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交易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棋芸知道他这招敲山震虎达到了他想要的目的了,今天的打击对棋芸来说实在太大了,一时没有控制好(情qíng)绪,险些害了自己,这宫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让皇帝猜测到了自己的反常,自己怕是连命都保不住,棋芸看了看房里的一干人等,道:“打扫干净,去内务府换些新的来,至于这些碎了的怎么处理,你们知道吧!”一干人唯唯诺诺的点着头,棋芸见了便回了卧房。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棋芸回到卧房,关上门,一头便扑倒在(床chuáng)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身shēn)体不住颤抖着,双手捂着嘴尽量不让外面的人听见,“呜呜吱吱”的声音,让守在门外的宫女听得全(身shēn)发抖,以为棋芸生病了,想要去问问,可以想到那会棋芸在大(殿diàn)里的样子,让人不住的害怕,愣是不敢发声。

    棋芸哭累了便坐在(床chuáng)上发呆,一会宫里的管事嬷嬷来敲门,:“郡主,太妃那边差人来传话了,郡主要见吗?”

    棋芸听到太妃的时候,眼里的厉色一闪而过,随后就被平和取代:“你让他进来吧。”

    “给郡主请安,郡主万福,太妃让奴婢来问问郡主今(日rì)想吃什么,太妃让小厨房做,晚膳时请郡主在太妃那里用。”

    棋芸笑道,:“麻烦姐姐去跟太妃说说,今(日rì)我(身shēn)体有些不适,就不去太妃哪里了,待明(日rì)来给太妃请罪。”

    女婢听了,便说了几句奉承话,然后笑着退出了寝(殿diàn)。

    夜幕降临,风突然吹得“啪啪”的响,摇曳的树枝像鬼魅一般的骇人,棋芸开了窗,狂风灌了进来,吹得寝(殿diàn)里一片狼藉,看着窗外被风生生折断的树枝,棋芸却突然有些快意,转过(身shēn)关上窗户,遣了宫女出去,熄了灯火,独自一个人坐在桌前,发着呆,突然腰间一阵火(热rè),棋芸低头一看,见腰间挂着的香囊散发着幽幽的光芒,棋芸拿下香囊,倒出里面的东西,发现是今天捡的那颗指头大的珠子在发光,开始棋芸以为这只是颗不叫罕见的夜明珠,不过这会看来这光芒,似乎一点也不像是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光,看着这幽绿的光芒里泛着点点猩红,十分诡异。

    棋芸用手指在这上面点了点,突然手指像被什么咬了一口,破了的手指鲜血涌了出来,滴在珠子上,幽绿的光芒一下子变成了腥红,这光让人忍不住血液翻腾,棋芸把手放在嘴里吸(允yǔn)着,看着这突入奇来的变化,着实骇着了。愣愣的,不知所措。

    光芒突然变得盛了起来,照的满个屋子都亮了。棋芸反应过来,不敢再用手去拿这东西,转过(身shēn)就想跑,可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就这样定在原地,光芒慢慢的慢慢的变小了,最后一点一点的熄灭,平静得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就在光芒熄灭的那一刻,棋芸的(身shēn)体就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啪”的一下便扑倒在地。诡异的气氛让她的(身shēn)体不停的瑟瑟发抖,外面的宫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有进来看看。棋芸就像掉进了一个冰窟,心里冷到了极点。

    “你想报仇吗?你想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付出代价吗?”

    一阵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一般,那样悠远,那样鬼魅,蛊惑人心。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棋芸坐在地上,慢慢向后退着,直到靠着(床chuáng)缘,才不再往后退。抱着双脚,瑟瑟的发抖。

    “我是唯一能帮你的人,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都得到报应,都付出代价,我可以让你不再有所畏惧,来吧,让我帮你,让我把你从恐惧里解救出来。”妖媚的声音,让人不住的沉沦。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不可能这样白白的帮忙吧,你想怎么样。”棋芸保持着最后的警惕和清醒。

