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出了房间,便看见父亲(身shēn)边的大总管领着一小厮往这边走来,大总管见纤华站在门口,报了个礼,说道:“郡主,这是陆公子的亲信,说是有事找您,王爷让我领来见您!”

    纤华对着大总管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见他走远,才开口问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回郡主,我家主子不知怎么了,上午从回来就很是疲惫一般,不言不语,脸色苍白,掌柜担心主子余毒未清,让我来求求郡主大人,去看看我家主子,掌柜的说了,郡主大人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请郡主大发慈悲,去看看我家少主,事后定当重谢!”小厮一口气说得不冷不(热rè),不咸不淡,最后说的那句“重谢”语气里夹着点点不屑,点点轻视。请使用访问本站。

    纤华上下打量了那小厮一眼,心道:我人品就这么差?

    “哟!感(情qíng)你们家掌柜的把本郡主当成使唤丫头了,还是怎么的,一个奴才都敢这样藐视本郡主!”纤华虽然有些骄纵,却从来不拿(身shēn)份压人,但是别人都欺负到你头上了,在不给点颜色看看,他还以为自己真是二百五了,对付这种人就是要拿(身shēn)份压他,免得把你当软柿子捏!

    纤华眼里若有似无的怒意让人拿捏不住她的心思,小厮抬起头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纤华眼里闪过一丝凌厉,小厮顿觉后背凉意阵阵,吓得他慌忙跪下:“郡主息怒,小人没有冒犯之意!”

    “我怒了吗?”纤华捏了一小撮头发放在手心把玩着!

    小厮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没有,没有,是小人说错话了!”

    “是吗!我没有怒吗?可我怎么觉得我心里有股火往外窜啊!怪堵得慌!”纤华低着头,依旧把玩着手里的发丝,看不清喜怒!

    兴许是深秋天气有些凉的缘故,一阵微风吹过小厮忍不住混(身shēn)颤抖!结结巴巴的说道:“小人……小人该死,小人该死,请…郡主……饶了小的!”

    “呵呵!”纤华抬头一笑!声音犹如清脆的风铃,划破了深秋的寒风,可是她的笑声落入小厮耳里,却有种掉入寒潭的感觉。

    “你这奴才,又说自己该死,又让我饶了你,你说我是该听前面的还是听后面的呀,到低是饶了你还是不饶啊!”纤华摸了摸脑门,故作难为的继续说道“这还真伤脑筋!”

    小厮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上次纤华去看陆锦宣,他就在门外守着,听见纤华左一个“医药费”,右一个“银子”的,认为纤华虽然(身shēn)为郡主,却跟乡下妇孺一般俗(套tào),说话也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跟丫头们还“你长我短”的,半点郡主威严也没有!所以说话时有些轻慢和不屑!没想到平时没威严的郡主,第一见的威严竟然在他(身shēn)上体现,这该说他倒霉吗!

    汗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流着,小厮擦都不敢擦一下,弯着腰,跪在地上,瑟瑟的发着抖,四周除了偶尔听见汗水滴落的声音之外,其他的又陷入了沉静之中。

    片刻之后,纤华看着趴在地上的小厮,嘴角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这个下马威算是做足了,堂堂一个郡主收拾人的花样还不是多的是,敢惹我,看整不死你!

    “你起来吧,看你胆小得很,别把你胆吓破了!”小厮一听,抬头望了望纤华,打量片刻后,确定她说的是真的之后,才颤颤的站了起来。

    “把你吓死了,指不定陆锦宣那小子来找我赔呢,我穷得很,谁知道那小气鬼会不会赖上我,白吃白喝呢!”

    小厮听了,一个踉跄,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心里呐喊:什么,少主小气鬼,谁见过小气鬼能把代表家主的玉佩送人啊!谁见过小气鬼给诊金给的一车无价之宝!唉,这郡主不是脑袋被摔了吧,还是摔了没好?

    不过他却不敢对纤华说这些话,这女人太能整,未免被她玩死,还是收敛点的好!

    纤华回头见小厮与大地亲吻,笑道:“我家的地不值钱,你不用这么(热rè)(情qíng)。”不过陆锦宣那房间的地都是汉白玉做的,要是什么时候能够敲几块回家就好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你家少主死了没有,最好没死,不然我的诊金问谁要啊!”

    ------题外话------

    票票,美人们撒票!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