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延世劫百年恩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沒想到。你活得如此痛苦。但是。怨怨相报何时了。究竟要怎样才能令你放下心中仇和恨。”幻夜的眸子亮了亮。挤掉凝结在眼眶的眼泪。当抬头望向鬼王之时。他再也不彷徨迷茫。那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无畏、坚定。

    说到要怎样才能平息怒火。鬼王嘴角上扬。说出了条件:“我要当上魔界之王。然后将红狐族和吸血鬼族全部杀光。为过去怨死的妖怪申冤。释放受难了一万年的妖怪……”

    怨死的妖怪申冤。释放受难了一万年的妖怪。听上去还是造福魔界的好事來着。看來这鬼王复仇之余。仍沒有放弃自己的抱负。然而前面两个条件却是残忍的行为。

    这意味着。只要这一场输了。鬼王就会向剩下的红狐人下杀手。包括妈妈和自己在内。而吸血鬼一族也不能幸免。想到这场胜负关联这么多人的命后。幻夜悲伤地说:“无论是什么妖怪。都有平等的生存权利。你为了仇怒而实行种族灭绝。那于过去的黑暗统治又有何异。你只不过是第二个纳丽塔女王。”

    “哼。小杂种。好张伶牙利齿。等你赢了我。再跟我谈权利吧。”鬼王轻蔑地说着。又把陈年旧事挖出來数落幻夜一番。“你祖父忘恩负义。重色轻友。贪生怕死;你的妈妈贪图美色。乘人之危。第一时间更新伤风败俗。你的吸血鬼王族排除异己。残害无辜。丧尽天良。沒有一个是好东西。作为他们的杂交后代的你。龌龊地活着实在丢人现眼。你就代替他们。向无辜怨死的七百万忘忧谷居民以死谢罪吧。”

    鬼王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刺进幻夜的心窝。

    两行悲伤的泪延着那苍白的脸颊滚落。那黑亮的眸子犹映透着数百年以前那三三夜血海汪然的黑暗世界。第一时间更新映透着这十六年來屈辱的凄酸经历。心沉痛得不能呼吸。里面气血翻腾。于是再也抑制不住咽喉那汹涌的血腥。

    他又喷了一口淤血。微微弯下抖的躯在轻轻抽着。抿不住的嘴唇。鲜血仍在一滴一滴地渗落。

    鲜血沾在雪白的衣襟上。如雪地赫目的寒梅。可他却一点儿也不在意。

    姿地打击敌人。再慢慢杀死。仿佛是鬼王所愉悦的杀人技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那里再会给半分的时间让幻夜透气。他猖狂地笑着:“小杂种。两次杀你不成。我发誓这一次一定会让你死得彻底。”

    刹那间。鬼王将妖力在急剧提升。那黑袍被妖气鼓吹得冽冽作响。右指、右臂和左掌的骨化在瞬间恢复了。右手一伸。一道金光在掌中凝聚。灼曱的妖风如海浪一样向着观众席扑卷而去。即时又有无数弱小的妖怪在风中化成飞灰。形神俱灭。

    那妖风吹得幻夜几乎睁不开眼睛。从前受过伤的部位在妖风的吹刮之下。传出阵阵刺骨的剧痛。他不敢放松。凝神静气。汇聚妖气。在飞沙走石的妖风中站立着。

    主持米兰早就吓得跌坐在战场边缘。还好她的妖力不算太弱。总算勉强支撑着。不然在离鬼王这么近的距离。早就给那妖风抹杀了。但承受能力已快到极限。

    这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金光消散。鬼王手中多了一柄三米长的凤翅镏金镋。这镋为庞大的武器。有数千斤之沉重。形状似叉。中有尖枪利刃。两侧分出两股。弯翘向上形如凤凰展翅。翅上分布着锋利的齿刃。下接镋柄。那凤翅镏金镋虽金光闪闪。却邪气冲天。刚才也就是出现的那一瞬间带起的妖风就能杀死小妖怪。可见这样沉重的武器虽然挥动起來不如刀剑灵活。却更具杀伤力。

    眼见又一场紧张的大战即将上演。第一时间更新现场的观众都激动不已。这些妖怪都是看闹不怕死的。令鬼王意想不到的是。他那番惊天地泣鬼神的陈述。好比候选总统的感人肺腑的发言。打动了现场观众。于是。本來那四分之一持中立态度的妖怪全部倒向鬼王。

    角林竞技场陷入一片疯狂的沸腾。那二十万观众在澎湃激扬、排山倒海地喊着:

    “支持鬼王。”

    “杀死小杂种。”

    “灭了红狐族。灭了吸血鬼。”

    ……

    “看來。你终于肯认真跟我对战了。”

    看着那柄邪气冲天的凤翅镏金镋。明白鬼王这是要把几百年的怨恨报复在自己上时。幻夜强忍着心肺的剧疼。无畏地冷笑着。

    可鬼王妖气再次触动了受伤的心肺。他轻咳着。又咯出几口血。却再次若无其视地用衣袖将嘴角溢出的鲜血抹掉。

    场外的小白看到幻夜频频咯血。心脏都悬在半空。在担心主人伤势的同时。他为主人鸣不平。

    那些几百年的恩怨是非过错。跟主人一点关系都沒有。凭什么要让主人独力承受。那些无关紧要的妖怪要支持哪一方也根本不重要。

    关键是。鬼王沒有亮出凤翅镏金镋之前。小白觉得幻夜还有几分胜算。可刚才那一刹那。鬼王的妖力终于全面释放出來。躯体的状态都满血回升了。而自家主人旧病未愈。又添新伤。似乎连勉强站着都很困难。又怎么跟鬼王再战。

    小白决定了:在紧要关头。不管那武术大赛是什么破规矩。直接冲过去把主人救下來。跟鬼王打个你死我活又如何。

    ……

    在角林竞技场某处。有一个密室。里面黑漆漆。四面冰冷的铁墙。

    这是鬼王秘密囚关红菱的地方。这里被施加了特殊的结界。除了鬼王和他的亲信。谁也不能入去。谁也寻不着红菱的气息。理事会找不着。纳丽塔找不着。幻夜他们更是找不着。

    红菱被反捆在坐椅上。她面前有一部孤零零的电视机。画面与角林竞技场的同步。过去两个月以來。断水断食的囚关。已经令她憔悴虚弱不堪。即使是一只妖怪。几个月不进食不致于饿死。却已经苛涎残喘。

    她每以泪洗脸。眼睛都快要哭瞎了。声声地唤着:“夜儿。快逃……别管我了……我对不起你……”而凶狠的鬼王却让她目睹幻夜在战场上的每一战。

    她看自己善良的儿子被人欺骗、诬蔑、唾骂、伤害……看到他浴血奋战的悲伤、无奈和愤怒……她眼睁睁地他一步步地沦为红狐妖、吸血鬼和鬼王之间的隔代恩怨的牺牲品。心如小刀绞。

    多少次。鬼王來嘲笑她的时候。她苦苦哀求。只要放过她儿子。要她怎么都沒所谓。

    鬼王总是冷冷地笑着。什么都沒有说。而今天。鬼王在上战场前。又來看她。却戏弄地说:“时间到了喔。我会很残忍地把那个小杂种弄死。你就慢慢欣赏吧。哈哈哈……”留下一串幸灾乐祸的坏坏笑声。

    红菱陷入了无限的愧恨和恐惧……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