    “我帮了你,你也要帮帮我,只要你每天喂我一滴血就够了。”那邪魅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身shēn)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怎会轻易舍了自己的精血,再说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哈哈哈哈……小丫头(挺tǐng)聪明的啊,我喜欢,本尊是魔界的守护魔王之一的魔蛟王,千百年前被人收了精魂锁在这明珠内,沉睡了近百年,最近才醒来,小姑娘若是助我逃出了这明珠,我便为你做十件事,如何!”魔蛟以为自己的条件很是吸引人。

    棋芸也没有想到,这个珠子里面困的竟然是魔界的守护魔王,虽然不知道那什么魔界是什么样的,但一听名字也知道不是个好地方。

    “你既然是魔界的魔王,我怎么知道,我放你出来了,你会不会反悔。要是反悔了,你法力非凡,我能怎么样,你一口吃了我又能怎么样”棋芸突然平静了下来,很镇定的跟魔蛟将其条件来。

    魔蛟笑道:“这简单,我们结个契约,只要这个契约在一天,我就不能反悔。”

    “谁知道契约过了,你会不会害我。”棋芸摸摸鼻子,有些小心翼翼。

    魔蛟有些不耐烦了,道:“结了契约,就算契约完了,我也是不能伤害你的。”

    棋芸见好就收,笑吟吟的试探道:“那魔王大人,你说我要怎么做,不会真的要我的血吧!”

    魔蛟也没有废话,道:“你的血是纯正的皇家血脉,有些灵气,其实也不必非要你的血,只要是一个正月初一生的寅时生的处子就行。”正月是(春chūn)暖花开的时候,在这(日rì)生的人阳气比较旺盛,对魔道中的人来说是个很好的滋补品。

    棋芸听了,忙笑道:“好,我明(日rì)就让人去宫里找,我相信偌大一个宫(殿diàn),总会找出这么些人的。”

    “找个陶盆,淘了露水,将我放在这里面,记住一定要露水,没有露水就要雪融水。”露水在空中吸收了一天(日rì)月精华,是滋养灵魂的好东西,雪融水虽然没有露水的功效,但锁住灵力不让灵力外泄却是露水不能比拟的。

    棋芸笑着答应了。两人达成共识便结下契约。

    翌(日rì)棋芸笑着去了太妃的寝(殿diàn),然后说是自己没有个好使唤的丫头,让太妃赏他一两个,太妃也毫不犹豫,便拨了令牌,让棋芸自己去宫里挑。

    棋芸让人拿出宫女的花名册,看了名单,又对应了出生时辰,最后挑了三个丫头,一个16岁,一个18岁,另一个21岁。年龄各不相同,但是唯一相同的是她们都是正月初一生的寅时生的,而且都是处子。

    棋芸把三个丫头带在(身shēn)边,什么也不让他们做,每天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着,只是,每三天为一轮,三个丫头分别向着一个磁盘里滴一滴血。磁盘里的珠子在三个人的精养下,越来越绿,里面的那条像蛇一样的东西也越来越大。仿佛是想要要将这珠子撑破一般。

    三个月后,在一场冰雪覆盖的(日rì)子里,磁盘里的珠子突然破了,那条像蛇一样的东西游出了珠子,浮在磁盘表面,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和人来人往,看着周围貌美的宫娥顿时双眼冒着贪婪。

    魔蛟是魔界的守护魔王之一,神魔大战,天帝大胜,魔界残余便退隐了,魔界从此退进邙山,魔蛟因为不甘邙山的清苦和寂寞,便率领自己的部将杀到人家,喝人血,吃人(肉ròu),享受着人间的美好,好不痛快,可惜因为九天凰女,自己的部将都死得一干二净,自己也负伤逃走,就在自己快要逃回邙山时,被一个比女人还美的男子拦住了去路,那男子俊美非凡,笑容却邪恶得让人觉得比魔鬼还可怕,他就是被那个男子困在了这珠子里的。

    魔蛟一想到那个男子,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和他的血,抽他的筋,把他挫骨扬灰,让他永不超生。

    相比棋云这里的诡异,而纤华哪里则是温馨肆意。

    ------题外话------

    怎么木有人收藏呢…。好冷场哦。小悠都写不下去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