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他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他飘((荡dàng)dàng)了这么久,一直没有个安定的居所,他很想答应,但知道,这事不会这么简单,道:“我是神,千万年不死,你能给我多久!你们人类就算活过百年,对我来说也是弹指一间。请使用访问本站。”

    “我能许你的(日rì)子,或许很短,但是却会是你不曾拥有过的。”男子坚毅的说道。

    “你的条件?”他心动了。

    “替我照顾我父母!”男子眼里闪着泪光。

    “好!”他简单地一句话让男子哭出了声!

    男子抱着女子,站了起来,道:“你去我家吧,代替我的位子,好好照顾我的父母,她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恋卷的,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父母双亲!你既然是天上的大鹏,我相信你,会替我照顾好他们的!你的恩(情qíng),我来世再还!”

    男子说完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笑了一下,温柔的说道:“柔儿,以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说完,男子抱着她纵(身shēn)跳下了(身shēn)后的悬崖。

    他没有拦,因为他在男子的眼里看到了决然!

    那一夜,他心里突然有些不明白为何感(情qíng)可以让人义无反顾的去死,或许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哀莫大于心死,心都死了,人活着也无意义!

    在羽族,他们可以自由成婚,并非是

    男子跳下悬崖后,他先去了崖底,安埋了两人的尸(身shēn),让两人不至于曝尸荒野!

    那一(日rì)天还没有亮,他化成了男子的模样,衣衫狼狈的从谷底向外走,当经过狼窝时,看见了那株寻找多多时的顾艳草!摘下顾艳草,本想离开,回到洞府,却被前面的光芒闪了眼,他远远望去,才知道那是一群人举着火把,他站在哪里一动不动,等着这群人过去,那群人离他越来越近。这时突然跑出一个妇人打扮的一把抱住他,一口一个心肝的叫着!担忧的神(情qíng),眼里的伤心他也看得分明!

    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脸冷峻的站在哪里,妇人以为他被吓坏了!搂着他哭个不停,一时间他还不适应这样的气氛,就算在羽族,自己的亲(身shēn)母亲也不见这样对待过他。他有些诧异,也有些茫然,然而他的诧异和茫然落入妇人的眼里却是恨意和空洞!

    妇人像哄着三岁孩子一般把他带回了家,后来他才知道,男子叫做楚毅然,女子叫做水柔,两人相(爱ài)至深,可惜水柔出(身shēn)青楼,楚家不愿接纳这样出(身shēn)的女子,楚毅然便决定带着水柔离家出走,去过他们想要的生活,谁知道楚将军和青楼都在追逐两人,他们才不得不选择往狼谷走,可惜来追他们的人是甩掉了,但是却又多了一群狼!

    他在楚家一整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每天不是练剑,就是看书,楚家夫妇的担忧他看在眼里,这一年里他摸清了楚家的各个关系网,就这样,他便在楚家名正言顺的住了下来!直至今天!

    大鹏想到过往,嘴角扯出一丝笑容!

    马车徐徐的向前走着,好久不见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分割——

    棋芸回到宫中,怒气难忍随手拿起座子上的茶杯,乒乒乓乓将屋里的东西砸了个遍,才稍稍平息了心里的怒火!

    “郑纤华,我不会放过你的!”棋芸咆哮着!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我又能怎么做,我能怎么报复你!我什么也做不了!”棋芸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无助,孤独,愤恨,不甘,尽显脸上。

    “郡主,太妃差人来请!”

    门外,传来了宫女的声音,棋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沉声问道:“你问问,太妃找我有什么事!”

    棋芸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襟,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走到桌前,提起水壶,想要喝杯水,才发现,水杯一个也不剩!施施然的放下水杯。走到门口,打开门对着外面的宫女说道:“给我送副茶具来!”

    宫女瞥了一眼屋内,只见屋内一片狼藉,心里狐疑:这郡主也不知怎么的,着几个月都换了十几(套tào)茶具了!

    不过宫人有宫人的生存法则,想要活得久,就要当聋子、瞎子、哑巴!

    不该看的,就算看见了也是没看见,不该听的,绝对没有听到,不该说的,绝对不能说半个字,只要主子高兴了,等到25岁的时候说不定就可以风风光光的放出宫去了。

    “郡主,奴婢问了,来人只说好像是北国太子要提前来了!太妃请了宫外的华兴刺绣阁的阁主,来为郡主量(身shēn)订做宴会的服饰!”门外又响起了方才那宫女的声音!

    华兴刺绣阁以太子妃的大婚时所穿的七彩华衣闻名于天下,华兴刺绣阁里的衣服款式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完全相同的款式,做出来的衣服也是巧夺天工,胜在华美,不浮夸!但华兴刺绣阁的阁主不愿被宫廷礼节约束,不愿入宫!所以皇宫里要想让华兴刺绣做衣服,还是得去华兴刺绣请!

