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陪你绕过那三十三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深渊离殇 书名:宠君成瘾
    绮罗丝绦香罗带,盈盈一笑弄书香。

    古树下的落香寺,多了一份神秘,多了一份成稳,而这颗古树,到底存在多少年,也是无人能答上来。

    善女信男与其说绕过落香寺三十三圈,不如说绕过这颗古树三十三圈,只因有人说,古树上住着一个仙女和她唯一夫婿。

    善女信男们相信,正因仙女和她夫婿保佑,绕过这三十三圈,才能和仙女的夫婿一样,得妻主的永世宠

    “诺,我们绕过这三十三圈,我们便能白首不相离。”陶兮慢慢走着,面带笑意说着。

    “嗯,雩舞可累?”慕冉君诺望着兩人牵着的手,关心的道。

    “不累,没走过那一万零八个台阶,怎么也要绕过这三十三圈,可不能让慕冉君诺将军小瞧了。”说着陶兮加快了步伐起来。

    慕冉君诺一愣,快步跟上前:“没人敢小瞧未央的成曦王,雩舞慢慢走便是。”

    额上渐有汗珠,脸上浮现红润,眼眸因心好,变成弯弯的月芽。

    “王爷,这是生气了么?”深邃眼眸中掩不住的笑意,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陶兮停了脚步低头道:“诺,若那天我不是未央的成曦王,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他从来就是个优秀的人,自己犯着天朝人的毛病,患得患失了。

    “若陶兮雩舞不在是未央的成曦王爷,那只当慕冉君诺的雩舞,当慕冉君诺的妻主。”抚去她额上的汗珠,不在意的说起,她也会如自己般不确定吗?他的妻,只愿他的妻只能有他一个夫。

    “若那时,陶兮雩舞可能养不起慕冉君诺?”陶兮抬眼一笑,神有点寂寥。

    慕冉君诺低首凝望:“那慕冉君诺养陶兮雩舞可好?”

    “那我会被天下人笑话的。”

    “谁若笑话,杀了他。”嗓音说不出的好听。

    陶兮猛抬眼,望进君诺眼眸,眼眸中平静如水,好似说句家常般,自己该是忘了,他是未央第一位如此年便当上将军之人,杀戮对他来说,怕是真尤如家常。

    “好,真的有那一天,谁笑话陶兮雩舞,慕冉君诺便杀了他。”

    忽然的笑颜如花,让慕冉君诺一阵晃忽,他的妻,竟然没被自己吓着,刚刚的话,她的认同。

    “嗯。”慕冉君诺轻声保证道,他的世界只有他的妻主一般。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陶兮道。

    “嗯,不变。”君诺答道。

    执手相望,总有煞风景之人来。

    “王爷。”

    陶兮左眼跳了一下,只见慕冉姜欣正匆匆向这边走来。

    慕冉君诺退到陶兮则,面无表看着自己满目欢喜的弟弟。

    “王爷,哥哥,怎么不等欣儿?”慕冉姜欣乖巧对着陶兮行礼,脸点尽是羞神色。母上说成曦王不喜骄纵的男儿。

    “落香山和心之人,才会灵验,姜欣公子,该和心之人,而不是跟本王一起,再有出门在外,姜欣公子还是少提及本王和公子份才是。”陶兮浅笑温润道。

    慕冉君诺不语,站在陶兮的则,风轻云淡。

    “王爷,是未央的成曦王,就算被他人知道又如何?”慕冉姜欣不在乎的说道,眼中尽是成曦王对自己的浅笑,这就是自己的妻主,看来跟着来是对的,不然就没了这相处机会。

    “哦,那姜欣公子在这落香山走动时,可要小心。”伸手握着慕冉君诺的手,抬眸含笑相望。

    “小心什么?慕冉府,还怕它一小小的落香山不成。”慕冉姜欣有些自傲道,眼瞥向自己的兄长,尽是不屑。

    “慕冉府是不怕它小小落香山,可落香山附近听说有土匪出没,姜欣公子不小心,万一被抓了,该如何是好。”陶兮好左右看着,好心提醒道。

    慕冉姜欣腿脚有些发麻,紧张道:“那欣儿就跟着王爷。”

    “跟着本王啊?”陶兮顾做沉思,抬眼望着姜欣后,眼中闪过不知明的光来。

    双眸转动,松手,拉着慕冉姜欣到一旁:“姜欣公子……”

    “他是何人?”慕冉姜欣好奇道。

    “他是…………”

    慕冉君诺握紧空空的手,见她,亲密俯在欣儿耳边低语,欣儿含笑点头,不住的点头,心中像有根针,扎着自己。

    陶兮回到君诺边,伸手十指相叩:诺,走,烧的头香,许愿下山。

    陶兮调皮向慕冉君诺眨着眼,慕冉君诺点头,被陶兮拉着小跑着,逃离。

    “林子,死林子,让我逮到你,你就死定了。”

    “死不死定,得有主上定夺,池染公子,您还是先找到主上再说吧。”

    慕冉姜欣站在原地,静候池染。

    “雩舞心像是很好?”慕冉君诺看着则的陶兮,问道。

    “嗯,很好,非常好。”含笑答道,眉眼尽是笑意。

    “哦!是因为……”欣儿吗?还是因为后那人?到嘴边的话,慕冉君诺问不出口,怕听到自己不愿听的话。

    “嗯?诺,你说什么?没有听到。”陶兮又走近君诺仰首问道。

    慕冉君诺别过脸去:“没什么,雩舞开心就好。”这人竟这样开心,她开心便好。

    “嗯,自然是开心,因为诺陪我绕过那三十三圈。”陶兮开心的说道。

    想到刚刚在落香山大雄宝,自己梵香,双手合什站立,对着落香女仙,许了心愿,俯叩首,虔诚双掌摊开,信徒般虔诚,只愿圆心中所想,而他就在自己旁。

    “那就好!”慕冉君诺轻声答复,心中却是纠结:怕是不只君诺一人陪雩舞绕过那三十三圈,还有欣儿,以及他人。

    “那诺为何别过脸去?”陶兮垫脚问道,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好好的嘛?

    “没什么,陪雩舞绕过那三十三圈的不只是君诺一人。”还是说出来了,自己没有想象中,心可以盛下许多,慕冉君诺说完低头不语。

    陶兮望去,见慕冉君诺不语,脸扭到一边,脸颊上的伤疤落入自己眼中,呵呵!他这是吃醋了?

    拉着他衣袖,手摆一下,慕冉君诺不解,便低下头,看陶兮想干什么。

    陶兮垫脚,亲了一下君诺的脸颊,跑开道:“慕冉君诺将军吃醋起来,可真是可的紧。”

    慕冉君诺刹那间的脸便烧了起来,连耳朵也泛起了徘色,抬眼望去他的妻,正在人群中笑颜如花,众时人这么多,眼中只得这一人。

    “诺,还在愣什么,我们好好在这落香镇玩玩,等成亲后,你可就只待在锦绣了。”陶兮招手呼叫道。

    “好,那便往后只待在锦绣。”有她的地方才是家,只要她在,那都好,跟着上前,见她微笑伸出手来,递手,微笑跟在她后。

    小贩的叫卖声,你推我赶的人群中,彼此心中只有这一人,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相逢篇完。

重要声明:小说《宠君成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