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谈婚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魔蛟将丫头带到地宫,解她的昏(穴xué),等到丫头醒来,便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石房里,四周全是石壁,周围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中间唯有一张宽广的石(床chuáng),(床chuáng)上铺有厚厚的垫子,还没等丫头看清周围的摆设,瘫软无力的(身shēn)体便被粗鲁的丢上(床chuáng)去,丫头被扔得七晕八素,待到好转过来时,只见一个长相邪魅的男人正在靠近自己。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丫头惊呼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魔蛟“嘿嘿”的笑道:“你说我想干什么,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知道,你是你的主子送我的。哈哈哈哈哈……”

    丫头很吃惊的看着魔蛟,心里百味陈杂,她知道什么叫做是主子送的,内心一直针扎着,:郡主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碍着她什么了,为什么?还有等她明白的时候,魔蛟便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她针扎着、反抗着,却丝毫没有用。

    那夜,无助、屈辱和愤恨充斥她,心里唯一有个念头就是让棋芸郡主也尝尝被践踏的滋味。

    那夜对她来说很长,长得不这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或许是痛的麻木了,浑(身shēn)似乎已经没有丝毫的感觉,过了好久,终于开始迷迷糊糊的,神志不清,晕了过去之前昏迷嘴里一直在问着:为什么,为什么。

    或许宫女的命运都是(身shēn)不由己的,主子宠你,你就是丫头当中的小姐,主子厌弃你,你就连个畜生都不如。

    或许是魔蛟善心大发,竟然没有丢下这丫头,自己快活,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出一颗药丸,丢进丫头的嘴里,运功助他消化,融入体内,不多时,丫头醒来,目光呆滞的望着他,魔蛟被她看得有些局促,定了定心神,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莲”丫头眼里已经没有的方才的呆滞,眼里闪烁着光,心里想:这个男人能悄无声息的带走我,要么是武功高强,要么就是妖孽,能不能报仇,他是个关键。反正现在自己什么也没有了,只要能报仇,这些又算什么,我要让伤害过我的人都付出代价。

    想着,青莲从(床chuáng)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忍者疼痛,拿起地上已经被撕碎的衣服,看了看,便丢在地上,魔蛟看着青莲玲珑有致的(身shēn)材,不(禁jìn)又吞了吞口水,白皙的皮肤因为刚刚的粗鲁泛着大小不一的乌青,见青莲捡起地上破碎的衣服,然后有丢了,魔蛟顿时皱了皱眉,双手一挥,一件衣服便凭空出现,亲自把衣服撑开往青莲(套tào)好,乘机卡了一把油,好好享受了一番视觉和触觉的盛宴。

    青莲望着魔蛟已经惊呆了,心里害怕着,颤抖着:真的是妖孽吗?

    青莲按捺住心里的想法,看着魔蛟,(娇jiāo)媚的笑着违心的说:“大人对女子都是这般贴心吗?”柔媚却又软弱无力的声音,让人有种想要好好怜惜的冲动。

    魔蛟听了青莲的话,话里有种赞誉的味道,顿时心(情qíng)大好“只要是我的女人,对她好是应该的。”说着一把将青莲抱起,往(床chuáng)边走。

    青莲故作(娇jiāo)羞把头埋在魔蛟的(胸xiōng)膛里,糯糯的道,“大人还是先绕了青莲吧,青莲可不比大人有神力庇佑,这么折腾,还不得去见阎王。”

    魔蛟听了,觉得也是,便放下青莲,告诉她这地宫布置,以免她走错了地方。带了她走了一遍,然后留下一瓶丹药,自己出了地宫,去了棋芸的寝室。

    ——分割——

    翌(日rì),楚府:

    “母亲,您找孩儿什么事。”楚毅凡恭敬的站在章雪音的(身shēn)边,章雪音不紧不慢的端着一杯茶,悠悠的浅尝了一口,放下茶杯,看着儿子,感觉自己的儿子自从经过那件事之后,对自己一直是恭敬有于,疏远较多。

    “凡儿,你如今也不小了,该是成家了。你也知道我们就你一个儿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凡儿就算为了我们,你也该成家了,我知道是爹娘伤了你的心,可那也是个意外,不是我们的本意。凡儿难道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们的吗!”章雪音说得声泪俱下,让人好不动容。

    楚毅凡道:“母亲,当年事已至此,我对你们也早就没有怨恨了,母亲不要说这些叫人难受的话。”

    章雪音顿时嬉笑道:“那凡儿可是答应成亲了!”

    “母亲你知道我不想成亲,你就别再说了。”

    章雪音以为儿子动容了,只是有些害羞罢了,于是有道:“凡儿先别忙着推迟,你可知道这次我们给你定亲的对象是谁吗?”

    楚毅凡迷惑的看着章雪音。

    章雪音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是你郑世伯家的孩子,纤华郡主啊!”

