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白玉狐千金难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幻夜恢复本來的样子后,角林竞技场上杀气的锢解除了。

    见识了幻夜的可怕力量后,那些妖魔鬼怪现在不敢随便喝倒彩。但由此产生了两极分化,有些妖怪更加仇恨幻夜,有些甚至有个别崇尚力量的妖怪,开始崇拜幻夜。由最初的深恶痛绝的罪恶之子,变成偶像般的存在。由于第二轮比赛巴巴拉对羿凤按排在下午,惊魂未定的妖怪们陆续退场。

    见幻夜全都是血,扶着幻夜往战场外走的小白关切地问着:“主人,我们回酒店休息。你还能走吗?”

    “我已经不碍事了。”幻夜勉强地笑了笑,眉头也不皱一下,就直接将插在上的暗器拔了出來扔掉。

    他艰难走了两步,虽然摇摇晃晃的,总算沒在倒下來。

    小白看得又一次心痛了。当一个人已经不在乎上的伤痛,那只能证明这个人在过去,受到的伤痛比现在要大得多,所以才会如此麻木。

    其实,幻夜被吉布带毒的暗器中,又被炸得浑是伤,本來是连站都站不稳的。在无意识之下吸食了吉布的血后,症状虽然能得到缓解,但是仍是重伤的状态。

    关键是,幻夜刚才吸了小白的血。神龙之血,一滴都足以令凡人长生不老,功力大增,更何况是那个量?

    所以,在神龙之血的作用之下,幻夜的上的内伤和外伤,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他的伤口表面已经愈合了,衣服上的血迹是之前由伤口渗出來沾染的,现在都干了。

    小白还是小心翼翼地挽扶着幻夜的手臂。这小白,吃一垫,长一智,现在表现得更加殷勤起來。

    还有两场战役,这个漫长而黑暗的武术大赛就会结束!

    小白心里想着,等到这大赛结束了,就可以回去人间界。到时,主人喜欢过什么样的平凡子都沒所谓,主人平平安安,才是王道啊!

    “小白,你的伤要紧吗?”幻夜看着小白肩膀上那个被自己咬得血模糊的伤口,眼眶又湿润了,内疚地说:“小白,对不起……你只顾着我,明明你伤得更重……”

    “嘿,主人,这只是皮外伤好不好?”小白暗运灵力,肩膀上的伤口瞬间复原了!

    小白得意地把肩膀在幻夜面前秀了秀,笑道:“看吧!一下子就能好的呀!”

    见到主人如此紧张自己,小白心里正乐着呢!若不是见主人心俱伤,不忍心让主人难过太久,腹黑小白定会装伤装可怜,好在主人面前多撒一会的。

    见小白真的沒事,幻夜的表才放松下來,然后突然眼眸亮了一下,好像想起什么,伸手到衣袋里掏东西。

    “小白,我做了样东西给你……一直以來,承蒙你照顾非常感激,这是一点心意。” 幻夜腼腆地说着,将一块白色的玉石塞入小白手中。

    第一次这么正式送东西给别人,他有点紧张和不好意思。

    主人真的送礼物给自己?不是做梦吧?

    “哇!”愕了半天的小白突然反应过來,欣喜若狂,一时激动得连话都忘了说,瞪大水汪汪的金眼睛,端祥着手里的礼物!

    是一只用白色玉石雕成的小白狐!雕琢精湛,栩栩如生。小白狐笑眯眯的伸出小爪作招手状,看上去可极了!形神俱像狐形的小白。

    因为幻夜一直把白玉狐藏在上,而他受伤流的血都沾在上面了。小白用袖子擦了擦,却刷不掉血迹。

    那血丝好像有生命般,渗入了白玉狐里。在光的照耀之下,玉石中那抹灵动的眩红色在缓慢地流动,看上去又神秘又美妙。经幻夜的血“开光”,这白玉狐竟然有了灵气!

    小白如获至宝,高兴得蹦蹦跳:“小白好喜欢!”