    棋芸听了,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由于刚刚摔的瓷器碎片还没有清理,棋芸双手顿时划出数条大小不一的口子,鲜血直流!

    外面的宫女一看,吓得连忙跑了进来,检查她的伤势,另一宫女连忙去请了太医来,棋芸看了看手上的上,想到那(日rì)听到太妃和皇帝伯伯说的话,一时难受幽幽哭了出来!

    宫女以为棋芸吓坏了,正要去请太妃过来,棋芸见了连忙阻止。

    然后不等太医来就自己清理了一下伤口!清理完之后就跟着宫女去了太妃那里!

    在太妃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陪着太妃说了一会话,然后量了(身shēn)段,吃过午饭才出了太妃的宫(殿diàn)。

    从太妃的宫(殿diàn)出来,已经是下午了,棋芸望了望外面的天气,这天气有些(阴yīn)凉!棋芸拢了拢衣袖!遣了(身shēn)后的宫女独自向着自己的宫(殿diàn)走去!

    在拐弯处,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了嘴,棋芸挣扎着,想要摆脱,可惜力气不够,被(身shēn)后的人拖入偏(殿diàn)的墙角下,才放开了棋芸,棋芸突然得了自由,正想大声呼叫!

    “郡主是我!”(身shēn)后传来沧桑的声音。

    棋芸转过头惊呆了!结结巴巴的问道:“哑……哑……。哑婆,你怎么会说话啊!”

    哑婆苦笑道:“孩子,我不是哑婆,我是你的外祖母,当年你父母死去,你外祖一家都在一夜之间被毁,只有我当时外出才能幸免,然而你到府里送东西的哑婆却代我死了!后来我去了王府,自毁了容貌,装成哑婆,陪你去了皇宫,可是谁知道,他们不让我照顾你,而是让我去给太妃当门牙子!”

    棋芸听了,有些震惊的张了张嘴,望向哑婆右边有些骇人的疤痕,半响才呜呜咽咽的从喉咙里挤出“外婆?”两个字!

    棋芸父母双亡时,人才三岁,并不知道外祖母一家的事!只知道外祖母家是四大家族之首,虽然幼时去过外祖母家,但是那时人毕竟年纪小,根本记不得什么,脑袋里只依稀的记得自己外主母家很大,母亲抱着她在花园里走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把园子逛完,他记得舅舅给过她一个项圈,记得外婆慈眉善目的笑着抱过她,对了,棋芸突然想起:外婆左手手臂上有一个红色的(肉ròu)痣!

    棋芸想到这里,一把抓住哑婆的手,掀开她的衣袖,一颗红得刺眼的(肉ròu)痣刺激着他的眼球!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棋芸摇了摇头有些难以相信!

    “孩子,我是你的外祖母!芸儿,你看着我!”哑婆双手抓着她的肩膀,眼里三分泪光,三分严厉,四分狠绝!

    棋芸慢慢的望向哑婆,眼里已经泪眼朦胧!

    “芸儿,你的父母惨死,你的舅舅,姨母们都是死在他们手里,他们夺了我们的东西,还要让我们尝尽世间冷暖,芸儿!你要记住,我们得为他们报仇,外婆在宫中数年,看的事比你透彻多了!现在你就有一个好机会,可以报复他们!”哑婆有些激动地望着棋芸!

    棋芸抬起头,神(情qíng)有些木然!喃喃的问道:“你知道是谁杀了他们?”

    “一国的亲王,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敢去杀他们!除了那高高在上的皇帝,还有谁!”哑婆眼里透着狠厉。

    棋芸听了,(身shēn)体猛地往后推了一步!

    “真的是他们!”

    “你早就知道了?”哑婆疑惑的问道!

    棋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可是太妃和皇帝伯伯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哑婆听了,狠狠的推了棋芸一把!棋芸(身shēn)体“啪”的一下便摔倒在地!

    “你给我听好了,这世界上除了我,就没有人对你好了!你的父母是他们害死的!他们怎么会对你好!你醒醒吧!对你好还会让你去和亲!这就是对你好,让你原价偏寒之地,这就是对你好!”哑婆愤怒的烧红了眼睛,脸上的疤痕也变得更加的骇人!

    棋芸瘫坐在地上,有些无助的看着她!她不能接受,自己的亲人一下子变成仇人,养育她长大的太妃,疼(爱ài)他的皇帝伯伯,就算那(日rì)亲耳听见,她一直也是不愿意相信的!

    而现在,什么都破灭了!

    ------题外话------

    小悠回来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