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婚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深渊离殇 书名:宠君成瘾
    “你长的和那些宫中的侧君们可真不同,我不明白,宫中的怎么尽选那些柔的男子,连说话都轻轻柔柔的,像没吃饱饭似的!”一个七八岁的清丽少女,抬头望着快有两个自己高的少年道。

    “那我该长的柔些才是,小少主是那家的孩子,怎会在这后宫之中?”一个十四五岁轮廓分明,不笑时便是看起来极其生硬,少年弯腰与少女对视笑道。

    “哇哦!帅锅你的睫毛好长哦!”少女说着便伸手向少年长长眼睫毛拔去。

    “痛,痛。”少年捂着眼晴道。

    “痛?很痛吗?我就拔一根呀。”少女天真的举着手中的睫毛,在少年眼前晃了晃,一脸无辜道。

    “痛,当然痛了,不然你让我拔一根试试。”少年说着便伸手去拔少女眼睫毛。

    “啊喂,你个大男人,还和我一个小女孩子计划?”少女说着便抹起了眼泪来。

    “你别哭,你别哭,我只是逗你的,别哭,父上说惹少主哭的男儿是坏男儿,你别哭,别哭,让你拔我的睫毛就是。”少年手忙脚乱道,完全不顾刚刚的痛。

    “真的的吗?”少女破涕为笑,双眼像弯弯的月亮祈盼的问道。

    “啊!”一声惊呼声响起。

    慕冉君诺从上惊醒,捂住口,大口的呼吸,许久不做这样的梦了,这个少女是谁?为何在自己见不得她哭的样子?她是谁?怎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叩叩!正在慕冉君诺思量时,门外响起了:“公子,起了吗?”

    “何事?”清冷的语气道。

    “回公子,成曦王府来人了,正在院外候着呢。”小厮在门外毕恭毕敬道。

    成曦王府?离成亲不是还有几?她派人来又意何为?慕冉君诺心想着便道:“知道了,稍等。”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元,叩见君主上,君主上安好。”元向慕冉君诺行礼。

    乌发用简单的木簪随意挽起,斜飞的英剑眉,锐利深邃眼眸,右脸颊上的刀痕毫无遮挡,薄而轻抿的唇,生硬的轮廓,冷傲孤清神,不说话之时孑然散发出睥视天地的气势来,果然是主上看上的人。

    慕冉君诺骨节分明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便道:“元总管,不必多礼,不知元总管今又为何事?”

    元直了直子便道:“禀君主上,定宝阁做好了婚衣,我家王爷让君主上试试,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合的,若不合,早早的修改。”

    点头,侧,让元进了屋内,元的后跟了两个女侍端着呈衣的盒子。

    “在外面候着,林子。”元对其中一个女侍林子吩咐道。

    “是,林子告退。”

    元见林子退出门外,便是一个合格总管的样子道:“君主上,不试试?”说着打开了盒子。

    入眼中似血的红,棉锦虽没凌锦色泽亮丽,但因刺的金边而华贵,优雅。

    脱衣,伸手,似血的红衣嫁,竟有妖冶的感觉,修长材,更显风流倜傥。

    “诺,穿这一当真好看。”

    陶兮抱斜靠在门边,清冷秀丽的容颜,取笑时双眼微,嘴角上扬,那神像是早就在此观看多时了。

    “王爷?你怎么来了?”慕冉君诺错愕道。一红衣随着转而呈现出华贵的弧形。

    许你一世宠!换我一生展颜!

    今陶兮知道婚服做好,就迫不急待想知道,这袭红衣他上可否配起,就随元一道悄然而至。

    看他换上这袭红衣,妖冶的艳丽,若没脸上的伤,该是如何让天下人惊艳?而追逐,便忍不住出声赞美了,见他错愕的神,心中没由得欢喜。

    可见他又生孰的叫自己王爷,陶兮又顾而道:“本王是吓着你了?不是说雩舞的吗?怎就又这样生孰?”抱走进屋内,元悄悄的退下。

    “王爷?”

    “叫雩舞!”陶兮纠正道。摸着下巴来回上下打量着慕冉君诺。

    “雩舞!你在看什么?”慕冉君诺手脚左右,怎么摆都觉得不自在。不知自己上是否有什么不妥,竟然让她来回的琢磨。

    “没看什么!就看看这袭红衣,配不配的起本王的君诺。”陶兮站定忽地严肃的道。

    “你!”刹那面若桃花,绯红一片,竟然说不出话,只有一个你字而已。

    她是专门来看衣饰合不合?放眼未央国谁有此宠?未进妻主家门,而又亲自为夫君挑选衣物的,怕她是头一人!

    陶兮不顾有他,拿起边上另一个盒里的红衣,伸手递给慕冉君诺。

    慕冉君诺莫名不解,接在手中,陶兮脱下自己的外衣,伸手站定。

    慕冉君诺这才明了,另一个盒中原来是他的妻主,未央国王爷的新人服。

    陶兮见慕冉君诺呆呆的定住,撒道:“诺你想冻死我啊!前几落水伤寒才好!”

