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玉珠碎魂逐雪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在那片美丽的美丽地底湖泊。在那片漫天象鼻雪壳虫飞舞的紫叶灌丛。有一个道骨仙风的神奇男子。静静地驻立着。注视着明净止水的冷秀湖。如秋水般的眼眸里倒映着数千年沧海桑田的悲凉与无奈。

    人神魔三界交界之地。他一守就是三千载。看惯了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晴圆缺。让他不解的。是那些为了生存以外的战争、抢夺、仇怨。

    一只发光的象鼻雪壳虫停歇在他肩膀上。嗡嗡地振动着翅膀。仿佛在安慰着他。这些都是无可奈何的事。第一时间更新

    那时的他。只不过是太寂寞。总觉得这死气沉沉的世界。需要美丽生灵的点缀。于是挥墨纸上。冷秀湖下灵动的游鱼。岩壁上美丽的微生物。湖畔心形紫叶植物。还有那漫天飞舞的象鼻雪壳虫。都从画中活了出來。

    唯独这一只象鼻雪壳虫。沾了他的仙气有了意识。陪伴着他在这个地下世界。已有数百载。这个世上。唯一了解他。唯一与他聊天的。就只有那只象鼻雪壳虫了。

    直到修罗女的出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直到那如胶似漆的纠缠。将数千年的寂寞与平静都打乱。但自古神魔不两立。当冰河界王神发现这段恋后。他被处死。或许。这段不伦之恋只是导火线。当他的意志为三界的杀戮所哀伤时。他就失去了当冰河神的资格。冰河神永远都不需要感

    千小刀万剐的凌迟就在湖畔执行。

    湖中游鱼。岩上彩光。紫叶花丛。漫舞雪虫。那些他用自己双手创造的生命。都茫然冷观着一切。第一时间更新它们只是有生命却无灵气的活物。唯独那只终年陪伴他的象鼻雪壳虫对他不离不弃。在他魂魄消失之际。仍在他边飞舞着。那嗡嗡的凄厉声音。仿佛是在乞求着饶他一命。

    意识到那只烦人的虫子并非普遍的生灵。冰河界王神正想出手抹杀掉。有所察觉的男子在临终之前子将最后的神力渗入那只象鼻雪壳虫里面。将它放到魔界。

    “不要为我的死难过。生死我早看透。我相信。总有一天。三界的生灵能在沒有界限的广阔世界里自由、平等、和平的共同生活。第一时间更新你去魔界吧……那是冰河神界和冥界所不能逾越的地方。听修罗女说。那里有虫妖族。你可以找到相依的伙伴。那样。即使沒有我。你也再不会寂寞了……”

    那是男子最后对虫子说的话。

    悲伤的虫子终于來到了魔界。找到了虫族。它籍着男子传授的神力。不断进化。很快就成长为强大的妖怪。拥有了力量后。它开始魔界去建立自己的王囯。实现男子生前的抱负。当真被假意出卖。当三三夜的灾劫将所有的心血化为飞灰。当那片世外桃源化作焦土只剩下万山骷髅。虫子的内心渐渐腐朽为邪恶的魔鬼。

    从此它只为复仇而活。

    那只象鼻雪壳虫。就是现在的鬼王。

    而将邪。是鬼王的主人。

    ……

    鬼王那双森红的红眸。突然落下了悲沧的眼泪。幻夜输给他的那种暖暖而祥和的力量。唤起了他尘封在黑曱暗内心的远古记忆。

    然而。悲沧的鬼王始终沒有放松紧扼着幻夜心脏的手。

    很自然而然。幻夜又读取到鬼王的记忆。尽管他就快窒息。而且这一次。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清晰、强烈、悲伤。

    “沒想到。是将邪创造了你……”幻夜气若游丝地说着。金眸中。蒙上了一层凄迷的忧伤。

    “那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那么恨你了。”

