么聪慧的女子,竟然可以这样简单的解决眼前的问题!

    纤华不再理会地上磕头的丫头,冷冷的丢下一句:“你自己去管事嬷嬷那里领罚吧,不许漏掉一个板子,也别想作假,本郡主会让人监督的!”说完,纤华挽起燕王妃的手,向前走去!

    楚家夫人远远的看着纤华和燕王妃离去的(身shēn)影,叹息的拍了拍楚毅凡的手,道:“你毁了这桩婚,不知道是傻还是命啊!”

    楚毅凡眼里透着光晕,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可是他清楚此次此刻他的心都只为那一人而动!

    ——宫宴——

    纤华一(身shēn)浅紫长裙,裙边层层叠加,让人看着十分灵动,一袭水蓝外衣,显得她更加清爽宜人!

    拜过皇帝后,纤华同燕王妃入座,这时纤华感觉一冷,偏过头一望,才发现棋芸郡主脸色十分难看的盯着她!纤华报以微笑,棋芸见了脸色更加的暗了几分,转过头不再看她!

    纤华也打量了她一番,今(日rì)的棋芸郡主打扮得很是精致,只是这样精致的打扮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凸显自己吧,纤华这样想着!

    不一会,宫宴开始了,纤华耷拉着脑袋,偎依在燕王妃的怀里,这宫宴年年如此,她都懒得理会了!

    “北国太子,慕容清华到!”一声公鸭嗓子,震得纤华胃里难受,棋芸一听眼里的光则是盛了许多,纤华看着棋芸的变化,暗道:难道棋芸是冲着北国太子去的,也不知道这北国太子是何许人也,竟然能得棋芸的青眼!

    纤华有些好奇的望着门口,这时,只见宋毅领着北国太子走了进来。

    “咦!”纤华惊呼,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半句话,心里暗自腹议:这北国太子难道是女人?可惜看不清脸!

    宋毅见纤华朝着他这边望了过来,对着她眨了眨眼,纤华看了忍着犯吐的冲动闭上了眼,心里嘀咕道:这男人犯什么病了,眼睛抽筋了?

    宋毅见纤华不理会他,也不恼,笑着给皇帝请安,然后站在一旁。

    北国太子行了个简单的问安礼,声音甜美的惊人!

    纤华听了,不由得挑了挑眉,心道:果然是女子,这北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啊,还能容许女子做储君!

    棋芸听了则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这时众人的目光都被蒙面的女太子所吸引,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然而这一幕却落在了纤华和宋毅眼里!

    棋芸突然发现自己的失态,抿了抿嘴,佯装笑意的掩饰着失态,他不掩饰还好,这一掩饰就更加的看出她的反常,笑得比哭还难看,脸上的(阴yīn)云简直就可以吓死人,脸上的粉因为她僵硬仿佛都要从脸上掉下来了,看着就有些骇人!

    纤华收回目光不再看她,宋毅却有些不明白的打量了她一番。心里满存疑虑!不过眼前的(情qíng)景容不得他想太多。

    “太子请坐!”皇帝示意宋毅陪同她坐下!

    宋毅猜不透皇帝的心思,昨天还说他是帝王之才,今(日rì)就要他来陪在找夫婿的北国太子,这难道是要舍弃他了?

    宋毅心里百味陈杂,面上却一丝痕迹也没有!笑着将她引入座位!

    慕容清平看了他一眼,对着皇帝道:“陛下,您也知道我此次前来的目的,这是我国的珍宝,翠玉祥珠,戴在(身shēn)上可延年益寿,人死后可保尸(身shēn)不腐,犹胜生前,今(日rì)特地将它献给您,望陛下笑纳!”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