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吹灰烬长曲送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狐人风俗死后火葬

    劫后余生的狐人在幻夜的带领下将遍布在蔓山遍野的尸体堆放在一起

    于是那成千上万具尸体堆积在熊熊的烈火中燃烧着冲天的火光把天空的一角映照出一种不寻常的红霞就像漫天星星飘离的冤魂满鲜血地在天空徘徊如泣似诉地悲吼着他们的愤怒、恐惧和不安

    在燃尽生命的火海前幻夜盘膝坐了下來灼的火舌薰得他那张青白的脸都抹上了一层病态的潮红凶猛的风吹得他那单薄的衣裳冽冽作响

    然而他却笔直地着那瘦削的腰缓缓伸出双手双掌间灵光在凝聚光影璀璨之时一只黑木素雅的古琴便凝形聚质而來

    纤白瘦削的十指一划一串悲怆的琴音在火光冲天的天地间撩动五根细弦仿佛有生命般在悲伤地颤泣着鸣唱着一曲优美悲伤的绝响……

    不成调的曲子所有旋律只是随感由内心所发时而宛转凄凉如泣似泪感同受于惨死之人体被撕烈之痛;时而深沉忧郁时而温和柔如寒风吹暖

    那些飘散的伶仃的游魂听到悲伤而温暖的曲子仿佛找到了所归之路灰灰茫茫地被渡入那个死之所归的世界却仍屡为回头闪闪的火花在回旋着飘扬对世界和葬送之人依依不舍……

    于是悲宛凄绝的琴声中被灌注了更多的内疚和决别风声凛冽火光无弹琴之人的手却沒有一丝一毫的犹豫那是一条生离死别的悲伤的路那是一条非走不可的归属之路如果迷失了将会成为孤魂野鬼从此失去心智只剩下残念麻木地飘于天地间

    幻夜不忍那些冤死的狐人沦落如厮在每拔动每一根琴弦他倾注着是他生命之灵力

    这就是悲壮的葬魂曲……

    在远远看着的静秋和至冬心灵有小小地颤动了一下他们认得那是叶神留传下來的伏羲琴只有至善的灵魂方可用那琴弹出美妙的音乐

    自从木蔚來去世就无人能拔得动此琴他们还记得伏羲琴在魔虫围山之时隐遁于幻夜之手他们还曾经因为伏羲琴的失踪而错怪了幻夜虽然蝙蝠小d有解释过那伏羲琴已认幻夜为新主可今眼亲所见还是十分惊讶

    这伏羲琴居然被幻夜驾驭得随唤而來随唤而去就算是当年的木蔚來也不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发自如

    直到现在包括红菱在内的所有红狐人仍不知道幻夜就是木蔚來的转世因为木蔚來的灵魂不是普遍的灵魂三界中不知有多少妖魔鬼怪对这个灵魂有所企图

    小白考虑到幻夜的安全跟小d串通好要对其他人保密的静秋和至冬再一次感觉到那个单薄虚弱的体里的那个灵魂的深不可测还有那惊人相似的容貌、经历和能力令他们在内心深处突然汹涌澎湃地就要将一个他们所无限敬仰的名字呼之

    悲宛凄切的琴声一直持续了三三夜

    霞光冲天的焚尸艳火才渐渐熄灭那些白色的骨灰带起地的余温在焦燥的微风中飞飞扬扬飘散于长风山每一个角落

    三三夜反复不停地弹奏他那十指早被古琴细弦磨破无数张裂的血口在青淤的指头绽放鲜血渗渗如滴蜡抹润了琴弦最后如风中残梅散落凝固于黑木琴面成了一幅凌夜寒梅的水墨画

    尽管如此他抚琴的动作仍丝毫沒有迟疑过仿佛伤的不是他的手流的不是他的血眼睛布满憔悴的红丝苍白无色的脸颊比起往又消瘦了几分可他依然笔直地立着瘦削的脊背仿佛正直的青竹任凭谁都不敢改变他的意志

    那些因为他而死的亡魂铬印于灵魂中的恐惧和愤怒得到平息了吗他不知道答案尽管眼前的尸体已经化为飞灰他仍然无法原谅自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比鬼王魔多更憎恨自己的人他想那一个人只能是他自己

    不知不觉间随着他心境的变化琴声激着更动自责的抑郁汹涌的内息紊乱地在他体内横冲直闯若不是维持着一成妖力的状态那内息对五脏六腑的破坏力将会催毁

    伏羲琴不是普通古琴只有以灵魂之力方可拔动琴弦三三夜不眠不休地弹奏令他早已耗尽所有精力此时他的体仿如一个空灵的躯壳比玻璃还易破碎

    他一直紧抿着嘴唇却再也忍不住不断上涨的腥痒于是突然弯下腰猛吐了一口血鲜血溅在琴面盛放出一朵华丽的红牡丹映衬了旁边点点雪落残梅

    琴声只是中断了一下又断断续续地响起依然的悠扬凄宛却时不时夹杂着轻微揪心的咳嗽每咳一声他紧闭着的嘴角就会渗出一点血

    小白仍陷于深沉的睡眠否则又如何能忍受看着主人如此残忍的自虐

    “下请您停止吧……我相信逝去的族人们的灵魂已经得到安息了”至冬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已经失去了族人 他不想连下也失去

    至冬正想冲过去阻止幻夜继续用命奏琴却被旁边的小d拉住了

    “由得他吧……”小d悲伤地轻轻对至冬说“他现在比死更痛受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点点他内心的痛楚而且那琴音能渡枉死的冤魂安心入冥界对红狐的亡魂來说未尝不好”

    那时幻夜心里黯然:小d、至冬你们错了……因我而死的灵魂永远都无法释怀这是魔界对为罪恶之子的我的诅咒我不想狐人化为游于天地间的厉鬼才用此法强行渡他们入冥界

    他的心在滴血但他无法跟任何人倾诉他所背负的是屈辱卑劣的过去命中注定的惩罚于是郁结越深体崩溃的速度就越快沒过了多久连血都咳不出來那一声声强忍着的轻微的干咳比剜的刀更让人觉得心痛

    “下您这是何苦……”至冬又难过得落泪之前是为狐人的死而现在是因为幻夜的悲伤

    凄凉的琴音仍在断断续续声声入扣心颤抖的琴弦仿佛在哭泣悲鸣……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