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多事之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翌(日rì),早朝皇帝没有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愣是没有上早朝!各位王公大臣下朝后都各怀心思的出了朝堂,唯有平江王留了下来。请使用访问本站。

    “苏公公,这皇上到底是怎么了,昨个还好好的,今儿怎么就起不来(床chuáng)了。”平江王疑惑的问着苏公公。

    这苏公公是皇帝(身shēn)边李公公,李敬海的徒弟,太监都没有后代,在宫里找个徒弟,等老了、死了,也好有个人收尸。

    这苏公公是李敬海一手提拔起来的,为人十分聪敏,懂得投其所好,省时度事,是个懂得讨皇帝欢心的人。

    “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只是皇上今早就起不来,太医也看不出什么,皇上让咱家请王爷过去一趟。”苏公公讨好的笑着。弯着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平江王来到皇帝寝宫,向皇帝行了礼,皇帝示意让他坐下,平江王道谢,恭敬的坐在旁边。

    “陛下这是怎么了,为何会一病不起,观陛下脸色,也看不出是何故。”平江王很想问问是不是有人下毒,可是想来想去,觉得也不大可能,皇帝生(性xìng)多疑,对任何事都留有三分戒心,衣食住行都有专门的人把关。况且这皇帝也没有中毒迹象,这便让平江王疑惑万分。

    “朕也不知怎的,今早刚要去上朝,突然像是被什么抽掉了浑(身shēn)的力气,全(身shēn)动弹不得,(身shēn)上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太医也看不出什么,也不像是中风。这真是费解啊。”

    皇帝虽然有些多疑,却也不是滥杀之人,不然这些太医早就脑袋搬家了,可是这皇帝不为难他们,别人可就不见得。皇宫从来不乏这些个人的存在。

    “朕担心的是,朕这段时间(身shēn)体不行,怕宫里出现内乱,朝廷惶恐,呈贤你我虽为君臣,却是相交多年,我信任你,这段时间,还麻烦你多多辅助太子,处理朝政。太子毕竟年幼,先皇后又早逝,家中也无什么可以帮衬的了。哎!”

    皇帝重重的叹了口气。太子今年二十有八了,其实也不能说是年幼,太子在皇子中排行第三,是先皇后顾氏所生,前些(日rì)子被皇帝派去体察民(情qíng)去了,今(日rì)听说皇上病了,或许已经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

    皇帝交代了些事给平江王,便说是乏了,平江王很识趣的告退,出了宫门直奔王府,回了王府,便有很多人的拜帖堆在书案上,平江王交代管家,全部推了,就说这两天有些乏,不想见客。

    平江王闭门谢客。不多时,皇宫,一影卫俯在皇帝耳朵前向他汇报,平江王的所作所为,皇帝听后,向他示意,让他下去,自己独自一个人陷入沉思。

    ——分割——

    香云(殿diàn):

    “我让你杀了他们,你为什么没做到,你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那个人还好好的躺在寝宫里,姓郑的也还是安然无恙,你说,你答应我的呢……”棋芸怒不可遏,眉眼里全是怒意,愤怒让姣好的脸庞变得扭曲,恐怖得像是魔鬼一般。

    “呵呵,”突然一声讪笑,只见靠近窗前站着一个(身shēn)穿灰青色的长袍的男子,额头上条条白色细纹,忖的脸庞更加鲜红。嘴角邪邪的扯出一个笑容,道:“你慌什么,那皇帝气数未尽,有真龙护体,我还没有办法要了他的命,动静要是弄大了,怕是又要惊动天界了吧,还是从长计议的好。”男子尖细的声音,十分刺耳,一双眼睛贼溜溜的打量着棋芸快要成熟的(身shēn)体,眼里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棋芸被他打量得很不舒服,撇过头去,愤愤的吼道:“那郑呈贤呢,你为什么不对他下手!”

    “先让他多活几天吧,那家伙(身shēn)上不知道有什么护体,竟然能抵住我的法力。”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棋芸的(身shēn)后,低着头远远嗅着棋芸头上的发香。似乎十分享受一般。