    鬼王收起眼泪。冷冷道:“如果不是修罗女蛊惑将邪。他就不会被冰河界王神处死。那个纯洁的灵魂。就不会陷入轮回。被卑鄙的人玷污。你是卑鄙女妖红菱与将邪第二世生下的孽种。最可憎的是。你竟然长跟将邪一模一样的脸。”

    “你总算说出了心声……我明白了……原來七百万忘忧谷居民的生命比不上一个将邪……如此恨我……从一开始就冲着我來就好了……”

    垂死的幻夜。苍白的脸上竟然浮现出柔和如月光般的笑意。金眸中依然映着面目狰狞森的鬼王的脸孔。但在幻夜心里。鬼王不再是一个十恶不赫、凶狠无道的魔鬼。而是一个还沒有心识到自己做错事的可怜笨小孩。

    搭在鬼王腕上的那只手。用尽力抓了一下。这一次他不余遗力地将所剩的妖力全部渗入鬼王里面。

    这瞬间的力量。有如崩堤的洪水。鬼王冰冷的心墙被冲垮了……于是。那种柔和而祥和的力量。不断地洗刷着痛苦的黑暗。

    这种暖暖而痛苦的感觉让鬼王很难受。他想阻止这种感觉。慌乱之际手就用尽全力一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幻夜的心脏就这样被鬼王扼碎了。

    一股浓烈鲜血从幻夜嘴角渗涌而出。缓慢地从白净的脖子滴滴渗落。平静的脸上。终始沒有半点痛苦的神。用怜悯而欣慰的眼神望着鬼王。

    那声音断断续续的。微弱得几乎听不见。“感觉不到你内心的仇和恨了……太好了……我同样相信。总有一天。三界的所有生灵。能在沒有界限的广阔世界里自由、平等、和平的共同生活……”

    那话说完。搭在鬼王上的手。慢慢地垂下來。在半空中无力地晃动了几下。就不动了。

    鬼王原來是想把幻夜的心脏完整地剜出來做药引的。无奈这个可恨的小杂种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又用妖力侵入他的心志。他急之下。竟然失手用尽力过猛把那颗脆弱的心脏扼碎了。

    破碎的心脏渗涌的血液正从鬼王指缝中溢出。那感觉凉凉的、滑滑的……鬼王素來有洁癖。夺人命不沾血。心里一怕。慌忙将右掌从幻夜心口里抽回來。

    失去支托的躯体如断线人偶。沉重地摔在雪地上。溅起了一圈晶莹的积雪。

    当雪花如风尘般慢慢落定时。他心口的衣襟渐渐绘出一朵鲜红的花。花瓣盛开后是如此灿烂鲜艳。成为雪白的舞台最赫目的装饰。

    比赛的输赢已经不重要。

    鬼王的怨恨已经被自己化解了。即使鬼王当上魔王。他也会遵从将邪临终的意愿。为魔界造福。再沒有任何人威胁红狐族和吸血鬼一族。母亲安全了。大家也安全了。

    这一瞬间。上所有的重担都松了下來。他突然觉得好累……

    他又想起了小白。

    “主人。等你赢了这场比赛。我们一起回去过平淡的子好不好。”

    “好……”

    “小白在这里等着主人。”

    “好。我会回來的。”

    模糊的天地间。无声地飞旋着的茫茫雪花。他仿佛看到了在蓝天白云下的明媚光中。自己抱着白狐。安逸地走在万紫千红的花海中。和煦而暖暖的细风吹拂着。有诉不尽的平淡的幸福。然而。那鲜活而美好的画面在黑暗中渐淡渐远。

    好想回去过那种平淡而幸福的子。

    可是。这一次。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小白。对不起。请原谅我辜负了你……

    他眼眸中的金如风吹红蜡在黑夜中湮灭。沒有焦距的黑在扩散。失去了灵动的光泽。空洞地仰望着漆黑的天空。仿佛有无数的喜怒哀乐想诉说。却已无力。风雪在柔亮的黑发缠绕的双眸间慌乱地吹拂着。可那双黑的眼珠却不再转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