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来到名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深渊离殇 书名:宠君成瘾
    陶兮和慕冉君诺出來时,就看见零蓝,一手拎着狼崽子,一手拎着玉溪,在客栈的后院中上窜下跳,玩的好不开心。

    玉溪小脸上全是笑容,小狼崽子呜呜低吼,它真怕这人类失手怎么办?

    “母上,父上!”玉溪招手道。

    零蓝一个剑步,凌空一翻落入陶兮面前,玉溪下來,站在陶兮面前,仰着头,望着陶兮,小眼闪闪的。

    “嗯!”慕冉君诺陶兮同时出声。

    “玉溪宝贝,走,舅舅带你去逛遍这怀仁城,欢喜什么!舅舅给你买!”

    “好啊!谢谢零蓝。”

    “叫舅舅!”零蓝牵着玉溪,臭小子,从來不叫自己。

    “是,零蓝!”

    零蓝一个呛跟:“叫舅舅!”抱着玉溪就往外走去。

    “零蓝!”

    “零蓝!”

    “叫舅舅!”咬牙的声音。

    陶兮笑着摇摇头:“他们倆就这样。”

    慕冉君诺牵着陶兮的手:“走吧,追不上他们了。”

    屋顶上趴着几人对望一眼,这是她们要保护的人?城主让她们來保护成曦王,除了成曦王的夫君外,凡是陌生男子进入成曦王房间,便杀无赦,几个叹气,城主做事越來越诡异。

    今名楼可谓高蓬满坐,零蓝还特意留个包间雅坐。

    玉溪去了名楼的后院,零蓝说买了许多礼物给他,让他自己去找。

    “零蓝,生意不错,怎么沒见你每年上交的银子有所上升?”陶兮环顾四周,楼内小厮忙的脚都不沾地。

    “什么叫不错,这生意很差好不好!”零蓝跳脚道,天天就知道银子,真是不可

    “又在心中骂我不是?”

    “…………”

    “沒有!”零蓝捂住嘴!

    慕冉君诺看着自己的妻,财迷,右手磨擦手上的指环,银子,暗夜城多的事,她若喜欢就全部送她。

    “小心,小心,别撞到我家公子。”

    “公子,你小心!慢慢坐下。”

    “好大的阵势!”陶兮听声便看见有二十几位训练有素的随侍,挡住來往的小厮,看自家主子坐等,便有素的站在一旁,左右警惕着。

    “他啊!那里面的人,有孕了,每个月都得來名楼几回,我都习惯了,每回他一來,我就会宰在十倍的银子。”零蓝看都不看就就知道是谁。

    “孕?”陶兮鸡皮疙瘩立马竖起。

    慕冉君诺见陶兮一副受惊的样子,孕,她从未提起需要一个孩子。

    “嗯,依我看,这位孕不超过四个月,所以看不出肚子來。”

    陶兮又朝那位有孕公子望去,一锦衣,奷弱妖娆,一双眼眸流光顾盼,沒书捻希好看。

    叶梦感觉有人在自己上扫视,左右看着,竟找不到这个人,脸上有些不悦,手往桌上一拍:“怎么今这么慢。”

    “脾气还大!”陶兮笑着说道,零蓝选的位置就是好,能见外面一切,而外面不容易看见这里。

    “你啊!你刚刚看他,他已经察觉了。”慕冉君诺有些无奈,她有时真像个孩子。

    “那有,沒有看他,我眼中只有慕冉君诺!”

    “任!”

    “上菜了,上菜了,小兮,全是你吃的!”零蓝打断兩人的你侬我侬。

    叶梦从闪动的帘中,看见那个拐角坐着一女二男,冷哼:“倒会找位置!”

    “怎么了!公子?”

    “沒事!下去,我饿了!”叶梦对着贴随侍不悦道。

    “小兮,你喜欢的笋干闷!红烧……”

    “呕!”陶兮看着一桌全是,捂着嘴想吐,起往外跑去,慕冉君诺起追了上去。

    零蓝怔怔望着一桌的菜,小兮明明很,难道这桌菜坏了?

    花坛旁,陶兮差点沒把苦胆吐出來,慕冉君诺一脸担忧轻顺着她的背:“怎么了这是?”

    秀丽端着一杯水,小心的递给慕冉君诺,这位少主吐的可真厉害,都是自家老板害的,沒事做什么全宴。

    陶兮吐的什么也吐不出來,接过水,漱口:“沒事,反胃!大概早上吃的早膳不干净。”

    “那就好!”慕冉君诺心疼望着陶兮吐的发白的小脸,暗暗发誓,往后定要自己亲自下厨才行。

    “秀丽!”

    “是,老板家少主!”

    噗嗤!老板家少主?陶兮沒忍住笑出声來:“煮点简单的菜色!”摸了摸肚子,吐完,好饿!

    “君诺去吧,秀丽厨房在那?”

    “厨房在……在这边……跟我來。”秀丽有些结巴的说道,对着这个男子,怕。

    “有劳,雩舞在这坐会可好?”慕冉君诺眼扫过四周,很好,暗夜的人都在。趴在暗处的人莫名打了寒颤。

    “不好,我和诺一起,从未见过诺下厨!”陶兮摇着慕冉君诺的手臂。

    “你啊,任,那像一个妻主的模样?”

    “不像就不像,反正和你一起就对了!”陶兮任的说道,在你面前,不需要任何伪装。

    “你啊!”

    “快点,快点,我饿了!”陶兮催促道。

    一听自己的妻饿了,望着还有些苍白的脸,慕冉君诺抱起陶兮便走。

    秀丽傻眼了,在她的世界中,那有妻主这样对夫君撒,更沒有妻主任夫君在外人面前抱着。

    再后來的不知的岁月中,秀丽再次看见这个男子时,只觉的心疼,到底多一个人,才能令一个人见不得别人说她半点不好。

    后來,后來,秀丽才从无良老板那儿得之,原來这个被男子说任的女子就是成曦王,那个对天下人说:“我的夫君若想做天下王,我便舍了命替他夺來。”

    陶兮一碗稀粥下肚,感觉自己活了过來,果然下厨的男人很养眼。

    “雩舞!还吃什么?”慕冉君诺俯问道,唇都快碰到她的唇。

    “沒了,不过刚刚那个瓜瓜小菜不错,酸酸辣辣的,打包带回去,好不好?”

    “好!”转对秀丽道:“名楼有多少瓜瓜小菜,都拿來。”只要你好,别说一个小菜,就是天下任何的菜,都能给你奉上。

    秀丽心中哀呼,这位少主真识货,十两一蝶的瓜菜,百斤瓜菜才晒一斤來。

    “有问題?”慕冉君诺见秀丽沒动,挑眉问道。

    秀丽摆手:“沒问題,沒问題。”跑去库房拿瓜菜,好吓人,脸上的伤。

    “老板家少主,出事了!”秀丽又跑了回來。

    “什么事?”

    “令小公子被人打了!”

    “玉溪被人打了?”

重要声明:小说《宠君成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