    楚毅凡一听是纤华,顿时脑海里浮现出,袅袅轻纱裹,素素隔烟尘,一个纤柔靓丽的女子,宛如水中仙一般的绝尘。

    章雪音见楚毅凡不说话,以为这件事可以定下来了,笑意也顿时深到眼底。心想儿子想必也是看上纤华了的。

    怎料想,楚毅凡突然更加镇定的看着章雪音,道:“母亲,儿子不想害了纤华,我说了我不会成亲,母亲就当儿子不能进全孝吧。若是母亲恼了,要以死相((逼bī)bī),那儿子只能先自杀谢罪了。”

    楚毅凡似乎知道章雪音的作为,专门掐断了她的后路,免得到时闹得鸡犬不宁。

    章雪音也不恼,拍了拍(胸xiōng)口,道:“我跟纤华他母亲都已经交换了信物,只等着定亲,若是订了亲,你娶不娶她都是要过门的,至于你怎么样对她,那是你们房里的事,以后若是没有子嗣,族里怪的也只会是她,若((逼bī)bī)急了也只能抱养一个孩子,只要你愿意让她这样一辈子孤独下去,别怪母亲,害了她的是你。”

    章雪音一口气说完这些,感觉有些气虚。瘫坐在椅子上,也不看楚毅凡的表(情qíng),自顾自的闭幕养神。

    楚毅凡这时心里五味陈杂,若是别人他可以不管不顾,可是换了纤华,他做不到,自从宫宴那(日rì),在宫门见到纤华第一次,楚毅凡便知道自己深深沦陷了,想着那个如精灵般灵动、似仙女般出尘的女子,他狠不下心。

    心里有些害怕和期待,害怕自己根本不是凡人,给不了纤华幸福,又期待着这么灵动的女子将会成为自己的伴侣,楚毅凡内心矛盾着,不知道如何是好。与楚毅凡这边有些硝烟味的无形的“战场”相比下来,纤华那边则好过多了。

    傍晚,平江王府:

    “华儿,睡了嘛!”燕王妃站在纤华的房外敲了敲门!

    不一会纤华的大丫头桂香便来开了。燕王妃走了进去,纤华见母亲到来,便起(身shēn)迎接,问道:“母亲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让丫头过来说一下就行了。”纤华扶着燕王妃坐下。

    燕王妃拉着她的手,笑着说:“华儿大了,也该定亲了,这几(日rì)母亲给你相看了几个,我觉着你楚家哥哥就是个好的,华儿觉得呢。”

    纤华一听,觉得这事来得太突然,心里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这回事,想起那个楚家的楚毅凡,纤华觉得很熟悉,却又说不出为什么,后来在燕王妃的取笑中,定位为“缘分”。

    想起那个楚毅凡,纤华也认为是个好的,疼(爱ài)妹妹,对人谦和,想来也是个重(情qíng)义的人。对楚毅凡,纤华谈不上什么好感,也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熟悉。

    “母亲你就这么想把女儿嫁出去么!看来母亲一点也不疼华儿!”纤华嘟着嘴,故作(娇jiāo)怒。

    “华儿,你是我女儿,我怎么会不疼你,女孩子家,终究要嫁人的,母亲想你嫁一个好的,看着好的人,母亲当然想着给你张罗,你要明白母亲的苦心啊!”燕王妃语重心长,让人不(禁jìn)感动!

    纤华听了蹲在燕王妃的(身shēn)边,侧(身shēn)抱着燕王妃的腰,把头埋在她的大腿上。

    “母亲华儿也知道,母亲为了我((操cāo)cāo)了不少心,可是母亲,华儿一点也不想长大,想一辈子陪着母亲,这样就好了,只要有母亲的地方,华儿就觉得很幸福,很开心。”

    燕王妃摸着纤华的头发,道:“华儿啊,有你们我才觉得幸福呢!”

    母女这边温馨四溢,赤暨却在另一边打着擂鼓,愤愤的瞪着燕王妃:哼,那只臭鸟有什么好的,没我潇洒,没我可(爱ài),没我招人,这么好的一朵花这么能给哪个臭鸟,呜呜呜……纤华要是能嫁给我多好!

    (作者:赤暨你也不照照镜子,你忘了你现在还是个兔子不像兔子,狐狸不像狐狸的小东西。

    赤暨:都怪你,不让我做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大帅哥,干嘛让我成这副样,不行,坚决抗议!

    作者:抗议无效,再多嘴,把你写毁容!

    赤暨摸了摸脸,闪着无辜的大眼睛:呜呜,别呀!我长得这么可(爱ài),别毁了我这张招人的脸。我一边呆着去。好么亲!)

    ------题外话------

    亲们,最近这段时间小悠会很忙,所以小悠更新时间可能不一致,但我会尽量保持每天一更,请各位亲多多谅解!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