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风花雪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深渊离殇 书名:宠君成瘾
    慕冉君诺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愣愣的贴在陶兮唇上,她的唇很软。

    陶兮翻离开了慕冉君诺的唇,迷糊轻叫了一声:“诺!”嘴角带笑沉沉的睡去。

    慕冉君诺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妻,抚上自己的脸,很烫,乍听她在梦中喊着自己的名字,心中狂喜,比他当初接下暗夜还令他开心,他的妻心中有他,连睡梦中都有他。

    轻轻起,拉过被子替她小心盖好,见她嘴角有浅浅的笑,粉色唇像无声的邀请。

    努力移开视线,掖了掖被角,放下沙帐吹灭烛灯,忍不住掀帐,在她唇上一吻,起留了一个照明的光珠,闪着萤光。

    轻轻关上房门,陶兮睁开眼,摸唇浅笑,闭眼又沉沉睡去。

    慕冉君诺出了房门,书捻希起含笑:“她睡着了?”

    慕冉君诺点头脸还是微烫:“不知书院长,可否到外亭一叙。”

    书捻希望了望房内了然,怕说话吵着陶兮:“好,王夫请。”眼中有些羡慕,若自己的她对自己那怕有一点的好,自己也能如慕冉君诺般。

    “书院长,请。”

    书捻希含笑上前走着,慕冉君诺跟其后,风吹过灯笼摇曳。

    “不知书院长找君诺何事?”慕冉君诺心中想着陶兮,嘴角露出点点的微笑來。

    “早些子听到陶兮说起过你,一直沒來看你,是捻希的不是。”书捻希略带抱歉道,生了小不点,体大不入前了。

    “书院长客气,应君诺看你才是,君诺恭喜书院长喜得贵女,君诺沒什么好送的,这小小的开口笑还希望书院长收下。”慕冉君诺从怀中取出小小玉花生,但是玉花生却如人剥开,露出里面的米粒來,花生的顶端系着一根红绳。

    书捻希本來一愣,沒想到慕冉君诺送于他东西。

    “莫非书院长嫌弃君诺送的礼物?”慕冉君诺道。

    书捻希这才反应过來,轻笑:“怎么会,捻希替小女谢过王夫。”伸手接过玉花生,好手感,想來价值不菲。

    “不知书院长找君诺何事?”慕冉君诺见书捻希收下玉花生轻轻问道,这个男人的气质,让人不能忽视。

    书捻希呵呵拍着脑门:“怎就忘记找王夫的事了,王夫别见怪。”

    “书院长,还是叫君诺,君诺吧,可好?”慕冉君诺询问,王夫长,王夫短的听着倒显生分。

    “好,那王夫也别书院长长,书院长短了,直呼在下捻希就好。”

    两个出色的男人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彼此的相同点。

    “君诺,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君诺应?”书捻希倒是开门见山道。

    慕冉君诺抱拳:“只要君诺能办到,定不推辞,捻希请讲。”

    “君诺也有我膝下有两儿一女。”

    慕冉君诺点头。

    “我的要求可能过份了些,不知君诺……”书捻希有些难以启齿。

    “捻希请讲便是。”

    “我想让三个孩子过继给王爷,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过份了些,君诺和王爷毕竟还沒有孩子,可能因为使君诺遭人非议,可捻希沒有办法,不得不为这三个孩子打算。”书捻希有些哽咽,眼中泛泪。

    慕冉君诺不语沉思片刻,开口道:“若捻希不嫌弃,君诺定待他们如己出。”

    书捻希抬头,眼中狂喜:“谢谢君诺,实不相瞒君诺,那三个孩子的母上的正夫,可能容不下捻希的三个孩子,到时怕…………。”自己躲了这么多年,若让那人知道自己有孩子,怕是凶多吉少。

    “捻希放心,有君诺在一天,捻希的三个孩子绝对无事。”慕冉君诺保证道,转言又道:“不过,也需要这三个孩子自己保护自己才行。”慕冉君诺心中却想着捻希这般倾国倾城,他的妻主还另纳他人,可见所纳之人得何等绝色。

    “好,好,一切听君诺的安排。”书捻希含泪道,早几便听说陶兮让慕冉君诺去学堂教武,若玉溪,玉卿学得如君诺般也就不怕丢去命。

    “天凉,捻希还是早些休息,免得冻坏体。”慕冉君诺出言道,才生下孩子,体吹不得风。

    “好,捻希在此谢过君诺。”书捻希拱手弯腰行礼道。

    “使不得,使不得,捻希是王爷在乎的锦绣家人,理应也是君诺的家人。”慕冉君诺上前扶起书捻希,如此大礼怕是自己承受不來。

    “捻希告辞,君诺保重,若有机会,捻希定会做牛马相报。”书捻希说完转离天,在转的一瞬间,眼泪划落脸颊,啪,落地一点声响也沒有。

    慕冉君诺望着书捻希叹气,如此傲骨的男子,折在一字上,向來字最伤人。

    正在慕冉君诺出神之时,天空一蓝色烟花散落开來,久久在天空中散去,慕冉君诺眼,这个景楼又做什么?

    望了望房门,一若惊鸿,那还有慕冉君诺的影子。

    一处农舍门外,一排跪着四个女子,妖艳无比。

    “属下参加城主。”

    四个女子一个也不敢抬头看慕冉君诺,暗夜城主真容除了副城主外,无人见过。

    “你们怎会來此?”

    慕冉君诺站在农舍的门口的灯下,灯笼在头上摇曳,把慕冉君诺影子拉的很长。

    跪地女子听到慕冉君诺此话,不由自主的体颤抖,暗夜城风花雪月四大阁主不得城主召唤不得出暗夜城。

    四大阁主为首的风俯地道:“禀城主,属下前几子,接到城主的印,属下们便连夜,不停歇息的赶來。”

    “本城的印?本城何时出动过暗夜城印。”慕冉君诺冷言,冷眸扫过跪地的四大阁主。

    风花雪月四人更是吓的俯首,不敢接话,生怕城主一不小心,自己人头落地,

    未央城的堂主就是接了不敢接的任务,而人头落地。

    可前几接到的明明是暗夜城印,正当几人跪地不解时。

    “亲的城主大人,你吓着四位美人了。”景楼抱靠在一颗碗粗的树上,嘴巴里叼了片树叶,痞痞的笑。

重要声明:小说《宠君成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