    “雩舞!前几得了伤寒?不知今可否好些。”君诺生孰的语气,走上去,手有些微抖的给把衣服穿在陶兮张开的手臂中。

    她有轩渊阁下,她最,能配的起她的是轩渊阁下,而自己只不过是她门户相对的人罢了,以容示人的未央国,自己又拿什么去夺她的宠?

    陶兮假装未听出君诺生硬语气:“嗯,皇上派了御医诊治,今好彻底了才敢找诺,就怕自己不小心把风寒传给了诺。”

    皇上竟然知道自己落水,看来自己着实在京都不安全,边怕是有不少宫中之人,陶兮闭眼心中分析道。

    慕冉君诺低头为陶兮整理衣服,散落的乌发在陶兮鼻尖舞动,痒痒的,陶兮闭上眼,神理所当然,让慕冉君诺伺候更衣。

    慕冉君诺见陶兮闭眼,神享受的模样,心中便有气便道:“有人照抚,王爷自然忘记风寒!”

    陶兮挑眉嘴角弧形拉大,她的夫君这是脾气见涨啊?敢给自己摆脸色了便道:“照抚的人没有,倒是有几个药罐子陪本王哦!看来诺着实不希望本王风寒好哦!”

    慕冉君诺一愣,低头望去,只见她眼依然微闭,嘴角含笑,便知自己又被戏谑。

    吾穷尽一生,换君展颜一世。

    脸色红韵未退下去,又增添绯色,谁说成曦王爷温润而雅?德礼兼备?到自己这就有如此戏调?

    慕冉君诺低头为她整理衣饰,便道:“看来那几个药罐子陪王爷,王爷照样过的开心不己。”

    “诺,脖子有点紧。”陶兮转动脖子闭目说道。复而抬头便接着道:“开心到是开心,只不过王府来只猫,着实惹人生厌。”

    “猫?您是未央国王爷,竟然还怕一只猫?想是没道理,王爷若不喜欢,让人放了它便是,又何来生厌一说?还是王爷舍不得?”慕冉君诺不经意接话道。手未停,检查颈上衣物,并没有发现不妥, 拉拉衣袖,便拿起盒中的玉带,怀抱式圈住她的腰,转动,扣住。

    “那依君诺王夫之言,找一可靠之人,送走。”手臂垂下,宽大广袖衣,衣裙下摆铺开,形成一道圆形。

    慕冉君诺一个踉跄,好不容易退去的红色,又因他未来的妻主,满脸艳色,站定,退开两步,观看。

    清丽的容颜,一袭红衣竟然显雅,一手可掌握的腰,在玉带下,更显妖娆,他的妻,竟是美人一个,清雅美人,不过属于他的妻,会有很多夫君,自己不过是其中一人罢了。

    “好看吗?这可是本王自己设计的哦,全朱雀大陆,就只有这两呢!”陶兮有些讨好的说道。

    “不错!怕是花了不少银子吧?锦绣当真不似传言般贫穷?”慕冉君诺无视那个直勾勾讨好般眼神,打击道。

    定宝阁中的首饰衣物,可不便宜,锦绣让她这样挥霍,何时才能见好?

    陶兮一怔,她的王夫这是在关心自己,关心锦绣?

    陶兮便对慕冉君诺弯腰行礼道:“本王这是先谢过君诺王夫了。”

    “…………谢我什么?”慕冉君诺不解,竟忽略她再次说君诺王夫一词。

    陶兮上前拉住慕冉君诺的手:“自然是谢君诺王夫为本王着想,本王就说没有选错王夫,看君诺现在就会为本王省银子了。”

    刹那间的绯红,抽手竟发现自己的指头被她握的如此紧,怎就感觉她握着自己的指头像个孩子一样。

    慕冉君诺像被踩了尾巴猫道:“谁为你省银子,君诺不过好言规劝道,定宝阁的东西不便宜罢了。”说完扭头不理,尴尬不己。

    陶兮拉他走近铜境旁,点头打量颇为得意道:“如此般配!”

    心里默念:“前世今生才结一次婚,怎就不给你,给自己最好呢?”

    慕冉君诺望进境中,女儿俏,男儿俊,不,若没脸上的伤痕,该算男儿俊了。

    陶兮见君诺不语:“难道君诺不觉得般配?还是君诺觉得雩舞配不起未央国将军?”

    “不是的,不是的,你别哭哪,父上说惹少主哭的男儿不是好男儿。”

    陶兮一愣,慕冉君诺自己也随之一愣,像是自己曾经和谁说过,而曾经的那个人和自己眼前这个人重叠了。

    陶兮恢复神色调笑道:“诺,说般配,我就不哭。”

    慕冉君诺气结他的妻,这分明在调戏,捉弄自己。

    “请王爷一个观赏,君诺这就换下衣裳,不奉陪了。”含笑转进屏风内不见,换下婚服。

    陶兮摸摸鼻子,莘莘无语,看来自己王夫的脾气不是一般大,所看到者,皆是假相。

重要声明:小说《宠君成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