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屈辱泪生不如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你要羞辱我就罢了,别扯上我母亲!”幻夜愤怒地吼。

    那药点燃的烈火正在他体内横冲直闯,四蹿燃烧,凶猛地迫着要发泄!然而沸腾的血液却所剩无几,于是体一阵涨痛的,又一阵刺骨的冷。

    他蜷伏在地上,可怜地抽搐着。

    幻夜越痛苦,修罗女就觉得越快乐,她邪恶地大笑起來,终于忍不住将藏在心里十多年的往事不吐不快。

    “当年你父亲木蔚來被我囚在修罗,作为食物马上就要献给纳丽塔女王。为了把这食物包装得更体面,我特别吩咐下面的婢女给他沐浴更衣。那两个婢女就是红菱和冷香!”

    幻夜咬着牙关,紧紧捏着拳头,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此时有人能帮他捂着耳朵,他不想说修罗女说下去!

    修罗女又瞟了表越來越痛苦的幻夜一眼,继续道:

    “木蔚來中了千年蛊虫,已经奄奄一息,只能任人摆布。红菱那个人为了更加欢愉,从我那偷了这种药,然后就像刚才那样,一瓶子给木蔚來灌入去,然后做了多么下流无耻的事呢!不久,就生下你这个孽障啊!”

    他不愿意知道母亲那段不堪的往事!然而,修罗女却无地将红菱在他心中慈祥母亲的形象撕毁!他羞愧得无地自容!心渐渐被修罗女拖入黑暗的深渊……

    那番话犹如在滴血的伤口上用力捅了一刀,被毒药麻痹了的心脏再次阵阵锥心的痛。痛苦令他渐渐失去抵抗的力气……

    修罗女又凑近他,将那个发抖地躯翻过來,拔开那披散于惨白脸颊的柔黑发丝,不释手地抚弄了那张完美的脸好一会后,又伸手摸向他的裤裆,放地笑着,“你不但很有姿色,还很有姿本嘛!难怪你敢无视我!将邪,你会后悔的!”

    被修罗女这样侵犯,幻夜觉得又害怕又羞耻,可是现在的他根本沒有反抗的力气,连意识也变得渐渐模糊。

    “别碰我……”他慌乱地惊叫着,声音却那么无力。

    “将邪,就让我们在老地方重温旧梦吧……” 修罗女慢慢低下头凑近他的脸!

    “不……”幻夜恐惧的叫声马上被修罗女用嘴唇堵住了!

    她先是在那冰凉而柔软的双唇上,然后把舌头伸入去,贪婪地侵略着他嘴里的所有缝隙!

    幻夜觉得好恶心,胃物翻滚,却呕不出來。用舌头去顶,想把修罗女的舌头推出去。岂料修罗女趁机吸住他的舌头,再用力地一夹!

    幻夜被她夹得舌头都麻掉了。然而,更可怕的事才刚刚开始……

    修罗女狞笑着咬穿了他的舌尖!鲜血即时从嘴角四溢……她贪婪地把幻夜口腔内的液体全部吸干!

    最后,还恶心地用舌头将流溅在他嘴边和脖上的血迹的吃得干干净净。

    舌头短暂的剧痛和麻痹,让他一时叫不半点声音!体无力的挣扎,内心绝望的恐惧,甚至慌乱的眼神中所流露出來的渴望被救赎,都被修罗女看在眼里。

    “你死心吧!这次,沒人能救得了你!”修罗女无地嘲笑着他。

    绝望、堕落、无助、痛苦在加剧侵蚀他的内心,偏偏在这时,他脑海中只有小白的影……

    他多么希望,小白能像平时一样,马上出现,救自己离开这个恶梦般的地方!然而,他的妖力被封,冷秀湖又是一个异次元空间,隔绝了所有心念的传递。无论他内心怎样呼唤,小白都感应不到!

    “小……白……”

    在意识混沌之际,他悲伤地用沙哑而虚弱的声音不断念着小白的名字。

    很小很微弱的求救声,在修罗女耳中听來,犹为刺耳!

    “跟我做的时候,你心里想的还是别人?”修罗女勃然大怒:“我不会把你留给任何人!”她再次用力咬住他的嘴唇,不让他再发出任何声音。

    愤怒的修罗女粗暴地将他上的衣服全部撕开了!

    修罗女自己也利落地脱得光光的,用她自己的体贴在他上如胶似漆地磨來磨去。那光洁细嫩的皮肤感而富有弹,那美妙的触感让修罗女兴奋不已!

    于是她将嘴唇从他唇上移开,转战他体其他部位。锋利的牙切入皮肤,用舌头品尝那渗出來的鲜血的腥甜!再用力地撕扯伤口,让鲜血來得更加奔涌,最后一点不剩地吸干!

    体除了痛,就沒有其他感觉了。孩童时代遭人轮流摧残以及最近被蛛女强來的影,开始吞噬他的灵魂。灵魂仿佛被抽离了,体只剩下一具任人玩弄的空壳!而这副空壳,却深陷泥潭,肮脏得永远都洗不干净……

    每一次,在生死犹关的时刻,小白总会及时出现,拉自己一把。如今看來,这一次,自己是等不到小白出现了……

    想到当小白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已经是一具被人糟蹋得不堪入目的尸体,他觉得好难受。他不想被小白看到那样的自己,也不想小白为自己难过。

    这一刻,他万意俱灰,想痛快地一死了之却成了奢望……

    随着修罗女吸食他的血越來越多,他血中的毒同样在修罗女体内发挥着作用。

    她兴奋忘形,翻一跃骑上去,就像一只猛兽用利爪按住一只虚弱而濒死的小动物。调整姿势,轻易就让那个涨硬的物体进入体内,然后纵地一上一下,贪婪地榨取……

    他紧抿着嘴唇,不想发出任何羞耻的声音,但是那毒药的作用之下,他全痒,而修罗女又疯狂地撕扯他的伤口,贪婪地吸收他的精血,他终于忍不住痛苦地叫了出声。

    他痛苦的叫声对修罗女來说只不过是一种兴奋剂,于是干得更起劲了!

    手腕伤口血已流尽,他虚弱地躺着,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也沒有,眼睁睁看着修罗女在他体上肆虐,只能绝望地乞求着最后的尊严:

    “杀了我……杀了我……”声音断断续续,微弱得几乎快听不到。

    那种求死的声音,非但不能令修罗女产生半点恻忍之心,反而惹怒了修罗女。

    “你真是不识好歹!我是魔界第一美女,不知有多少男人梦寐以求与我相好,甘愿为我奉献一切!难得我唯独钟于你,还对你主动投怀送抱,而你,竟然宁愿死也不愿意与我亲?难道在你心里,我真是那么恶心吗?”

    那双美丽的黑眸,写满了委屈、恐慌,害怕,厌畏、绝望……

    从他抗拒的反应,修罗女知道了答案。

    她的面容已经狰狞地扭曲了,愤怒厉吼:“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今天绝对饶不了你!这就是你辜负我的下场!”

    说摆,动作变得更加放狂猛!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