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殓妆洗枕泉咯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言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四个蒙面护卫马上追上去拦截小白亮出武器小白也不示弱使出闪龙爪跟他们厮杀

    划破时空般开天劈地的闪龙爪比起削铁如泥的利器更加坚固锋利几下刀光剑影护卫们手中的武器与闪龙爪正面撞碰在火花中发出刺耳的响声四人的手臂都被震麻

    再几个回合下來四件武器都先后被震飞了正当小白的爪子要把四人的躯体劈裂之际里面传來将邪那冷傲中略带愤怒的声音:“停手你进來”

    那慑人的凌厉气势就连小白都怔了一下四个蒙面护卫马上退隐了

    被将邪这样疾了一下小白的气焰竟然消了大半但是不服气的小白仍是大摇大摆地走了入去

    浴池蒸气腾腾暖暖如跟外面干冷相比好像两个世界小白和将邪之间隔着一道纱织的刺绣屏风

    小白透过屏风隐隐约约看到将邪赤着上倚在华丽的池畔就是那种若隐若现的撩人姿态才最勾魂小白瞬间有点漾竟然结巴巴的说不出一个字

    有个止不住的念头在小白脑海里狂冒:如果里面的天真可的小夜夜会是多美妙

    已经好多天沒有跟幻夜在一起自从认幻夜为主人后从來未分开过如此长的时间所谓一不见如隔三秋对幻夜的思念已经让小白陷入疯狂的地步一时之间忍不住的小白又开始幻想完全忘掉了此行的目的

    将邪见小白气冲冲地进來了又站在那里不哼一声于是冷冷地笑着:“你进來帮我穿衣服”那是毫不客气的命令式语气

    小白一听瞬间的迷晕汤马上给浇醒了破口大骂:“岂有此理你当我是什么自己有手有脚的不会穿衣服吗无耻”

    如果这是幻夜提出的要求小白会心花恕放、十万个愿意地飞扑过去可是对将邪小白却一点都不感冒因为将邪的出现幻夜才会消失

    小白恨不得马上把将邪杀死又怎愿意服侍他

    小白在想以将邪一贯的作风大概会回答你不帮我穿衣服我就光着出來反正衣服是外物之类的话而小白这回是铁定了心不管将邪说什么都不会听他指挥的

    沒想到这一回将邪沉默了一会竟然轻轻说:“既然小白龙不愿意鬼王你來……”

    小白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气血翻腾心里直骂:靠你这将邪明知我恨鬼王还如此糟蹋幻夜主人的躯体这是故意在气我吗

    正当小白脑内混乱之际那白象鼻雪壳虫已经翩翩地舞飞着绕过了屏风飞了入去……

    ……

    将邪软弱无力地倚在池边就快支撑不住要掉入水中了腾腾的泉水在那惨白的脸上蒸不出半点鲜红池边有一滩赫目的血迹这是刚才小白跟四个护卫厮杀之时他咯的血

    象鼻雪壳虫看到这幕触目惊心的惨象后“嗞”的惊叫了一声疾飞过去摇变成鬼王跳入池里把将邪抱起來跃离水面后伸手将衣架上的浴袍拉过來披在将邪上将那淋淋沥沥的水气抹去

    “主人”鬼王眼眶通红正想开声劝他不要再跟小白斗气两人好好谈一谈化解心结焉知将邪用慑人的眼神瞪了鬼王一眼于是鬼王那到嘴边的话硬是被这道无声的命令中断了

    “我要穿上次在双月岛鬼街购的那件衣服”将邪靠在鬼王怀中小声地说着那语气有点像个任执拗的小孩

    感觉到那个单薄的躯自从离开池水后就开始迅速变冷鬼王的心又凉了一截听到将邪的要求后他不敢怠慢把那件早就准备好的晾在衣架上的深衣拿下來迅速给将邪换上动作虽然很快但很轻巧将邪自始至终都是软弱无骨地躺在鬼王怀中任他支摆就连手指头都沒有动一下很快鬼王就帮将邪穿得整整齐齐

    ……

    小白正想一脚把屏风踹飞直冲入去之际鬼王抱着将邪走了出來

    当看到将邪像一个女子般躺在鬼王怀中时小白气得脸都青了双手握着的拳头在“格格”作响

    “如此急着找我所为何事”鬼王怀中的将邪用冷漠慑人的眼眸盯着小白有种嘲笑的意味儿

    那样冷漠慑人的眼神儿很容易就让人忽略了过于苍白的脸容

    被将邪这么一问差点失控的小白才想起此行的目的于是忍住心中莫名的怒火指着鬼王质问将邪:“你为什么要让这个的恶魔当魔王代理”

    将邪又是冷冷的一声轻笑“你这么着急就是为了问这个事”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更冷了“我很忙沒空打理事务只有忠心的鬼王才有能力贯彻我的抱负……难道要靠你吗你除了会在我面前哭哭闹闹还会干什么”

    那冰冷无的话说完将邪将脸埋入鬼王怀中不再望小白一眼

    鬼王只感到心口的那是将邪的眼泪渗落在他的衣襟上明明在悲伤的落泪却不让小白瞧见他的眼泪鬼王心里悲切地哀叹:主人到了这种时候你何苦还要折磨自己……

    心如刀绞的鬼王不由得把将邪搂得更紧

    小白见将邪跟鬼王粘在一起火冒三丈

    他又想起了将邪放纵不羁地亲艾美的画面瞬间好像所有的疑问都得到了解释于是破口大骂:“我终于看清你的真面目了所有伟大高尚的抱负都是假的你满足鬼王的野心鬼王满足你的断袖之癖真是一场无耻的交易我今天就要把你这个龌龊的灵魂从主人的上揪出來”

    小白已经忍无可忍不能再等了

    话音未落小白就伸出闪龙爪向将邪抓去鬼王抱着将邪瞬间避闪开哀怨地怒瞪了小白一眼就抱着将邪如幻影般凭空消失了

    “砰砰嗙嗙……”精致古雅的壁画、花瓶碎了一地

    “可恨”

    空的浴池纱帘在不安地飘动着只剩下挥舞着闪龙爪疯狂破坏的神龙小白……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