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不知过了多久。鬼王怀中的将邪早就沒有一丝活气。躯已经变得完全冰冷了。

    将邪消失了。幻夜沒有苏醒。

    鬼王抱着的。仅仅是幻夜的尸体……

    天地间的寂静突然被一阵沉痛的嚎叫打破。

    压抑了三的鬼王终于忍不住嚎嚎大哭起來……

    这三來。鬼王小心翼翼地侍奉在将邪左右。尽心尽力、无微不致地满足将邪所有要求。为的仅是不想将邪在最后的时光里有任何的遗憾。

    看着将邪渐虚弱。鬼王心里悲痛难忍。却装作若无其事。只是不想主人难过。

    如今。将邪死了。鬼王再也不需要任何忍耐。内心所有的悲伤在一瞬间释放出來了。

    他心中有份不能原谅的罪恶感。

    如果不是他用卑鄙的手段迫幻夜去参加武术大赛。幻夜就不会受尽屈辱。第一时间更新

    如果不是自己被仇和恨蒙蔽了双眼。幻夜就不会以死來化解他心中的仇恨……

    他以为将邪的出现是上天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沒想到将邪最后还是逃不过这一劫。想來想去。自己才是害死主人的祸首。

    那种罪是摧心剖肝之痛。尽管他哭得呼天抢地。冷秀湖的万物只是无而冷漠地看着他。

    突然。裂缺一道白霹雳。第一时间更新一个白影骤降在鬼王后。

    鬼王马上停止了哭嚎。但仍紧紧地抱着幻夜的尸体不放。却头也不回地冷冷道:“你來这里干什么。”

    不用看。他就知道后那人是神龙小白。

    小白心慌意乱地寻遍了魔界。找不着将邪的踪迹。最后想到了冷秀湖……

    一來到冷秀湖的空间。小白就听到鬼王撕心裂肺的哭声。第一时间更新他的心就凉了。等到降落在湖畔。看到鬼王抱着幻夜坐在湖边。看到幻夜的样子后。小白顿觉万箭穿心。

    幻夜安然地躺在鬼王怀中。阖着美丽的眼帘。一动也不动。那脸容却惨白得发青。沒有丝毫的活气。

    所有的冷冽慑人都随着将邪的消失而烟消云散。那古朴典雅的汉服。穿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苛。仿佛一一尘不染的精致殓妆。

    “小白龙。第一时间更新好看吗。”

    小白想起了那个星光灿烂的烟花之夜。小白心不在焉地陪着将邪走在鬼集街头。他千挑万选。相中了这一件。还浅浅地笑着询问自己的意见。

    那时。小白只是惘然地看着美得令人窒息的他。却说不出一个字……

    然而将邪却从小白的眼神中读到了答案。

    在为数不多的朝夕相处子里。小白总是为了幻夜总是骂将邪。将邪却笑称谢谢小白的关心。将邪却用眼神冷冽地盯着自己。似笑非笑地反问。“我怎么会糟蹋这躯体呢。我珍惜还來不及呢。我把这躯体打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地方。”

    想到这里。小白的双拳扼得“格格”作响……

    难道买这衣服。就是为了现在穿。就算死。也要死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他再一次。第一时间更新为鲁莽的自己总是从相反的角度。解读将邪的言行而懊悔不已。

    小白不相信。也不愿去相信。

    明明刚才还冷酷倔强地跟自己斗嘴。振振有词地数落着自己的。怎么转眼不见。就变成这个样子。

    小白宁愿相信。将邪只不过是太累。所以睡着了……

    于是。小白想走过去。想把主人看得真切。他想把睡着了的主人叫醒。第一时间更新然后告诉主人。自己回到他边了。小白很想告诉他。自己已经想通了。无论他是木蔚來。是将邪。还是幻夜。小白同样会视他为自己的主人。

    “他……怎么了……”小白怯怯地往前迈出了一步。明知故问却又不愿意相信。惶恐的眼珠始终沒有从幻夜的脸上移开过。

    “他死了。你如愿以偿了。你还想对他怎样。”鬼王背对着小白。悲痛地怒吼。

    “不。”脑海一片空白的小白拼命摇了摇头。又慌张地向前迈出一步。

    “站住。”鬼王怒不可遏地吆喝了一声。回头用无比怨恨的眼神瞪了小白一眼。咬牙切齿道:“我不会让你碰他一片衣角。”

    小白整个人都懵掉了。

    终于明白。自己來迟一步。等不及自己回心转意的将邪。把悲伤永远埋葬在心底。然后带着绝望悄悄地离开……

    将邪消失了。幻夜却未醒。这意味着。幻夜真的死了……

    眼前鬼王抱着的尸体。只是一副沒有灵魂的空壳……

    小白惊惶不安地愣站着。眼直直地望着再次变回一具冰冷尸体的幻夜。视野却模糊了。世界也失去了鲜活的颜色……

    他再次陷入失去主人的绝望之中。

    看到小白出现。鬼王的表突然变得异常的狰狞和扭曲。他小心翼翼地把幻夜的尸体放在地上。又深款款地执着幻夜的双手。用沙哑的声音怨愤地小声说着:“主人。对不起。答应您的吩咐恕难从命。既然您无论是幻夜。还是将邪。都放不下对小白的牵挂。我现在就杀了他给您陪葬。”

    那冰冷的手再次凉透了鬼王的心。鬼王依依不舍地把幻夜的手放下。就缓缓地站起來。转向小白。小白在模糊的视野中。看着鬼王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來……

    对于小白。鬼王除了有不可饶恕的愤怒。还有绵绵不绝的妒忌。这是小白永远理解不了的。

    鬼王妒忌。是因为将邪临终前。仍对小白念念不忘。替小白着想。显然在将邪心中。小白的地位比自己更重要。想到自己在冷秀湖陪伴了将邪数百载。竟比不上将邪化的木蔚來和幻夜与小白相处加起來还不到二十二个年头。鬼王为此妒忌不已。

    鬼王愤怒。是因为冥顽不灵的小白一而再。再而三地辜负将邪的心意。无地伤了将邪的心。而将邪即使悲伤而死。仍对小白无怨无悔……

    于是。妒忌和愤怒取代了原先的罪恶感。鬼王把将邪临终前的遗言全部抛诸脑后。竟然在幻夜的尸体前。对小白起了杀念。

    鬼王右手一伸。妖气旋绕间。手中已经多了一柄金光闪闪的凤翅镏金镋。

    在妒忌和愤怒的驱使之下。那妖气比起武术大赛那时。更加强大可怕。鬼哭狼嚎、风声鹤唳。平静的冷秀湖面。掀起了瀚然大浪;漫天飞舞的象鼻雪壳虫好像狂风扫落叶。被打落了一地;风行草靡。植物怯畏地低头。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