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看似不食人间烟火。沐浴仙境霞光的将邪已经走到小白面前。默默地伸出手挽住小白的肩膀。将小白扶起來。那一瞬间。小白感觉有道祥和而暖暖气息。透过将邪的双手渗入自己里面。然后。小白上的伤全好了。

    那个弱忍不住风的躯体。何曾拥有这种惊人的力量了。

    小白觉得不可思议。

    那张熟悉的脸。就近在咫尺。第一时间更新

    小白想起了在木秀蓝心湖畔。用血叫醒自己。初见。那笑容清新恬淡的主人;想起了在朵朵峰。自己变成一只普通的狐狸。被锁于门前。寒寒的高山冷夜。那个抱着自己席地而睡的主人;想起了对学校那样平淡而无聊的子。却乐在其中的主人;想起了舍命为自己挡了鬼王致命的一掌的主人;想起了在大战前思念自己。不眠不休地雕刻白玉狐的主人……

    与幻夜相遇的子虽然不长。但是同生共死。相夕相处。小白对幻夜的一切了如指掌……包括他的优点、缺点。他的笑与泪、悲与喜。明明就是对边的伙伴很上心。却要装作沒所谓冷淡的样子;明明就是平凡得比芝麻绿豆还小的事。他却要幸福得开心好几天;明明就是个吃货。第一时间更新又喜欢睡懒觉。说他像猪一样却不承认。所有的点点滴滴仍历历在目。

    “小白。你还有我呢……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小白仿佛又听到幻夜那忧伤的话语。那个纤瘦少年影又在脑海中浮现。小白恨不得马上就变回白狐。扑入那个暖暖的怀抱。尽地享受。

    在这么近的距离。与将邪的目光相遇。那明净止水般清冷的目光中有种摄人的威风。再也找不着从前那种可以不顾一切去依靠、毫不设防的暖暖感觉。眼前这个占用幻夜的躯接近自己的人。仿如最熟悉的陌生人。小白的心一下子变凉……

    晃然间。彷惶若失的小白把将邪推开。躯体不自主地发着抖。一双金眸却警惕地盯着将邪。

    将邪眼眸中泛起的一点惊讶的涟漪很快就平静了。他浅浅一笑。悠然道:“小白龙。见到主人。为何如此见外。”

    小白噙着眼泪。斩钉截铁地一口否认:“你不是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只能是木蔚來和幻夜。”

    将邪又笑了笑。一双摄人的眸子盯着小白那晴不定的脸。小白被将邪看得很不自在。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怯惧。额上全是冷汗。

    “木蔚來的灵魂。只不过是我灵魂的一部分。幻夜只不过是我清醒前的人格。既然木蔚來和幻夜是你的主人。那我同样是你的主人。而且。我不但拥有幻夜的全部记忆。还有木蔚來的全部记忆。从前风雨同路的子。你可对我相当的忠心。还记得绿椰囯的皇家墓冢吗。你说过。再也不会背叛我。一如既往地守在我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今。第二世相遇。对我如此冷淡。实在让我失望。”

    将邪的语气中有点忧怨。

    小白当然不会忘记那段往事。那时木蔚來执意要以自己的灵魂祭剑。自己不顾一切阻止。却被木蔚來封于缚龙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上不归路。而自己最终。只能凄惨地在枯叶铺垫的青石长阶找到他的尸体……最后伤心绝的自己。带着木蔚來的骨灰回到木秀。将自己封印于蓝月湖底。

    忆起往事。小白心里有阵锥心的痛。擦了擦眼泪。破口大骂:“你不是木蔚來。也不是幻夜。你只不过是盗取了蔚來和幻夜记忆的将邪。既然你有蔚來的记忆。就有邪玄魔的记忆。你难道记不记得。我父母就是被你杀死的。那时的我。只不过是妈妈腹中的胎儿。你竟然唆摆人类活生生剖开我妈妈的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把我挖出來浸死在酒里。你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在仇人面前。焉有半点亲近之理。这个躯体是属于幻夜的。由不得你乱來。如果你再不离开。休怪我不客气。”

    “我原以为。你见到我会很高兴。沒想到你是这样想的。”小白的话显然让将邪不悦。将邪冷冷地问小白:“这么说來。在我和幻夜之间。你选择了那个脆弱的孩子。”

    “这还用问吗。”小白愤怒地瞪着将邪。金眸里仿佛烧起着熊熊烈火。

    看到小白这种敌视的态度。将邪平静的眼眸闪过一丝苍凉的失落。他一声叹息:“小白龙。可能你还沒搞清现状。幻夜那孩子。一生饱经摧折。早就心如死灰。一心求死。所以。当那孩子的心脏被鬼王扼碎时。他就死了。我只不过是借用这个他放弃的躯壳。去完成未了的心愿而已。我本來。还希望你能在我边帮助我的。”

    “我不相信。主人答应过我。不会丢下我的。”将邪的话。再一次激怒了小白。他悲愤地的吼:“万一。如果他真的再也活不过來……我。宁愿随他而去。也绝不会为你做任何事。”说到伤心处。小白又飙眼泪了。

    “哼。真是只忠心的小狗呢。不防告诉你。就算我愿意离开。那个孩子也不会回來。我劝你还是尽快接受这个现实吧。”将邪那话语中充满讽刺的意味。冷漠地从小白边擦过。往场外走。

    “慢着。你占着主人的躯体想去干什么。”小白紧张地吼着追。

    “我要做的事可多着。沒空跟你解释。”将邪不屑地说着。无意中转眸低眉往上一看。衣服早就破烂不堪。浑沾满血迹。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于是他眯起眼睛道:“第一件事。想冲凉换件干净的衣服。”

    那只鬼王变的象鼻雪壳虫“嗡嗡嗡”地从将邪手心飞起來。停歇在将邪肩上。然后“嗞嗞”地拍了拍翅膀。叫了几声。好像在嘲笑小白“不识抬举”。

    见自己的专用位置。被死对头占用了。小d很不悦。同样对将邪无感的他。变成小蝙蝠。飞落在小白肩膀上。表示跟将邪划清阵营。

    见小d的选择跟自己一样。悲愤的小白总算觉得有一丝安慰。一语不发跟在将邪后面。

    “你既然不服我。干嘛跟着我。”将邪头也不回冷冷道。

    “我只是保护主人的躯体不被你乱用。”小白撅着嘴黑口黑面地说着。

    “呵。随便你。”将邪一听。轻轻笑着。毫不在意。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