    棋芸听了这话,以为是他在忽悠自己,转过头来……“啊!”棋芸吓了一跳,由于太急了

    棋芸没有发现男子在自己(身shēn)后,(身shēn)转过来,由于幅度太大,几乎快要发育饱满的(胸xiōng)部一下便抵触在了男子鼻尖下。

    棋芸吓得连连退后,男子怎么容许到了嘴边的(肉ròu)又逃掉,一把握住了棋芸的纤腰,想要往前带到面前仔细闻个够。

    棋芸伸手抵挡着,一脚踹在男子(身shēn)上,可惜这似乎不解用,棋芸越来越慌乱,吓得花容失色。

    突然棋芸想起那个契约,那个因为结契在右手手心留下来的图案,棋芸张开拳头,用手心对着男子的心口使劲一按,男子突然“砰”的一下子呈抛物线状,砸了出去,砸在上好的梨花木桌子上,桌子顿时摔了个粉碎。

    棋芸怒道:“魔蛟,你太放肆了,别忘了,我们还有契约。若敢在这样,我们就一起死。”旗云放下狠话,转过(身shēn),不再理会。棋芸开始有些害怕了:自己是不是引狼入室,要是没有这个契约,那我什么可能对付的了,这可是条养不熟的狼啊,为了自己,我必须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了,一定要找个办法制服他。

    于是棋芸开始多了个心眼,搜罗怎么对付他的办法

    魔蛟见棋芸怒了,邪邪的笑道:“郡主别生气,我又没把你怎么着,再说了,我寂寞几百年了,这不是因为郡主太过(诱yòu)人了,一时没把持住吗!”魔蛟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时不时打量着棋芸姣好的姿容。

    棋芸见了,忍住心里往上窜的恶心劲,笑着说:“我算什么啊,跟郑呈贤的女儿郑纤华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你要是把郑呈贤对付了,他的女儿还不是收到擒拿,任你怎么……谁又敢多说半句。”

    虽然棋芸从来不认为纤华比自己美,但是只要能够利用的、加快她报仇速度的,他都会用尽一切词语来夸赞纤华。

    :“比你还美!比你还有姿色么?”魔蛟顿时来了兴趣,眼里流露出的**让人有种想吐的冲动

    “美,人美,舞美,(娇jiāo)柔得我这女人都动心了。”棋芸看着魔蛟眼里的**,忍着反胃的冲动夸耀着纤华。

    魔蛟眼里毫不遮掩的露着贪婪和猥琐。感觉就像是已经把美人拥入怀里了一般,正在享受美人的独有的(娇jiāo)艳温柔一般,浑(身shēn)都透着舒适,想着想着目光又打量着棋芸,心道也不知那纤华与这泼辣的棋芸郡主,那个更有滋味,心里想着,只要帮她报了仇,到时契约已解除,比比看不就知道了。魔蛟按捺住心里蠢蠢(欲yù)动的**,看到这个**的棋芸就觉得蚀骨,要是来个更美的,拿自己岂不是赛过活神仙……

    魔蛟越想越美好,棋芸把这些收进眼底,只觉得恶心非凡,只想快点找出能够克制这个家伙的东西。

    “郡主,我在你寝宫地下开凿了一个地宫,郡主要不要去参观一下。”魔蛟谄媚的笑着打量棋芸的反应。

    棋芸挥了挥手,故作疲乏,道:“不用了,有机会再去吧,我累了,你去吧。”

    “嘿嘿。”魔蛟媚笑着,有道:“那郡主可否赏我几个丫头啊,就滴血的那三个怎么样。”

    棋芸紧握着拳头,指甲陷入(肉ròu)里,久久的……突然放开拳头,笑道:“好啊,不过你也得替我做点事啊,你做好了我就赏你一个,怎么样?你要什么丫头都可以,办好一件事,赏一个,为我报了仇,我这宫里的丫头随你挑。”

    棋芸故作轻松的笑着。

    魔蛟十分爽快的说道“好啊,这没问题。”

    棋芸低笑不语,看了看一边的魔蛟,示意让他自己选个丫头,就当是今天的犒赏,魔蛟“嘿嘿”的笑了几下,便消失在屋里。

    不一会便传来丫头的惊叫,魔蛟又出现在房里,对着棋芸说,“我就要她了。”

    棋芸看了看魔蛟手上已经昏迷的丫头,(身shēn)着淡粉色宫装,外披一层白色轻纱。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飘散,(身shēn)材纤细,蛮腰赢弱,更显得楚楚动人,棋芸暗道这个丫头生的确实不错,是太后很早以前赏的,因为有些不安分,便把她赶去了花园打理花草,没想到倒是被魔蛟给看上了。

    棋芸没有多说什么,打发了魔蛟之后自己便出了门,去了太后那里,太后赏的丫头平白无故没了,总也得有个交代吧,或者说是借口,以免(日rì)后问起来,那样倒是个麻烦。

    ------题外话------

    亲们,小悠码文不容易,记得收藏啊!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