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御前献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夜小悠 书名:凰女纤华
    夜幕降临,天清云淡,皓月升空。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披着月亮的清辉,沐浴在略带清冷的月光中。

    今年的中秋夜宴与往年不同,以往中秋夜宴都设在重华(殿diàn),今年太妃说改改往年的惯例,于是改设在御花园群芳亭内,群芳亭,顾名思义群芳争艳,丹桂、秋兰、凌霄、茑萝,各种花卉也不知是怎么教养的竟然都开放了,在夜幕中,点点的烛火荧光,淡淡的花香,让人不自觉的从内心深处感到清爽。

    群芳亭的长廊里已经设下席面,列位王公及其家眷来到了长亭参拜太妃、皇帝皇后。皇帝带头拜月,祈祷国泰民安,拜月完后,皇帝赐坐,赏月饮酒,宴请群臣。

    “今年与往昔不同,应太妃要求,今年过一个不一样的中秋,至于怎么个不同,还是让皇后安排吧。”皇帝年近古稀,却毫不显老,眉宇中透着英气,眼角的笑意不达眼底,猜不出是喜是怒,难怪别人说伴君如伴虎啊!

    皇后道“皇上,今年各家小姐也来参加夜宴了。不如让各家小姐各展才艺如何,我们评选出魁首,有皇上您作赏赐,如何!”

    “恩,这也算的新颖,各位亲家觉得如何?”皇帝端着酒杯,话里却透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列位王公怎敢扫了皇帝的兴趣,都一一表示赞同,在这赞同声里,有的大臣是为了讨好皇帝,有的则是为了让女儿展露风华,攀上皇亲国戚。还有的是怕扫了皇帝的兴致。

    纤华靠着平江王的肩膀,看着这些表(情qíng)各异的小姐们,打着哈欠,欣赏着各家小姐的表(情qíng)变换,她觉得十分有意思。这时,坐在对面的楚楚对她挤眉弄眼,两人起(身shēn)去了侧亭。

    “纤儿姐姐,你要去献艺吗?”

    纤儿扭了扭脖子,道“我才没那兴趣呢,怎么妹妹要去吗?”

    “姐姐我也不想去,可是皇帝点名要个家千金表演,我想我们两也是难逃的。”楚楚摇着头,表示无奈!

    纤华宽慰道“妹妹不必担忧,你我都没有争魁之心,随便拿个什么揭过就好。再说你看看那么多的千金里,想必有不少是为了皇子妃位来的,皇后弄这出才艺表演,不就是个形式而已,没事的。”

    “姐姐你也知道,我从小在边关长大,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我都不通啊,我拿什么去表演啊!”楚楚焦急的皱着眉毛,“自己什么都不会,一会御前表演,指不定别人会怎么笑话自己呢,自己被笑话是小,丢了父亲家族的脸面是大,这如何是好啊!”

    “妹妹别急,妹妹不喜这些个累人的东西,也是正常,常言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妹妹不必焦虑,妹妹在家中最喜欢做什么?”纤华拍了拍楚楚的肩头,安慰他。

    “我最喜欢剑法,我哥哥的剑法更是出神入化,若是我哥敢称第二,就没有人敢说是第一的。”楚楚眼睛发亮,一脸崇拜!

    纤华托着下巴,想了想,道“妹妹干脆舞一段剑法吧,姐姐借你的光,给你伴奏如何!”

    “姐姐愿意帮忙,我是求之不得啊,谢谢姐姐。”

    纤华拉着楚楚的手说道“妹妹你我的母亲都是至交,我有幸能认识妹妹这样爽直的人,我是真真的喜欢到心里了,我可是真心想交妹妹这样的朋友,妹妹与我道谢,岂不见外了。”

    “姐姐说的是,是我唐突了。”

    两人在侧亭聊得欢快,却不知暗影处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将她们的所作所为尽收眼底。

    纤华和楚楚回到席位时,表演已经开始了,没有安排序号,只是挨着各位大臣所坐的席位轮流表演。

    李相爷家的千金现场做了一副秋菊图。

    张大人家的千金弹了一首曲子;

    陈大人家的千金做了一首秋词……

    纤华看着这些千金的表演,越看越想睡觉,为了不给父亲丢脸,纤华勉强打起精神,做出专注的样子,燕王妃看着这个淘气鬼,忍不住笑了笑,点了下纤华的额头,(爱ài)怜的问“纤儿可想好表演什么了吗?”

    “娘亲,我都跟楚楚妹妹说好了,妹妹表演舞剑,我给她伴奏。”

    “纤儿很懂事,凡事莫要强出头,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只求安逸,其他的都是过眼云烟。”燕王妃摸着纤华的头,柔声的给纤华讲解其中关系。

    “娘亲,纤儿明白娘亲说的,纤儿也不求什么,只要能跟娘亲在一起,纤儿就很满足了。”纤华将头埋在燕王妃的怀里,幸福的笑容,令四周都失了颜色。

    不一会楚楚变被点名叫了出去表演才艺,楚楚走上前去盈盈下拜“皇上皇后金安,小女表演的是舞剑,在这里我想求皇上恩典,赐我一把剑,还有请皇上准许让臣女的好友郑纤华伴奏。”

    皇帝摸了摸下巴的胡须,道“准了。”

    “谢皇上恩典!”

    纤华与楚楚一起去换了妆。

    不一会,只听见一阵空灵悠远,如同一泓清泉、清新透明,又如一抹彩虹,飘渺隐秘,的笛声传来,忽然一条白绫穿梭在空中,宛若游龙,一女子踏着白绫而来,动作行云流水,手中宝剑,寒光凌凌,宝剑随着女子的(身shēn)影而动,(身shēn)若飞燕,剑若蛟龙,两者是那么的和谐,忽然笛声逆转,铿锵犹如战场擂鼓,犹如升到高空,与星辰皎月交织,高亢,低昂,让人神经振奋,心也随之动((荡dàng)dàng),一个翻(身shēn)女子飞(身shēn)下了白绫,剑气凛冽,(身shēn)姿刚强,剑舞得霸气非常。与笛音配合得惟妙,让人耳目一新。

    一会,笛声渐渐舒缓,变小,犹如倚渔舟泊岸而眠,随之平静、悠远、安眠。一起一伏,女子手持宝剑,穿梭在这一起一伏的笛声中,犹如仙子花香溢满的花田下跳着优雅的舞步,端庄、迷人、温馨溢满心间。

    笛声停了,女子也停了下来,众人回过神来,仿佛刚刚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像般,重来没有出现过。

    “好、好好,不愧是楚将军的女儿,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女儿也是巾帼啊!来人赏。”皇帝拍着手,连连说了好几个好。楚楚接了赏赐,便与纤华回到了座位。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凰女纤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