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旧宿怨在劫难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幻夜做了一个恶梦:小时候失控狂大发矿场屠杀魔界同胞和红狐族被灭族屠杀的景象重叠在一起画面中只有肢离破碎的尸体和血染世界的腥红色……

    突然感应到有一股可怕的杀气在迅速近他从梦中惊醒一的冷汗很熟悉的杀气好像在那里曾经对峙过对跟在木秀那时鬼王魔多上的杀气是一样的

    低头一望白狐还蜷伏在自己膝边沉睡四野寂静连夜虫都不敢鸣唱

    看來鬼王是等不及两个月的武术大赛现在就來取自己命那也好幻夜悲痛于红狐族人的无辜惨死也渴望着与鬼王早來个了决

    明显感觉到鬼王的杀气越來越近幻夜迅速下了暗念心诀刚解除了妖力的封印和手脚上的咒纹就听到外面“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小d被击落的声音

    还沒等幻夜來得及冲出去救小d鬼王魔多的影已经如鬼魅般闪入來气定神闲、稳如泰山地站在他面前

    “本來我想在武术大赛那天等着你出现不过我实在是个心急的人听说你三三夜的奏琴渡魂伤了心神担心体弱多病的你卧不起所以特地來探望鼓励”

    当然如果幻夜拒绝出赛鬼王就有理由把幻夜立即杀死

    鬼王魔多的脸上还沐浴着一种得意的风霞光比起在木秀那时他明显更加容光焕发了

    这是吸收了吸血鬼女王纳丽塔之血后的滋补效果恢复功力所必须的药引:生灵的精魄、神龙的血、吸血鬼的血和恶魔的心脏四种鬼王已得其三现在只差恶魔的心脏

    “你來得正好省得我去找你红狐族的仇今我要跟你算清”幻夜愤怒地盯着鬼王一点儿也不惧怕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更像一头被入绝迹的猛兽随时都会用锋利的獠牙撕裂敌人的

    鬼王魔多凝望了他一眼优雅地笑了笑:“不错比起木秀那时有点进步了”

    木秀那时在鬼王魔多强大的气场之下虚弱的幻夜甚至被压迫得体纹丝不能动这段时间里他虽然反复地受伤但是幽王赫那种压制他妖力的偏门办法的确使他在短时间内无论精神和体都得到相当的磨炼同时他又吸收了纳丽塔女王和他父亲的魔血妖力大大地提升所以尽管他精神和体疲累不堪但能感应到鬼王的接近并提前解除妖力封印

    最可怕的是幻夜居然能凭着琴音将死魂渡入冥界这不是普通吸血鬼或者恶魔所能拥有的能力

    目光锐利的鬼王一眼就看出了幻夜的成长他脸上笑得淡定是装的心里却在暗惊

    虽然现在的幻夜仍不足以威胁到他但是照这个速度成长下去迟早会成长他称霸魔界的心腹大患一时之间鬼王起了杀念

    要求幻夜参加武术大赛只是魔界理事会的意思这是鬼王作为特级罪犯份可获得参赛资格的交换条件因为沒有通过正式的武术大赛将女王击败魔界是不会承认他为新的王鬼王估计那帮老家伙是为了平衡多方的势力而且主要是针对自己來着但鬼王等不及武术大赛他要把这棵小树苗在长成参天大树之前铲除掉

    “哼我这点进步还不是你出來的从一开始你就应该直接來找我何必大费周章派些小妖怪偷袭还血洗长风山捉走我母亲这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过节何必连累双方的人枉死”幻夜俊白的脸上依然难掩怒容

    幻夜越是愤怒鬼王魔多就笑得越得意:“小杂种我岂是你所想的不堪我是个以德报怨的人呢你三番四次坏我的大事我还帮你惩治对你恩将仇报的红狐你非但不感激我还怪罪于我真是让我心寒啊你想想那红狐六十多年前不是为你父亲所拯救早就灭绝了数月前若不是你用伏羲琴把我的宝贝孩子都吓跑了他们的精魄早就成了我的食物就是说红狐族是注定要灭亡的你何必要纠结于这个不可扭转的事实”

    幻夜怒得一言不发突然以掌为刀一掌向鬼王魔多的心脏戳去吸血鬼的指甲特别锋利是吹毛断发的利器如果他愿意的话 可以轻易剐出一个人的心脏当然他一般不会这样做除非他已经对那个人愤怒和憎恨到了极点

    鬼王魔多只是轻轻侧闪就避开了幻夜见一击不中沒有迟疑退缩掌风密不透风地攻过去双掌齐出那动作轻灵敏捷、快准冷狠招招是杀着跟他平时纤弱的病态大不相同他很少展示拳脚功夫因为他从來就反对以暴制暴但是红狐族被屠杀的惨剧让他无法像平时那样冷静下來思考问題

    鬼王魔多的体总是以最少的幅度轻轻移动就轻易避开了幻夜的连环攻击最后鬼王魔多有些不耐奈了轻蔑地笑了笑:“你就这点能耐吗”言罢突然以快得眼睛看不见的速度伸出右手向幻夜心脏处戳去他的动作很简单跟幻夜的招式有点像不过速度不是一个级别的

    所有的动作都在这一瞬间停止了

    “我把你的心脏掏出來还能让你滴血不流呢你信不信”鬼王魔多的手空灵地插入幻夜的体紧紧抓住了他的心脏

    心脏被鬼王勒住幻夜痛得窒息有种触电的感觉麻痹了的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他双手抓着鬼王的手握想把那只魔爪从体里拉出來但连手指头都使不出一丝力气

    “我啊生平最讨厌的两大物种便是红狐和吸血鬼而你居然是这两种东西的后代你说我对你有多厌恶呢有时我真是连杀你都嫌弄脏自己的手可是你一次又一次的让我恼怒都让我变得迫不及待起來”

    看到幻夜被自己钳制得手无缚鸡之力鬼王啧啧地轻叹着:“说起來你父亲是个恶魔那么你也拥有一半恶魔血统真是名符其实的小杂种啊我想用你的心脏作药引也是可以的就是嫌弱了点似乎还有严重的先天不足呢”

    随着鬼王的手指加大力度心脏的供血被隔断冠脉被挤压得快破裂他的脸已经青得发紫可是他的眼睛就在这时却转变成混血吸血鬼特有的那种金色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