    试问,如果沒有体贴入微的了解,怎能做得出这个东西?小白从那雕工的一刀一刻中,都感受到主人对自己深切的意呀!

    这样花心思的礼物,比起艾美得到的那些庸俗的玩意儿,不知要珍贵多少!

    “你喜欢就好。”见小白喜欢,幻夜也很欣慰。

    “主人,真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呀!”小白啧啧地赞叹。

    幻夜汗了一下,唧咻道:“制作这个东西还不是被你迫出來的!不知哪个小气鬼因为从來沒有收过我送的礼物,就发脾气出走的?”

    “小白哪有这么小气呀!”小白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幻夜沒好气地轻哼一声:“还说不小气!你昨夜跑那去了?”

    “这……”小白红着脸吱吱唔唔。难道要跟主人说,自己去喝闷酒不小心喝醉了在酒吧睡了一整晚咩?这么丢人现眼的事,一定不能让主人知道!

    “说不出來吧!果然是存心气我的……”幻夜笑得有点凄楚。小白果然不了解自己,也不信任自己。不过,小白会生气,会这样报复自己,不正是他太在乎自己吗?这是该难过还是该开心?

    “主人!不是你想的那样……”小白抓狂,主人一定是往糟糕的那个方向想了!于是小白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出來:“主人,我跟臭蝙蝠是不小心喝醉了,才耽误了时间……”

    幻夜半信半疑地盯着小白。

    面对主人审视的目光,机灵的小白马上转移话題:

    “主人,你得感激小白开发你的潜能了!我原以为,你的特长只有吃和睡!现在小白对主人的才华刮目相看了。”

    幻夜瞟了得意忘形的小白一眼,怒嗔:“特长只有吃和睡?你把我当作是猪啊!”

    小白得了便宜还卖乖,捂住狐嘴,贼贼地笑道:“主人本來就像猪一样蠢得让人无法直视啊!”

    “岂有此理,竟敢这样说我!看我拍死你……”然后,被小白惹怒的幻夜就举起手板拍小白的脑袋。

    “主人,你不能虐待濒临绝种的神级动物!”小白举手护着头。

    “呃……”挥动的肩膀传出一阵锥心的刺痛,幻夜痛得脸都青了。原因是,肩膀上有伤。表皮虽然愈合了,里面被暗器刺伤的肌还沒愈合,一时激动的打闹完全忘了自己的伤沒好!这么个剧烈动作,还不把伤口扯裂了!

    于是,暗红色的鲜血又从左肩上衣服里渗涌出來,在原來干涸了的血迹处绽放出一朵血花。

    “主人!”

    眼见幻夜痛得连到嘴边的话都说不出來,小白才知道又玩大了,马上收起笑意,一面的紧张,伸出右手臂弯过幻夜的腰,轻轻往回一拉,就将他揽入怀中。左手轻轻按在那伤口上,注入一点灵力。

    片刻,血止住了。

    小白不敢用灵力将主人的伤彻底治愈。因为,幽王赫反复警惕,这样做会损害主人的自愈能力。所以,仅令血止住了就收手。

    “看來真的不能随便虐待宠物,这么快就有报应啦!”

    “你知道就好啦!以后要善待小白呀!”

    “嗯……”幻夜一脸倦容地应了一声,遂把脸无力地枕在小白右肩上,额头上冷汗涔涔。

    幻夜经过了激烈的战斗,受重伤,大量失血,体又被强行时光倒流回到小孩,他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和精力。所以当战斗结束,小白又回到他边后,他精神一放松,体正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衰弱,刚方吸收的龙血仿佛在一瞬间都耗尽了。

    “好冷……”他轻喃了一声。他不但觉得很冷,很累,还浑使不出力气。

    小白马上紧着地交着双臂将幻夜搂住,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着那个开始变得冰冷体。

    被小白这样拥抱着,幻夜觉得既舒服又安全可靠,不知不觉就把脸埋入小白的膛里。

    小白心里暗爽。真是超喜欢主人依赖于自己的这种感觉的!这么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主人,好想一直就这样抱着啊!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