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道往昔血迹斑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矮瓜先生凑到麦克风前亮了亮桑子道:“大家稍安无燥现在站在战场上的那个小孩的确是幻夜选手本人所以这场比试毫无疑问是幻夜选手获胜”

    专家点评完之后巨型显示屏上代表吉布选手的那盏灯熄灭了而幻夜却晋及了

    然而观众依然不买单哄声四起

    鬼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矮瓜先生旁边他优雅地把麦克风拿起來温文尔雅地说着:“看來这位评论员很不称职喔只道出了结论却不说原因大家是无法心服口服呢这样吧由我來解开大家心中的疑团”

    “你不要乱说” 矮瓜先生警告鬼王却沒有行动上的阻止

    鬼王冷冷笑了笑道:“我只想把你不方便说的话说出來而已”

    矮瓜先生汗了汗言又止

    鬼王面朝观众悠然地说着:“站在台上的的确就是大家想千刀万剐的罪恶之子幻夜那只不过是他本來的面目告诉大家一个不得了的秘密这个罪恶之子是红菱亵渎魔君生下來的私生子因为生來就是带罪之所以一出生就被纳丽塔女王用勾魂锁囚于暗无天的牢笼中”

    全场再次一片哗然

    “该死的鬼王把那些陈年旧帐翻出來干嘛”武弥生气得咬牙切齿都是上一代的恩怨了跟阿夜一点关系都沒有

    “这孩子一出生就被囚”幽王赫皱了皱柳眉心里很难受平时见那孩子淡恬、平静而和善眼神清亮一点儿也看不出童年遭到如此虐待留有任何影是真的不在意还是极力掩饰的强颜欢笑

    难怪自己在他上施加如沉重的锁链般的咒文他不以为然的样子原來……从小就习惯了想到这里幽王赫心痛不已后愧在每一次遇到那孩子时沒有好好对待他

    眼看战场上那孩子脚上的铁镣的确不是平凡之物不由得重新打量着站在边的纳丽塔

    纳丽塔沒有表态只是冷静地沉默着

    “本來一个带罪的妖怪被囚也是沒什么稀奇可千载难逢的是这个小孩同时拥有狐神、吸血鬼王族和恶魔三大血统不但与成俱來就有嗜血的可怕力量他的血对于吸血鬼同类來说还是一种增强功力的神奇灵丹妙药于是我们曾经的女王大人聪明地做了一个不得了的决定”鬼王魔多用不快不慢的语速悠然说着眼神不经就望向纳丽塔那边

    角林竞技场再次寂静下來大家都被鬼王揭露的那心惊胆战的真相吸引了竖起耳朵聆听一时都忘了去起哄

    鬼王声音越说越吭响:“那时候魔界境内有不少反对纳丽塔统治的叛乱者这些叛乱者被拿下后通常马上处以死刑而负责对这些叛乱者执行死刑的就是幻夜沒有任务时纳丽塔把幻夜锁在牢笼里要杀人时纳丽塔就会先把幻夜上的血吸光再把自己的血注入去以控制其神志然后陷入疯狂的幻夜就会按照纳丽塔的指示把那些人的咽喉咬断把那些人的血液吸干所以五岁以前的幻夜只不过是纳丽塔用纯血饲养在牢笼中的侩子手”

    纳丽塔女王的侩子手……

    这只是传说中的因为见过那个侩子手真面目的人除了纳丽塔之外都死光光了

    现在又是一片哗然!

    鬼王饶有兴致地看着现场的反应继续那惊世骇俗的言论:

    “体先生不足再加上被纳丽塔长期吸血到了五岁的时候那个小杂种已经变得虚弱不堪了于是这个沒有利用价值的杀人工具就被纳丽塔女王遗弃在矿场任人**甚至被当作泄工具不久再次失控的幻夜血洗矿场酿造了大惨剧纳丽塔和理事会都对这个无法控制的恶魔非常畏惧于是以罪恶之子之名将他流放到人间界”

    “纳丽塔女王美丽动人容颜永驻法力无边都多亏了从魔君和罪恶之子上吸收了足够多的魔血呀关于罪恶之子的故事终于说完了相当精彩吧”鬼王戏虐地望着战场上变成了小孩子、神智不清、杀气腾腾的的幻夜把麦克风交回给矮瓜先生就恻恻地笑着转扬长而去

    “第二轮第一场比赛结束了观众可以先退场……”主持人米兰流着泪战赫赫地说着

    虽说比赛结束了但是幻夜选手还沒有恢复正常啊那可怕的杀气和妖力笼罩着整个角林竞技场弱小的妖怪都快压抑得窒息了强点的也难受得无法动弹只有像鬼王及其部属、地王丸、修罗女这一级别的妖怪才可自由全而退啊

    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的观众现在想走也走不了

    “莉莉安你真的吸食阿夜的血后又把他当成杀人工具”武弥生悲痛地望着纳丽塔心都碎了他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他不惜命也要保护的一见钟的女神竞然是丧心病狂地残忍虐待自己最重要的朋友整整七年的女魔头

    纳丽塔冷冷地笑了笑:“鬼王说的都是事实我倒沒觉得这有什么不妥难道你们不知道幻夜的天先不足如果他不是吸食了成千上万妖怪的鲜血以他那个虚弱的体你们觉得他能活过得五岁我吸他的血只不过是唤醒他为吸血鬼的本能那孩子是宁愿饿死也不会袭击别人的”

    纳丽塔顿了顿扫视了听得目瞠口呆的幽王赫一眼道:“而你只不过是找到了一个不杀生却能延续他生命的方法”是指幽王赫给幻夜注克隆木蔚來血液样品的魔血

    幽王赫惊讶不安地望着纳丽塔纳丽塔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的

    “如果沒有我幻夜早就死了你们这些人连认识他的机会也沒有”纳丽塔毫无罪恶感地说着“说到底即使出生再卑可耻幻夜都是我吸血鬼王族的血脉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亲的姨甥孙子活活饿死而无动于衷呢我让幻夜杀死的妖怪都是犯了死罪的反正都得处死不如成为幻夜的食物”

    “不管你怎么解释你这样做太过分了阿夜好可怜”武弥生呜呜地大哭起來

    武弥生想起这段子以來从跟幻夜相识对自己的冷淡到成为朋友默契的吐槽到出生入死武弥生处处无不感觉到幻夜不言于表面却暗暗自于行动的对自己、对其他伙伴甚至对其他生灵的照顾与关

    无论遇到什么灾难总能淡然笑之巧妙化解的幻夜原來背负的过去是如此沉重原來那平淡定的笑容和清亮的眼眸底下埋葬了不堪回首的血和泪

    原來所有安于平凡生活的淡然全是因为那个绝望黑暗的过去足以令他的灵魂窒息所以小小的平凡都会令他快乐着却是一种奢侈满足

    雷曼莎听得泪流满面她终于明白那天在循环死城为什么幻夜把自己变成吸血鬼后表会那么悲伤……

    幽王赫虽然心里同样难受但她明白的确是纳丽塔救了幻夜她比谁都了解幻夜的体状况为吸血鬼患有那么严重的先天不足如果不吸血一定会死

    同时幽王赫也明白纳丽塔的苦衷

    魔界有魔界的法律红菱的无耻行为使幻夜生來就是带罪之本來幻夜是要被处死的纳丽塔已经换了一个惩罚方式让幻夜有命活下來

    但是七年的囚虐待光是想想都让人心寒常人都无法承受更何况是一个小孩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