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怎可不爱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深渊离殇 书名:宠君成瘾
    云雪思量着, 是写诗的人?还是写书信的人?又或者是吟书信上诗的人?成曦王竟然这样问了,肯定这不只一人。

    陶兮含笑看着云雪思量,坐在位置上不急不燥。

    慕冉君诺摇了摇头,他的妻一向都是待人如此吗?怎就觉得他的妻越來越狡诈。

    “王爷要怎样才告诉云雪?请王爷明示!”云雪跪地未起道。

    三个选项,选错一项,便又沒了他的踪影,十年了,自己不要再等下一个十年。

    陶兮浅笑勾唇:“本王不想怎样,本王能怎样呢?只不过想让云家主自己选,就好比,选江山和美人,你选一样,总要丢一样,即要江山,又要美人,天下好事不能让云家都占了不是。”陶兮说的轻描淡写,云淡风轻。

    慕冉君诺望着陶兮,江山美人?民间传言先帝曾有遗愿让十一王女陶兮继位,可不知怎就变成四王女了?难道…………慕冉君诺不敢想象,不对,不对,当年他的妻才十岁。

    “王爷若能告之,云雪不当这个云家主又怎样,反正它是个珈锁,谁愿要,谁要!”云雪不在乎的说道,云家,云家该败了,早在十年前就该败了。

    陶兮离坐上前蹲在云雪面前,眼中全是冷意:“云家主倒是舍得云家百年基业,令本王不说佩服都难。”

    云雪抬眼直望陶兮眼中,在陶兮眼中看出恨意,云家到底多招人恨,才让人人听到舅舅死了,就差拍手叫好。

    “愿王爷告之。”云雪俯首叩头,云家再好,现在也比不得他來的重要。

    “诺,说,本王告之不告之?”陶兮蹲地转头对着慕冉君诺道,神,像在说,你让我说,我便说。

    慕冉君诺忽然有些心疼,他的妻笑的太牵强。

    “王爷想说便说,不想说,谁也勉强不了。”慕冉君诺纵容道,冷冷目光直云雪,敢惹他的妻伤心?

    “本王今不好,不如云家在王府住下如何?”陶兮站起來,望着门外一闪而过的人影道。

    “如此,云雪谢过王爷。”云雪见陶兮晴不定,答道谢过。

    “对了,云家主,本王明将去剿匪…………”陶兮望着云雪又是浅笑异常,像刚刚晴不定的人并不是自己。

    “王爷若不嫌弃,云雪效犬马之劳。”云雪抱拳道。

    “不嫌弃,怎么嫌弃呢,十年前云家一计可是差点害本王于死地,以至让本王失去两个最重要的人。”陶兮不在乎的笑着说道。

    十年前,又是十年前,慕冉君诺很想伸手搂过他的妻,看过她很多面,却沒有看过,她能把失去重要的人说的如此不在乎,当时的她一定很痛。

    “云雪惶恐,云雪自当补偿!”

    “补偿?你拿什么补?”

    “拿命!”

    陶兮轻哼,一脸嘲讽:“云家主当真痴的很,当初若云家主肯放手,今便不用求本王了。”

    “一切都是报应,云雪无话可说。”云雪跪地俯首。

    “报应?哼,云家主说的倒轻巧,若不是当年的那人沒事,你当你云家只死一个云夜这么简单吗?”陶兮浅笑,眼中有着知一切的明了。

    “云家所做所为,云雪自是担当,请王爷给云雪一个机会。”为了他,什么都舍下也是值得。

    “好,本王试目以待,云家主的担当。”陶兮冰冷的声音从口中说出,走到慕冉君诺旁撒:“诺,我累了,想回去躺会。”

    慕冉君诺见陶兮脸色有些苍白,轻嗯一声,起牵起陶兮便走。

    云雪淡淡的笑了,有希望了不是吗?林子过來请云雪去后院休息,见云雪笑,很是不解。

    回到湖中亭,陶兮搂住慕冉君诺一个劲的说对不起。

    云雪,景楼,十年前,呵呵,十年前景楼在云家,怪不得自己败的如此惨烈,想保护的人,一个人也保全不了,只落自己一人全而退。

    慕冉君诺轻拍陶兮,眼中思索,该不该杀了云雪。

    景楼躲在房内,一脸沉重,她竟然真找來了,自己刚刚路过前厅,并非眼花。

    正在景楼思量时,一个信鸽飞來,景楼抓住信鸽,从鸽腿上拿下一只小信筒,抽出纸条一看,眼中愤怒:“胡闹。”

    元夫人來到湖中享时,慕冉君诺正在屋内批文书,

    陶兮端着花案上的鱼食,便跟着元夫人出了房门。

    “王爷。”元夫人低语。

    “怎么了?元!”陶兮走到湖边,靠着栏杆。

    “王爷和王夫感甚好,有些让元羡慕!”元夫人望着湖中的鱼,往这边游,喃喃道。

    陶兮沒看元夫人,传注喂鱼:“怎么了,这不像元夫人的作风!”

    “是吗?元该是什么作风?”元夫人带有,宠溺的眼光看着陶兮。

    “不是该來质问我吗?怎会对冷之子如此的好?”陶兮浅笑道,笑容未达眼底。

    “王爷心里有数不是吗?何须元多问?”元夫人巧笑,一副了然的模样。

    “他值得!”

    元夫人轻呵上前,抓过一把鱼食:“值不值得,现在判断有些过早!”撒进湖中,引起一湖的鱼哄抢。

    “哦!那该怎么办?让他上我?这样伤起來才痛不是吗?”看着湖中的鱼,叹气,小鱼永远挣不过大鱼。

    “小兮心里有数便好!”

    “你就那么恨他吗?”错不在他,你就那么恨他?陶兮翻转装鱼食的盘子。

    “不!我不恨,若说到恨,我只恨自己。”元夫人神色有些自责,自己拿什么去怨恨?

    “我不恨他,我会上他。”陶兮笑容苦涩的说道,上他很简单。

    元夫人上前,心疼的摸了摸陶兮的发丝:“何苦如此?不值得。”

    陶兮浅笑:“唯有这样,我才能和他一块痛,已经欠他很多了,不想在欠他了。”是啊!可怎么也还不清了。

    “好了,明去阳山小心点。”元夫人不想看陶兮痛苦,便又转了话題。

    “嗯!”

    “万事小心,锦绣最近进來的人可不少。”

    “随他们去吧!只要不危害锦绣,就随他们去吧!”

    “是!”

重要声明:小说《宠君成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