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战场外梦醒时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被幻夜这样盯着,吉布浑不自在,终于笑不出來了,额上全是冷汗。因为他在这种冰冷的眼神中,读到了一种极度的愤怒、不屑!然而,依旧沒有半分的杀气。

    这种眼神有两种解读:其一,即使不取吉布的命,仍有十足的把握致胜。其二,即使被人欺骗,被人伤害,仍不打算将对方置之死地。

    无论何种解读,都必须建立于强大的力量的基础上。

    此时的幻夜的确伤得不轻,他却能在沒有解除封印的状态,有把握不取吉布的命取胜。要知道,制服一只妖怪取胜比起杀死一只妖怪取胜难度要大得多!这就是两人实力的差距。

    狡滑的吉布怎能看不出端倪!

    吉布冷汗涔涔道:“你真的好可怕!即使心不在焉仍能避开致命的攻击!即使受了重伤,连站都站不稳,仍冷静地思考着取胜的对策。此时为了击毙你而接近你,对我來说还是相当危险的。看來我要用秘密武器了……”

    于是,吉布小心翼翼地迅速往后退,手却伸入怀中取出一个鸡蛋大的黑色弹丸,然后用力向幻夜砸过去……

    由于双腿受了重创,连移动的力气也沒有,根本來不及躲闪那个黑色的炸弹!

    “砰!”的一声巨响,炸弹正面击中幻夜,然后引发爆炸。产生的大量浓黑烟雾将半个战场都笼罩在里面。滚滚的浓雾中充满焦腥的气味,看不到幻夜的影,不知是死是活!

    “阿夜!……”艾美、武弥生、幽王赫和雷曼莎惊惶地在滚滚的浓烟中搜索着幻夜的影,却一无所获!

    而此时,整个角林竞技场沸腾起來,妖魔鬼怪都在幸灾乐祸地欢呼:“太好了!罪恶之子被炸得粉碎骨了!”

    ……

    双月岛酒吧。

    趴在吧台上的小白睁开沉重的眼皮。人形的小d倒在旁边打着呼噜,一脸的红色酒气。

    就在昨天,吃醋的小白发气出走,最佳损友小d拉了他去酒吧借酒消愁。

    一进门,那狂燥的小白劈头就吼:“给老子上最好最烈的酒!”

    想想小白视主人为唯一,跟随主人出生入死,夜夜不眠不休的守护,主人一点表示也沒有也就算了,却随手就送了一打稀世奇珍给一个萍水相逢却处处表现出对主人有企图的怪家伙,小白能不吃醋吗?

    这种况大概是因生的恨。

    于是,一时想不开的小白就短路了,活了千把岁,平生第一次步入叫做“酒吧”的地方。

    自视酒量无边的小白,酒精当白开水喝沒问題,也沒把魔界的酒放在眼内。

    沒想到,服务员给他上的酒叫做千年醉,跟异界尼卢奥或人间界的酒完全不一样。

    据说,凡间烈酒一万杯,等于魔界一滴千年醉。喝一杯,烦恼尽消,飘飘然;喝两杯快乐似神仙;喝三杯可与周公结成千年酒友。从來沒有妖魔鬼怪能喝得过五杯。而心高气傲、心烦意乱的小白,跟小d一人來了一壶,像灌白开水似的,一口气喝入肚子里。

    小d这叫做舍命陪损友。只能靠吸食幻夜的血充饥的吸血小蝙蝠那能随便喝一大壶魔界第一烈酒?这货一向以为头脑很灵光,这回终于栽跟头了。

    于是乎一白一黑两只还沒喝毕,马上醉翘翘,“咕咚咕咚”两声后,便趴倒在吧台烂醉不醒。

    饮下这个份量,只睡了一天就能清醒过來的小白,已经堪称魔界奇迹!

    酒店的服务员和顾客都以惊讶的目光看着小白,好像看到怪物似的。

    “呃!竟然喝醉了!老子睡了多久?”小白用力甩了甩被酒精麻醉得赤痛的脑袋,唧唧咕咕地问对面正在抹着高脚玻璃杯的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马上礼貌地职业式微笑:“这位客人,您已经在这里睡了整整一一夜!”

    “不会吧……”小白的表由宿醉未醒的迷懵状变成惊悚状!是被闪电劈中的那种瞬间全通电而毛毛倒竖般的刺激。

    “第二轮第一场比赛……开始了吗?”小白抓了抓有点蓬乱的头发惊慌地吼着问。他问的是幻夜对吉布的那场赛事。

    “一个小时前已经开始了。”女服务员依然职业式微笑着。

    “坏事了!主人不知怎样了!”小白再次觉得晴天霹雳,马上拉着小d的衣领将他揪起來,手起掌落,左右左右地狂扇小d的脸:“臭蝙蝠,快醒醒!”

    “笨狗……发什么疯……”小d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又呼呼大睡。

    “你就醉死算了……”抓狂的小白不管小d是醒是睡,揪着小d的衣领把他整个拎着,就飞了出酒吧。

    自从在木秀被主人唤醒,小白是第一次离开主人超过24小时啊!

    虽然因主人随便送贵重东西给一个不男不女的怪家伙而吃醋,虽然恼怒那个怪家伙借題发挥,虽然有点恨主人对世间万物无差别地关,但是无论主人做了什么,小白依然着主人!比谁都担心着主人的安危!

    “主人,无论发生什么事,小白都会在你边支持你呢!所以,小白希望主人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勇往直前。”

    小白不会忘记,在來双月岛的路上,自己为了鼓励绪低落的主人而信誓旦旦的承诺。

    如今,在生死犹关的时刻,自己因为小事对主人弃之不顾,实在太不义气啊!

    而且,小白了解自己的主人,无论表多么冷淡,温柔的内心是炽而多愁善感的。这段生死与共、血雨腥风的子,早就建立了相互依赖的亲密关系。

    主人为了救自己被纳丽塔吸光了血!

    主人用自己的体挡在自己面前承受了鬼王穿而过的一掌!

    主人怎么可能不在乎自己?怎么可能对自己的离去无动于衷?然而那善良的主人从不曾想约束自己,甚至不想自己看着他受难,因此自己若要离开,主人绝对不会挽留,只会抑郁在心默默悲伤流泪。

    过去一以來,沒有使用妖力召唤小白回去就是证明。

    一想到那个人在茫茫人海中怅然地寻找着自己的影,最终失落而孤独地迈去战场,小白就觉得特别心痛!

    “主人,你千万不要出事!小白现在马上回到你边!”在狂飙赶去格林竞技场的路上,小白噙着酸苦的眼泪。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