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黯然深处逆水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幻夜觉得自己浸泡在冰冷的水中

    他沒有挣扎因为沒有力气于是任由体一直往下沉……

    肺腑、筋络、骨头甚至心脏都被鬼王打碎了自己应该死了为何还有意识

    对自己的确死了现在是在冥界吗

    在冰冷的水底中感觉微薄的意识正在慢慢消溶……也许这里就是能融化三界所有生灵的魂影河

    他微微睁开眼睛

    水底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虽然自己死了但是鬼王已经放下杀念这个时候母亲应该被释放了吧那么自己最后的心愿也算完成了

    想想这十六年來自己失控之后死在自己獠牙之下的妖魔鬼怪不计其数自己的双手早就染满鲜血

    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为世不容的小杂种体不知被多少人糟蹋过龌龊得永远也洗不干净

    这样子的自己用一死换來大家的平安魔界的安宁已经很划算了

    果然死最适合自己……

    他凄伤地笑了笑眼角冒出的泪珠很快就融解于冰冷的水中

    任由冰冷的水侵蚀他的灵魂却再也感觉不到悲伤

    他正当以为自己的魂魄可以无牵挂地在黑暗中消失之际漆黑的水面却突然出道了蓝的亮光

    那亮光穿透了黑暗浑浊的水层柔和地照耀在他

    好刺目好温暖好熟悉的光芒

    幻夜吃力地抬起眼帘寻找光芒的來源……

    光芒璀璨一片却什么都沒有

    突然有一把熟悉的声音在撕声力歇地呼喊:

    “主人几生几世的悲欢离合是如此残忍地折腾着我们主人不愿意醒小白也受够了就让我们一起魂魄消失于三界吧……从此不需要轮回也不需要守候再沒有任何的烦恼可以打扰我们”

    是小白

    幻夜在绝望中早就破碎了的心被撼动了一下一种难言的柔在润生……

    那家伙终究对自己放不下就算自己死了还要缠着自己

    小白真的兑现承诺生死都对自己不离弃……

    幻夜感动得再次流泪然而冰冷的水很快就把他的眼泪侵蚀了

    从小到大小白苦苦寻找主人的影就在幻夜的梦里出现到小白误以为自己是木蔚來对自己的相拥到被鬼王挑拔离间自己被小白一剑刺穿心脏再到破镜重圆与小白重拾主仆

    这段时间携手走过多少风雨小白在鬼门关拯救了自己无数次……

    他想念在寒冷的夜晚抱着小白安睡那种舒心的温暖;他想念在阳光树下小白变得白狐懒洋洋地偎在他边陪他读书的恰意;他想念无论何时何地小白总是形影不离地守在自己边遮风挡雨的温馨;还想念小白为自己争风吃醋的蠢萌样子

    好想回去跟小白一起过平凡的生活

    他伸手向着光亮的水面抓了抓却什么也沒抓住

    “小白我也好想你……”幻夜轻泣了一声冷冰的水不住地往他咽喉里灌他被呛得好难受

    但是他已经死了再也回不去了

    无论他怎样挣扎沉重的体使不出一丝力气

    几股黑唳气以淤泥幻化成黑漆漆的魔鬼钳住他的四肢拉他往黑暗的水底拖体下沉得更快了……

    “放开我”幻夜痛苦地挣扎

    “小杂种你别想逃龌龊的你只能留在这里接受惩罚”那些魔鬼狞笑着用尽力去掐他的

    幻夜隐约看到那些魔鬼长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孔……

    他们是曾经被他干了鲜血而死妖魔鬼怪此刻來报复

    冷冰的水变得血腥好像成了一片血红的海是那些冤死的妖魔鬼怪的血汇成的血海……

    “把血还给我们把血还给我们……”恐怖的索命声鬼哭狼嚎地此起彼落

    “对不起……我不想杀你们的……”他悲伤的道歉是那么无力那些魔鬼张牙舞爪地撕咬他的

    在痛苦、自卑、懊悔的侵蚀之下他的意识又慢慢模糊了他疲倦地阖上眼帘手脚慢慢放松开來再也无法抵抗在悲伤的心底矛盾的他却一直默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小白……

    他既不想让小白看到这样的自己心里又忍不住去想着小白

    如果小白像以前一样能找到自己带自己离开这个黑暗冰冷的地方该多好……

    然而小白却不能來这个地方

    无声的哭泣悲伤的呼唤都淹沒于黑暗之中

    “滚开”突然有一道凌厉的声音傲然吆喝

    幻夜觉得自己被一团祥和的空气包围着体停止了下沉

    所有的心魔惊悚地惨叫在那道祥和的光芒中消散了

    幻夜再次吃力地睁开眼睛……

    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挽着自己的胳膊拉着自己往水面光亮的方向游

    幻夜的第一反应是想起了那次在木秀被小白一剑穿心而丧命后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个抚琴的人

    “你是……”幻夜激动地唤

    那个人冷眸回望了幻夜一眼他眼神眉梢间尽是凌厉迫人的王者之气眼眸却清澈如水透着一种淡淡的深不可测的温柔如清冷的月光一白衣如雪白得一尘不染白得发亮水底不干净的淤泥沾染不了他衣角丝毫

    幻夜觉得眼前这个人跟木秀那时见到的那人感觉不大一样

    “终于肯醒了吗你这孩子原來陷在这种地方了找你真是费了我不少劲幸好还赶得及”那人话语间有点责备的意味却对幻夜的问題避而不答

    不知道为何幻夜觉得这个人很亲切很熟悉只是伤感地道了一句“对不起……”

    “道歉有什么用连死你都不怕了那活着还怕什么回去你的烂摊子自己收拾”那人狂傲地用下命令的语气说话说时双手在幻夜背后一推

    幻夜就很快从他边滑离浮向那蓝光闪烁的水面

    “那你呢”幻夜的意识在挣扎中忧伤地朝那人问了一句

    那人朝幻夜摆了摆手笑了笑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好像在说话可是幻夜却怎么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幻夜的意识很快就消失在那片浑浊的黑暗水底中

    那个一白衣的人却独自留在冰冷的水里他望着幻夜消失的方向冷傲的眼眸中有种说不出的沧凉、寂寞

    “阿夜我既是将邪是木蔚來也是你……”

    他悬在水中淡淡地自言自语:

    “我已经听到你和小白的心声既然你渴望回到小白边小白选择的也是你那我现在就把体还给你这辈子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过得如此悲苦凄惨受尽摧残的确如小白所说的是你替我承受了所有的屈辱、劫难和痛苦而我却窃取了所有的荣誉作为补偿我会永远守护着你们”

    语犹未落他收起所有的绪徒然向四散释放出祥和的能量黑暗浑浊的污水在一瞬间被蒸发掉了

    四周变成白茫茫一片的世界沒有界限沒有尽头

    他盈盈落地伫立在这只有他一人的天地间淡然一笑足以倾尽天下;眼眸转瞬间倒影的是千年间的沧海桑田

    优雅地盘膝而坐膝上忽现一把黑木古琴纤指细拔间弹奏着诉说着天地万物生生相息的宁静曲调……

    “阿夜这几辈子欠小白的你帮我还吧……”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