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观战难秽言污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艾美端坐在死亡之海边某礁石上手中握着钓鱼竿正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浮标的动静

    “艾美大人您今天不去观战收集报了吗”

    呆在艾美旁的跟虫是黑毛妖怪首领黑皮他在想艾美会不会是因为被男神冷落了受到刺激才会做出这种异常的行为

    根据黑毛对自己领导的了解那位艾美大人是从來都不钓鱼的呀因为正常的艾美大人根本不喜欢做耐活儿会闷死的

    “今天那场的两个选手实力相差悬殊不用看都知道结果啦再说无论哪个胜出都不会跟小夜夜碰上的所以根本沒有观战的必要”艾美不以为然地说着眼睛沒有离开过浮标

    艾美又头头是道地说:“听说生活在死亡之海里的石斑魔鱼汁鲜美营养价值高对经常熬夜或大伤初愈的人很有滋补作用”

    黑皮一边听一边点头称赞:“艾美大人学识好渊博呀”

    “我要钓石斑魔鱼亲手炖汤给小夜夜喝到时小夜夜一定会感动得献上香吻”艾美激动地说着眼睛都变成闪闪的红心了

    黑皮一听马上雷倒艾美大人果然还沒有放弃……

    ……

    与此同时角林竞技场里第二轮第二场巴巴拉对羿凤的对决开始了

    羿凤屠杀长风山成千红狐族人的侩子手使用的武器是背上的弓箭和腰间的配剑巴巴拉是个女妖怪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脸上涂脂抹粉显得有些庸俗

    在主持人说了“比赛开始”后巴巴拉仍完全沒有临敌状态还打开折叠小镜子一边对镜自照一边用粉饼给自己补妆搔首弄姿

    那粉底的气味香得浊鼻

    羿凤冷酷的眼睛里升起一股不耐烦的厌恶的杀意用冰冷的声音道:“女人在给自己画殓妆”

    巴巴拉一听美丽的脸孔气得扭曲了回眸间目露凶光地怒笑着:“真是个不解风的男人”说话间粘着厚厚眼睫毛的眼睛弯起妩媚的弧度

    坐得离战场较近的男观众在那香浓的胭脂水粉气味中被巴巴拉的微笑勾引得鬼迷心窃都变得痴痴呆呆

    原來这些化妆品就是巴巴拉的武器当涂在脸上时能对雄发挥作用她上一场就是使用这种招数对付青面兽成功获得晋级

    羿凤冷哼一声剑光一闪

    在极快的时间内拔剑出剑再收剑

    只因一系列动作快得眼都看不见于是他按在剑柄上的手好像根本沒有动过一下

    而巴巴拉仍一动也不动地站在羿凤对面妩媚地笑着

    在所有观众都看不懂现场发生了什么事之际巴巴拉的人头突然从躯上滚落

    断头处鲜血向上喷形成一股十米高的血泉当血喷完后那躯才滞后地向后倒下

    “1、2、3……”米兰开始赫赫业业地开始计数

    “哼还有计数的必要吗”羿凤冷笑一声

    因为巴巴拉已经人头落地当场死亡

    被羿凤的话吓得起了一鸡皮疙瘩的米兰心里汗了一下:说到底巴巴拉是个妖怪说不定会突然复活过來吧

    “13、14、15……”计时结束断头巴巴拉沒有发生奇迹

    “羿凤选手胜出”

    米兰心寒地宣布了这场豪无悬念的比赛结果

    羿凤每场都是第一击就取胜啊上一场直接把对手白恶的手臂整齐地切掉了因为白恶当场痛晕了输掉了比赛才逃过了一命似乎这个叫做羿凤的家伙对女人下手更加无

    在第三场比赛开始之前先进行简单的战事回顾魔界武术大赛第二轮八进四的安排为:

    第一场:13号吉布16号幻夜

    第二场:6号巴巴拉8号羿凤

    第三场:9号地王丸12号修罗女

    第四场:1号鬼王3号影武

    目前为止第一场和第二场比试分别在大赛开幕的第八天的上午和下午结束了胜出者分别是幻夜和羿凤

    而在第九上午轮到第三场比赛地王丸对修罗女

    当幻夜走在从酒店通往角林竞技场的地下隧道时不少妖怪投以鄙夷、诅怨和嘲笑的目光在背后议论纷纷:

    “那个罪恶之子还有脸到处跑”

    “大概是去观战吧”

    “第三场胜出的选手在下一轮要跟他对战的呢”

    “他是來提前看看自己下一场要死在哪个人手里吧哈哈哈”

    ……

    跟在幻夜后的白狐气得咬牙切齿正想发作准备把这一票无礼地家伙全部吞入肚子里当作早餐就听到主人淡定的语话

    “小白随便他们怎么说不用理会”

    幻夜眼角都沒有望那些妖怪一眼脸上平静得很一点儿也不在乎那些言论只是以不慌不忙的速度径直地向前走着

    见主人如此说白狐只有忍下心头的怒火不动声色地跟在主人后面

    也有一些胆小怕事的弱小妖怪因为见识了幻夜真正的力量之后对幻夜非常惧怕远远见到这一主一仆大驾就闪闪缩缩地退到黑暗的角落处避让了

    由于吸了龙血又将妖力恢复至一成今天早上起來时伤势已经全愈了而龙血的效力持久所以今天不用吊幽王赫的特制血袋于是幻夜才能出來观战

    此时他再次把妖力隐藏只用百分之一來维持对于应付非战斗的状态这已卓卓有余

    抛头露面就必会招來恶意舆论但幻夜还是决定去看地王丸和修罗女的比试不只是因为这场比赛的胜出者是自己下一轮的对手还因为对决的选手之一是修罗女

    潜入他梦境与他相会的修罗女是自己第一世将邪的恋人因为自己不认得她对她沒感觉扬言要以死殉來着

    这样危言耸听的桎梏令幻夜不得不去特别关注这场赛事

    虽然不能接受修罗女的但好歹自己的第一世与她有着纠缠不清的羁绊总不能对她的痛苦坐视不理冷眼旁观着她去自寻短见

    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一路上沉默不语的幻夜脑里挥之不去的是修罗女幽怨的影……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