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天地寒风中残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越來越接近凌晨……

    深夜天空。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围墙凝结了一层晶白的霜冻。席上的妖怪们缩肩抱臂直打哆嗦。前排妖怪的尸体很快就冰结成苍白的块冰。成了一座座精致而惊悚的冰雕。

    圆形战场在雪花的铺垫之下。将一下來的血迹全都粉刷掉。堆砌出一座银白舞台。

    浴血奋战了一的幻夜。里面的血已经消耗殆尽。干涸的伤口曱显现在风雪中。美丽的雪花无声的落着。第一时间更新将生命悄悄地带走。

    于是。在鬼王那后一掌击來时。他的躯体彻底崩溃了。左臂和双脚的骨头粉碎。折断的肋骨擦穿了肺腑。

    现在的他。连一滴血也咯不出來。

    即使他仍不认输。却再沒有站起來的力气。

    他无力地躺在雪地上。眼睁睁地望着夜空。璀璨的白灯却亮得他的瞳膜剧烈收缩。地上的霜冻无地啃噬着那副逐渐变冷的躯壳。指甲开始冰结。

    如果就这样死了。就谁也救不了……

    幻夜的内心在悲伤地祈祷着。那人会否跟自己预计的那样。在这个时候走到他边。能不能成功。就赌这一把了。因为。这是唯一能取胜的计策。

    “1、2、3……”

    心脏犹在微弱地跳动着。好像在等待着最后的终结。却随着倒计时。越來越缓慢。

    “就这样就玩完了吗。第一时间更新真让人失望呢。”

    鬼王意犹未已地婉惜道:“理事会的老头可看重你了。千方百计让你來参赛。无非就是对付我。如此看來。也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鬼王慢慢地踱过去。好像在冬天在雪地公园散步般的恰意。在幻夜边停下。俯首凝视。好像在欣赏一件即将完成的巧夺天工的冰雕。

    当看到自己的影映在那双冷静无畏而充满不甘的黑眸中时。鬼王邪魅地笑了笑。慢慢弯腰。啧啧道:“差点忘了。还要在你上取样东西。”话音未落。右掌为爪。猛地剜下去。

    幻夜痛苦地哼了一声。整个躯体就被鬼王揪在半空。

    而鬼王的右手。如无形的幻象。穿透了他的心口。却紧紧扼着他的心脏。

    恰恰是幻夜的双脚离开地面。于是倒计时又中断了……

    “生灵的精魄。神龙的。吸血鬼的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恶魔的心脏。恢复元气所必须的药引我已得其三。现在。还差恶魔的心脏。你是木蔚來的儿子。所以还继承了恶魔血统呢。真是名符其实的小杂种呀……哈哈哈。”鬼王猖狂地笑着。心从未如此愉快。

    “我早就说过。你的心脏我会留到武术大赛时來取。”鬼王在狂笑间猛地加大了右爪的力量。他要把幻夜的心脏活生生地剜出來。

    眼看。碍事的老头都死了。眼看自己快要成为魔界之王大展抱负。眼看仇视的红狐族和吸血鬼族快要成为自己刀下的鬼魂。眼看最后一种药引也到手了……所有鬼王所渴望的东西。即将在这一刻全部实现。

    那是剜心的剧痛。那张濒死的脸早就白得发青。却平静得如冬寒谭。幻夜的右手突然地轻轻搭在鬼王的手腕上。

    鬼王以为。这双软弱无力的瘦削的手。只不过是作无效的垂死挣扎。所以他甚至懒得去将这只手拔开。

    就在这时。那双依旧无畏而冷静黑亮的眸子与鬼王喜怒无常的红眸相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蜕变成一种摄人心魄的金色。

    一种暖暖而祥和的力量。从透过幻夜那搭在鬼王腕上的手。渡入鬼王里面。这种力量。正柔合着鬼王的邪气。

    鬼王大惊。想将幻夜的手拔开。却发现那只手好像吸盘似时。再也瓣不动。一开始。那力量好像丝丝渗润的泉。接着如绢绵不息的清溪。再如奔腾不息的河。最后海纳百川般冲入鬼王里面……

    幻夜竟然将自己的妖力渡给鬼王。

    鬼王惊惶不已。因为这种妖力跟寻常的妖力完全不一样。这妖气正在源源不断地融合、改造着他的邪气。

    “你……你想干什么。”鬼王惊叫。这才知道上了幻夜的当。

    幻夜不惜用苦计引自己接近他。难道就是为了现在这一着。

    在躯体已崩溃。心脏被鬼王扼住之时。将妖气全部渡给鬼王作为牵制。这无疑是在加速死亡。然而。幻夜一点儿也不畏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凄沧地微笑着。用仅有的力气。断断续续地说。“我说过。不会认输……但是。如果你能放下心中的恨仇……我的命你可以拿去……”

    “岂有此理。你想迷惑我。沒那么容意。在你打动我之前。我就能令你的心脏停止跳动。”鬼王愤怒的吼着。加大了手指的力度。

    沒错。既然不能中止这小杂种的行为。只有争取时间杀死他。只要他死了。他那残留在自己里面的力量也会随之消失。想明白的鬼王不再惊慌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

    场外的观众听到鬼王说要把幻夜的心脏剜出來做药引。都不寒而栗。这鬼王如此凶残。比起纳丽塔女王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这样一个魔鬼当了魔王。子会比过去一万年更糟糕。一时之间。很多本來支持鬼王的妖魔鬼怪都开始摇头了……

    而小白早就看得胆战心颤、发指眦裂。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他不顾一切地跃出观众席的围栏。向着幻夜飙过去。眼眶里的泪珠在打滚……

    小白完全看懂了幻夜的心思。所以才悲切。

    主人。你又说假话了。你说过再也不会离开小白。你说过这场比赛会赢。昨天大伙儿还在一起欢乐的出海。那时的你笑得如此开怀。难道昨天的一切就是为了今天的告别。如此看來。从一开始。你就抱着必死的决心。踏上这个战场。从一开始。你心里就盘算着用这种自寻短见式的蠢计策。

    他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主人被鬼王杀死。即使坏了武术大赛的规矩要遭到天打雷霹。即使破毁了主人与鬼王之间的约定会害死其他红狐族人和吸血鬼一族。小白也管不了那么多。小白心里只有主人。只要主人能好好活着。就足够了。其他人的生死。他压根儿不在乎。

    “笨狗。我跟你一起去。”变作人形的小d跟随其后。懂主人心思的不止小白一个。夜伺候在主人边的小d心跟小白一样沉痛。而且机敏的小d比小白更早地察觉出主人悲壮的决定。

    “好蝙蝠。不枉主人平时那么疼你……”小白由衷地感激着。脸上却是悲伤的笑意。

    “小白龙。你的对手是我。我不会让你坏鬼王的好事。”一个黑的高瘦的影挡住了小白的去路。

    “那么就由我來会一会可的小蝙蝠罗。”又一个窈窕的影闪现在小d面前。

    原來。这两个正是刚刚杀了十位理事会长老的鬼王部下羿凤和蝶依。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又回到了现场。

    “杂碎。死去……”怒不可遏的小白挥起闪起爪向羿凤劈去。

    羿凤影一闪避开。亮出腰间的长刀砍向小白。

    蝶依和小d也马上开始厮打……

    于是。四人在场外开始了紧张的对战。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