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零蓝发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深渊离殇 书名:宠君成瘾
    零蓝简直不敢相信他心的小兮,竟然在王夫面前沒只字未提他?

    零蓝又转向陶兮,靠在陶兮上:“小兮你果然不我了。”桃花眼一挑,说不了的哀怨。

    秀丽无力的看着自家老板,这样的男子,谁会纳?如此无良,如此不分场合女子亲近男子?

    陶兮鄙夷淡笑:“你才知道,我不你?还不快滚,我沒用膳呢。”

    慕冉君诺也觉得奇怪,若男子与陶兮亲近,自己便是心中不悦,今这个零蓝倒觉得莫名的亲切,好似他对雩舞就该如此。

    “秀丽,关门,关门。”

    “关门干吗?老板?”才开张,怎么关门?

    “让你关门就关门,今儿不营业,就贴一告示,说老板的小兮來了,打烊庆祝一下。”零蓝说的理直气状,慕冉君诺剑眉一挑,这是欢迎他们?

    “是,老板。”秀丽小心抬眼望了一下陶兮,清雅的容颜,小巧的少主,老板原來就喜欢这样的人。

    “顺便让楼里的人今天全部休息,出去玩一天。”

    秀丽一个跟跄,无良老板今天怎么变成有良老板了。

    “诺,府中家法说,若有人故意损害本王的银子,该何种刑法?”

    “足十,罚光月钱。”慕冉君诺知道她又开始整人。

    “什么,府中何时有这家规?我怎么不知道?”零蓝使劲的想了想,自己在时明明沒有好吗??

    “零蓝公子,府中真有此家法。”慕冉君诺一本正经的说着:“就连我犯错,月钱都沒了。”

    陶兮咳了几声,他变坏指数加深了。连说谎都说的这样面不改色。

    “兮儿你就这样不愿见我?连我远远的看着你也不行吗。”颜落一脸受伤道。远远的看着,她也得关起门來吗?

    “老板,关门时,拦不住,拦不住……”秀丽小心的赔笑着。

    零蓝摆摆手让秀丽下去,秀丽脚底抹油的闪了,零蓝上下打量了颜落开口:“小兮这是你的债?”

    慕冉君诺邹眉不语,知道有人跟着,当不知,谁知他便跑了进來。

    陶兮揉了揉额头:“他是颜落!”

    “颜落??”零蓝重复道。

    “什么,他就是颜落?阳山的颜展是你母上?”零蓝想起什么跳起來的质问道。

    “正是!”他又是谁,怎可和小兮如此亲密,小兮对他也纵容。

    “你还敢來找小兮?若不是这么多年小兮不让我动阳山,我恨不得灭了你阳山,你竟然送上门來。”零蓝关节吱吱作响,表恨不很撕了颜落。

    “零蓝,我饿了!你给我做点吃的吧。”陶兮拉过零蓝摇了摇头说道。

    她有意拉开零蓝,阳山曾经对她做过什么,慕冉君诺心中闷闷的想着,静观颜落。

    “就凭你也能灭了我阳山?”颜落不屑冷哼对着零蓝说道。

    “小兮,你别拉我,这次我非得灭了阳山不可,你忘了颜展当初如何对你的了吗?你还纵容她的儿子!”零蓝气的甩开陶兮的手,力太大,陶兮后退几步,险些摔倒,慕冉君诺上前扶住陶兮,眼中尽是关心。

    颜落这边听着不愿:“你说清楚,阳山做了什么事,让你灭了我阳山。”

    陶兮挣开慕冉君诺的怀,上前“啪”一巴掌打在颜落脸上:“你,现在立刻给我滚,滚回你的阳山去。”

    颜落抓住陶兮的手腕,拉她近自己:“你又打我!这是你第二次打我。”

    “放开小兮,你不配碰小兮,连她的衣服都不配碰到。”零蓝上前,不管颜落紧握陶兮的手,一把夺过陶兮。

    慕冉君诺小心护着,生怕动起手來,伤了陶兮,十年之间,她到底经历什么事,这个零蓝是和她一直一起的吗?

    “我说过别动他,其它你随便,这是我欠阳山的,诺,我们走!”陶兮拉过慕冉君诺不理会快要打起來的两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宠君成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