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英姿飒魔王加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第二。风风火火、盛况空前的魔王加冕仪式就在魔界第一峰举行。

    魔旗飘扬。守卫整齐列队。壮严肃穆的乐章激奋人心。魔峰上人头蹿动、熙熙攘攘。魔界十一个族。包括蜉蝣族、花妖族、树妖族、虫妖族、鱼妖族、鸟妖族、兽妖族、魔人族、精灵、恶魔、吸血鬼等不下数十万的妖魔鬼怪。不远千里。聚合于此。为一睹魔王风采。送上虔诚祝福和朝拜。

    当盛装打扮的将邪。出现在魔城墙上时。下面掌声雷动。万众欢腾。

    主持加冕仪式的是现任唯一的理事会长老矮瓜先生。仪式分五步。第一步是祭祀上古魔王;第二步是准魔王发表继任誓词;第三步是颁接魔王印章;第四步是妖魔鬼怪的朝拜;第五步是设宴款待。

    熊熊的魔坛圣火诡异地烧起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将邪看着那明暗不定的火光。心从來未有的澎湃。朗朗地道出了自己的理念:“我发誓。从今起。我将极尽所能。造福魔界的子民。不惜奉上灵魂和生命。让魔界所有生灵。在沒有界限的广阔世界里自由、平等、和平的共同生活。”

    城墙下的妖魔鬼怪马上捧着欢呼:“自由。平等。和平。”

    小白在台下看着那站在万曱人中间释放着神圣荣光的将邪。第一次觉得。那张熟悉的脸孔。是如此有王者之魄力。与自己两代主人的感觉越來越遥远。

    宣誓过后。妖怪美眉端着华丽的托盘出來。上面放的正是魔王的印章。马上。就要由矮瓜长老把这枚印章赐给将邪。所有妖魔鬼怪都静下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激动地等待着这神圣的一刻。

    “慢着。”

    正当将邪要接过矮瓜长老手中的那枚印章时。却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声音打断了。

    一个穿对襟轻纱的妙龄女子。如蝴蝶般翩翩飘降于将邪和矮瓜长老面前。

    所有人都以惊恐和愤怒的目光盯着这个女子。到底是谁胆大包天的來乱魔王加冕仪式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是不可饶恕的。

    这个女子却镇定自若。毫不在乎成千上万愤怒的目光。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鬼王的部下蝶依。

    小白暗暗偷笑。知道这个女子是为了鬼王來找将邪麻烦的。于是打算袖手旁观。以静待变。他本來就不愿看到将邪用幻夜的份当什么魔王的。只是碍于将邪强大的力量无从下手。第一时间更新现在來了个不知死活的强出头。小白还不喜闻乐见。

    “你只不过是一个卑鄙的小杂种。根本就沒有资格当魔王。真正有能力当魔王的。只有伟大的鬼王大人。”蝶依眼红红地盯着将邪。狠狠地骂。

    一只白象鼻雪壳虫飞出來。悬在将邪和蝶依之间。旋飞了几圈后。在闪亮的白光中。化成一个形槐梧的男子。他的样貌轮廓分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黑发微卷。眼睛血红而深遂。上有着优雅的书卷气息。

    这正是蝶依朝思慕想的鬼王魔多。

    “蝶依。别闹了。”鬼王把蝶依拦在后。怯疚地对将邪说:“主人。对不起。我的部下对您无礼了。”

    “鬼王大人。您为什么要对这个小杂种卑躬屈膝。您忘了您的抱负吗。”蝶依放声痛哭。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滑落。

    “蝶依。他本來就是我的主人。之前只不过是一场误会。你先回去。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好不好。”鬼王内疚地劝说着。

    这几來。鬼王好不容易认回将邪。步寸不离地守在将邪边。都还沒來得及好好跟部下解释这突如其來的变故。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蝶依和幻夜之间有很深的怨恨。沒想到。蝶依会跑來这里闹的。

    蝶依甩开鬼王的手。怨恨地瞪着将邪道:“一定是你使用了邪术。支配了鬼王大人……只要你死了。鬼王就会回到我边。”

    “蝶依。别乱说话。”鬼王大惊。他深知将邪的力量。将邪如果要杀蝶依。基本不费吹灰之力。于是以乞怜的目光望向将邪。哀求:“主人。请您念在我对您的一片忠心。不要跟我无知的部下计较……她只是不懂事……”

    将邪始终冷若冰霜、面不改容地看着两人。突然悠悠道:“我意愿是魔界所有生灵能自由、平等、和平。既然她心中对我有所不快。我却不问由就抹杀。就非我所愿。由她说下去。”

    蝶依理直气壮地说:“哼。你假惺惺的。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我。武术大赛。鬼王打败你了。你只不过是用的比赛规则的漏洞。蒙骗了所有人。险取胜。红菱在我手中。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其一。你承认罪过。释放鬼王。把魔王之位传给鬼王。然后以死谢罪。我自然会放了你的母亲。这样你还不失为一个孝子。其二。你可以无视我的忠告。当然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死红菱。那么。你就可以继续一个冷酷无、不孝不义的魔王。让全魔界的子民唾弃。”

    将邪听完。冷冷一笑:“红菱失踪了两个多月。说不定早就被你们杀了。看不到她本人。你刚才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恕难从命。”

    蝶依咬了咬牙。她听出了将邪语气中那种不在乎的意味儿。

    自从这个恶魔死而复生。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魔界传的沸沸扬扬。说是魔君显灵了。蝶依看來。更像是恶魔的复活。看來不让这个恶魔看到红菱。他是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于是。蝶依轻唤了一声:“羿凤。”

    又有两个人影在在城墙出现。

    羿凤和红菱。

    面无表的羿凤将一把长刀横在红菱脖子上。

    红菱容颜憔悴。眼眶通红。一脸凄伤愧恨地望着将邪。当与将邪那冷漠而带着厌倦的眼眸相会时。红菱那哭得干涸了的眼眶又渗出苦涩悲伤的眼泪……

    城下的妖魔鬼怪一片哗然。这新王加冕之。真是不吉利的。居然有叛乱者胁持了魔王的母亲。要迫魔王退位并自杀的。

    的确。如那个女子所说的。如果一个连自己母亲都见死不救的恶魔当了魔王。那么还能善待魔界的子民吗。于是大家又很好奇。这位无所不能的魔君二世。会怎样处理。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