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怨怨相报何时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理事会囚了纳丽塔的父母。不过。纳丽塔的父母不是省油的灯。怎么可能被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关上一万年。所以。他们用了最绝的办法。”鬼王一脸鄙视地说着。

    “什么办法。”幻夜觉得非常不安。纳丽塔的父母。也即是自己的祖先。对于祖先的命运。他很在意。

    鬼王顿了顿。一脸凝重地说:“主人。我说出來。主人不要伤心。”

    幻夜深吸一口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道:“你说吧。”

    鬼王沉着声音道:“理事会早就把纳丽塔的父母杀了。他们被魔界的烈火烧成飞灰……只有灰飞烟灭了。纳丽塔才永远都找不到他们。而一心以为。父母仍被理事会关在唯个角落的纳丽塔。自然不得不为了父母的命对理事会言从计从。当纳丽塔知道这个事实后。就反了。”

    幻夜一阵沉痛。那是因为祖先的遭遇。同时心里还有些惊讶。沒想到冷漠的纳丽塔女王。有如此孝顺的一面。为了父母的命。竟然忍辱一万年。

    一开始。他还替武弥生交了这样的吸血鬼女朋友担心。如此看來。凡事都有原因。现在。幻夜对武弥生是完全放心了。

    他完全就不记恨纳丽塔囚了他五年。让他过着笼中兽般的黑暗岁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心只系朋友的安危。

    小白看在眼中。叹在心里。主人啊。主人。何时你对自己的事也多上心呢。现在。你有了我。不再是一个人了。如果你过得不好。小白又怎会好。

    这时又有敲门声。

    “谁。”小白警惕地问了一句。

    “我是静秋。”门外有把女孩子的声音。

    小白不悦地冷冷地说:“这里不欢迎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偏激的红狐女领首静秋。总是以怨报德。小白对她非但沒有半点好感。反而十分恨她。若不是看在她跟主人有一点血缘关系。不想让主人伤心。小白早就劈死她了。主人庆生派对。静秋不在小白的邀请之列。在小白眼中。静秋就是个不速之客。

    “我有几句话想跟下说。”门后静秋淡定地说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主人现在要休息了。沒空跟你说话。滚。”小白狠狠地吼。

    “静秋。你进來。”幻夜对于静秋的到來有些意外。静秋一向对自己很不待见。看來一定要有很重要的事。其实。幻夜已经大概猜到静秋找他的目的了。

    “主人。跟那种人有什么好说的。”小白不满地嚷着。

    “小白。第一时间更新到底谁是主人。”幻夜用眼神制止了小白。他在小白面前从來未曾如此强势过。

    小白马上闭了嘴。知道再不同意。主人真的会生气。

    静秋一脸凝重地走了入來。这明明是庆生派对。她脸上非但沒有半点喜庆之气。眉宇间反而凝聚了一股难抑的怒意。

    静秋用愤怒的眼神在幻夜、小白、鬼王上扫了一眼。最后盯着幻夜。小白、鬼王同样是愤怒地盯着她。她对主人不敬。这两个家伙自然不会给人家好脸容。

    幻夜淡淡笑了笑。道:“小白、鬼王。我跟静秋有要事商量。你们回避一下。”

    “是。”惟命是从的鬼王应了一声。就隐退了。

    “不行。我不放心。主人。有什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偏要留在这里。”小白从幻夜怀中跳出來。变回人形。站在静秋和幻夜之间。

    “这能发生什么事。小白。不要给我添乱。”幻夜不悦地说着。

    沒想到幻夜真的会生气。小白考虑到幻夜的状况不是太好。怕他一生气就气坏。于是不敢逆他意。十分不愿地应了一声“好吧。我避让。主人你有什么事。要马上叫我。知道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知道了。别啰嗦。”幻夜点了点头。

    小白不屑地瞪了静秋一眼。冷冷警告:“要是我家主人少了一根头发。你就把你剁成碎。”

    然后。小白形一闪。就凭空消失了。

    房间里。只剩下静秋、幻夜和小d。

    因为小d做事一向有分寸。所以幻夜让他留下來。

    静秋咬了咬牙。开门见山地道出了自己的來意。语气中尽是愤怒和怨恨:“下。请恕我无礼。在您庆生之滋事。可是。对我來说。沒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下仍否记得在长风山对红狐族的承诺。那时。您说过。两个月后。会给我们一交代。可是。两个月之期已过。您顺利当上了魔界之王。非但沒有为我们红狐族报仇。反而让我们红狐族的仇人鬼王当上了魔王代理。而且。下跟鬼王如此亲近。下所有的行为。让我不能接受。”

    幻夜就知道静秋是冲着鬼王屠杀红狐族这事來的。

    幻夜平静地说:“静秋。事到如今。我把事全部告诉你吧……”

    于是幻夜简要地讲述了鬼王的过去。

    鬼王曾在魔界建立了一个忘忧谷。收留了八百万魔界子民在那里安居乐业。祖父母也曾经受到鬼王的救助。后來因为祖父母的出卖。忘忧谷的人全部被杀死。而鬼王也落入牢笼。因此鬼王才能对红狐族有如此深的仇恨。

    说到最后。幻夜一面凝重地说:“鬼王的确是错了。但是。即使把鬼王杀死。死去的族人也不会复活。不如放下仇恨。干戈化为玉帛。”

    “不行。那些可怜的族人岂不是死得很无辜。鬼王凭什么杀了人不但不用受到承罚。还在魔界享有无尚的权力。这沒天理。我不服。”静秋激动得眼眶通红。眼神杀气腾腾:“我真的怀疑。下到底是不是狐神的子孙。为什么总帮着仇人说话。”

    “狐神害鬼王的忘忧谷遭灾劫。鬼王几百年后报复灾劫红狐族。红狐族杀鬼王报仇。然后忠于鬼王的部下为鬼王报仇又把枪口瞄准红狐族。这样怨怨相仇何时了。静秋。你难道就忍心红狐族陷入永无止镜的报仇与反报仇中吗。”

    静秋听了这番话。一时哑口无言。这个层面的东西。她沒有考虑过。

    幻夜接着道:“鬼王的确作了很多不可饶恕的孽。但他本不坏。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与其为了惩罚他而杀死他。不如让他将功补过。他当魔王代理。可以为造福魔界的子民出力。而且这个本來就是他的抱负。”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