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蚀魂髓无方可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小白按照幽王赫的吩咐,把手按在幻夜腹部的气海位给他渡灵气。

    在灵气的配合之下,伤口的愈合速度在加倍。小白见有所好转,心里暗喜,却不敢大意,全神贯注过渡灵气,直到幽王赫喊停。

    幽王赫也不闲着。她在幻夜左臂上扎上输液管,又像以往一样,给他注克隆魔血。不同的是,她在幻夜的右臂上用小刀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一边输血,一边放血。

    输入去的血是鲜红的,放出来的血是深黑的。

    小白才注意到,虽然幻夜上的伤口有所好转,但是那苍白的皮之下,扩张的细血管破裂了,清晰可见皮肤下的点状红班,让人看得心寒!

    再看幽王赫,眼睛充红,泪花闪闪,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一会儿慌慌地给幻夜把脉,一会儿又黯然地坐在一边发愣。

    一开始,小白还以为幽王赫解除了主人的封印,再加上神奇计策、治愈灵光和换血之道,就能救得了主人,现在看来并非那么简单。

    幽王赫也只是不断吩咐小白做事,并没有对主人的况说个半字。

    小白的心仿佛被无形的东西紧紧勒着,沉痛得不能呼纳。终于忍不住,眼泪汪汪地问:“老太婆,你老实告诉我,主人的伤到底怎样?”

    幽王赫一怔,沉默了好一会,才沉痛地说:“冷秀湖的瘴气令他的心力衰褐,释的烈物质令虚弱的躯体处于激动状态,然而得不到释放的能量正在他里面肆意破毁。这个换血计策,仅仅是把残留的少量有害成分过滤出来。实际上,那两种东西混合在一起,早就侵入他的内脏和骨髓,现在这孩子命悬一线!”

    “老太婆,不管什么计策!你一定要救活主人!只要你能救得了主人,小白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听了幽王赫的诊断,小白知道况不容乐观,于是哭得稀哩哗啦。

    幽王赫一脸尴尬地说着:“冷秀湖的瘴气我还能支配,但他中的那种强烈的释物质,必需与女人释放方可解。”

    “主人本没有喜欢过任何女人!如果随便找一个女人来,这比要了他命更可怜。”小白幽怨地吼。

    小白脑中灵光一闪,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既然主人没有喜欢的女人,那么就由小白来帮主人化解不就行了?反正小白是全心全意着主人的!

    但这种事,在幽王赫面前,该怎么开口?以后该怎么跟主人解释?因为,到目前为止,小白都不清楚主人对自己的心意是怎样。

    岂料小白还来不及细想,幽王赫黯然地道出了一个更可怕的结论!

    “那物质的摧毁非常烈,并不是几次释放就能完全化解,可能要耗上好几天。这孩子现在的躯体状态,已经是一副鲜红和精气都被掏空了的皮囊,还没把效力耗尽,他就会衰褐而丧命。”

    她悲伤地唉了一口气,眼角噙着泪光,“我已经用尽了所有的计策,现在只能尽管延续他的生命。这孩子真是太可怜了!”

    幽王赫说话一截截的,刚刚给了一点希望,又把希望扑熄,把小白快气晕了。

    “那你的意思是,主人没救了?”小白失神地跪在地上,抬头望着幽王赫,滴着泪轻声问:“主人,他……还能活多久?”

    “看他的意识,最多一,也许随时都会没命!”幽王赫到了这时,终于将幻夜的况全部告诉小白。

    小白眼睁睁地看着躺在榻之上,气息变得逐渐虚弱的幻夜,快疯掉了!

    能活多久,得靠主人的意识?

    “好难受……要了我的命……”

    幻夜晕迷前最后的话,又再在小白脑海回响。那时候,受尽折磨和屈辱的主人在自己怀中的话。

    主人是不想活了!想到这里,小白的心又凉了……

    小白握着幻夜的手,坐在榻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生怕稍一松手,主人就会离他而去。他觉得主人的手好冰冷。

    千年的往事在脑海中一幕幕重现。

    从玄魔害自己的父母,到遇上木蔚来相依为命;到木蔚来去世,自己选择了沉睡;再到幻夜解除了自己的封印,自己听信谗言,用自己双手用剑刺穿幻夜的心脏,到事实大白,在绝望和悲痛之中,奇迹出现!幻夜复活,干戈化玉帛,自己与主人终于没有任何介蒂,同甘共苦风雨同路,相夕相处,形影不离,深似海……

    千年的轮回,这个灵魂无论投胎多少次,从未过上好子。

    前主木蔚来从小就有个可泼可的妹妹相伴,有幽王赫和幽王好视如己出的疼,可以说还有个快乐无忧的幸福童年。

    而幻夜的命运比起他爸爸木蔚来要悲惨得多。从出生起就被诅咒、囚关、折磨,处处被坏人暗算、陷害,从小就饱先天疾病折磨的躯体,还反复地受到致命的重创。

    可以说,这些年,他受过的委屈实在太多了,多得那个单薄而虚弱的躯体早就不堪重负。

    坚强的他总是能把所有的悲伤埋葬在心里,展现在小白面前的,永远是那种淡定的恬意。虽然展露的笑容总是少,但是那黑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无畏的光芒,会让小白看到无限的希望。而当他不经意地笑起来时,那瞬间的光会照亮小白整个世界!

    主人明明是满腔地去救修罗女,没想到修罗女蛇蝎之心,以德报怨。被自己所救的人所伤害,所受到的伤害,会远远比敌人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

    小白好害怕!

    十六年以前,他已经失去了木蔚来,此世他再也不能失去幻夜……

    “主人,不要放弃!小白是为了主人才存在的,没有主人,小白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小白在幻夜耳边苦苦地喊着,又拿出那块白玉狐握在掌心。

    这是幻夜费了一个夜晚用自己双手用心雕琢的赠给小白的礼物。白玉狐的一笔一划都倾注了幻夜对小白无限的记挂。

    “主人啊!既然你心里一直惦念着小白,为何此刻又忍心离我而去?”看着那块白玉狐,小白的眼泪嘀嗒嘀嗒地滴落,溅在晶莹剔透的白玉上。

    小白跪在榻前,贴在幻夜上悲伤地哭。可是,无论小白哭得多伤心,话语多凄切,幻夜完全听不到。

    突然,小白听到主人的心跳变得异常的无规律且越来越微弱,慌张地回头,冲着幽王赫大叫:“老太婆,快看看主人……”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