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秀恩爱卿卿我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幻夜完全沒想到邪恶的小白此时内心的激动只是稍微觉得好一点突然想起昨天的事便费力地说:“小白你不要生气……其实我送给艾美的是……”

    他想说那是幽王赫叮嘱用來换幽灵草的而幽灵草是用來救小白的

    他的话还沒说完就被小白打断了

    “主人你不用解释小白不介意”小白温柔地安慰

    “谢谢……”幻夜开心地笑了笑虚弱地把脸埋在小白怀中

    曾几何时他认为即使小白不在他一个人也沒关系

    可是当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时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生命的彩色只剩下來自黑暗过去的无限血腥萦绕着他

    孤一人走在黑暗的路上这种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他好害怕永远也见不到小白然后自己就孤伶伶的死在这个战场上……

    好在小白回來了黑暗的世界一瞬间又变光明好像所有的幸福都回來了即使面对再痛苦的事也不再觉得孤独、迷茫、难受

    于是那些不眠不休的牵挂浴血奋战的心俱伤在温暖安全的包围中都渐渐模糊了

    “小白我好害怕……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幻夜小声地喃着委屈的语气中尽是楚楚可怜的恳求

    天啊小夜夜你终于肯开口低声下气地求自己不要走了呀

    这句话瞬间让小白的血槽爆满

    “主人放心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会死皮赖脸地粘着你呢这辈子你都逃不掉了” 小白揽着他心的主人脸上的表包到不行

    小白的回应让幻夜觉得很温暖他偎在小白怀中不再说话眼角凝泪

    “主人不要害怕……小白一如既往地守护着主人不会再让主人受半点伤害和委屈”小白柔声柔气地说着

    他那知这番话一出却令怀中人猛地怔了一下那瘦削的脊背是如此单薄背负的过去和担子是如此沉重犹在微微颤抖着

    主人又在哭了却忍着不哼声

    只有在自己面前一向冷淡待世的主人才会像个哭包……

    小白不由得更加怜惜趁机将手伸到幻夜的后背温柔地抚拍着表却得瑟得很这个动作本來是幻夜抚白狐的标准动作小白居然学得惟妙惟肖

    现在的小白对自己的魅力有十足的信心了

    如果主人对自己都沒感觉那么更不可能对那个变态死神艾美有感觉艾美绝对是自作多自己一气之下出走主人就伤心着急成这样还不足够证明主人是着自己吗

    小白心里某种程度还有点多谢艾美

    如果不是艾美出现小白还摸不清主人的心思呢现在自己跟主人的感又更进一步都暧昧成这样了虽然主人本还沒察觉但是只要假以时主人一定能完全接受自己包括那个……哈哈哈

    速则不达一定要沉得住气微妙地处理与主人的关系这样才能彻底占有心的小夜夜

    某只邪恶的宠物在美美地狂想着都猥琐到流口水了实在不堪直视

    小白的体又高大又温暖被小白这样紧紧搂着心疲累虚脱得发冷的幻夜觉得又舒服又有安全感竟然沉沉睡着了

    “主人你真能睡貌似睡眠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还多啊”小白虽然这样唠叨着还是毫无怨言的

    主人真的好累了让他好好睡睡尽快恢复体力吧因为接下來的比赛更加残酷凶险啊

    他把自家睡得像猪一样的主人稳稳地横抱起來从战场上往下走

    这是一个美得难以用言语來形容的画面……

    所有人都看得怦然心跳

    标准的公主抱小白驾轻就熟动作看上去已经自然到不行仿佛与生俱來就是为了天天抱着主人而诞生的协调感

    幻夜的段比女人更加柔弱无骨更加上那张美得空灵而妖孽的脸与高大英俊仙风飘飘的小白是互影生辉壁人一对

    于是乎他即使衣服破烂满的血污就这样一动也不动地静静躺在小白怀中也是丰姿绰约千百媚风流不可一世的啊

    壮观雄伟的格林竞技场此时人潮已退大半空的古老建筑略显颓废

    小白超然物外地全心全意抱着沉沉睡去的主人华丽在走在这样的背景之中好比末之下那一曲气回肠而有点苍凉的千年主仆恋

    小白完全把整个竞技场的人当成透明虽然散场了现场还有成千上万未來得及离场的观众啊

    “我怎么觉得他们看上去更像一对久别重逢、生死患难的侣”

    看着昏迷不醒被小白抱着的幻夜武弥生汗了汗开玩笑道:“这下子连定信物都送了呀小夜夜打死我都不相信你们之间只是纯洁的主仆

    “我居然输给了一只宠物……唔唔唔……”雷曼莎哭无泪**的梦想幻灭了

    受到的打击最大的是艾美他觉得脑后有阵凉凉的西北风呼呼吹过飘落几片枯叶……

    “小夜夜我陪了你一整夜在海边捞石头然后你不顾明早还要比赛通宵达旦地忙碌就是为了做这个玩儿送给那疯子般的神龙小白啊”艾美碎碎念唠着眼神里全是怨念伤心绝泪奔了

    “艾美大人等等俺啊……”忠心的黑皮追了过去

    早就有所怀疑的幽王赫脸有难色地沉默不语那两人在高山寒宵相拥互睡的画面又无耻地在她脑在循环播放

    这个发展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幽王赫心里巨汗:幻夜这孩子从小的经历太可怜了小白龙乘虚而入啊不过在一个小孩上发生那些多不堪的事正常女人想走进他的心里也很难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小白的企图几乎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唯一让幽王赫心存疑惑的是小白对主人的企图到底是从跟随木蔚來那时开始的还是遇到幻夜后产生的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