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面具下拨雨撩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你真要加害于我刚才放手即可……谢谢你相信我”幻夜微微笑了笑凄迷的眸子里闪着泪光

    阿黛低着头不看他却压着有些激动的声音说:“不知道你在表达什么你就留着点力气好好休息吧”

    “好听你的……”幻夜柔弱地应了一声就乖乖合上眼睛又沉沉地睡着了

    “你可真舒心就真的不怕我会把你制成标本”阿黛用古怪的语气絮絮地念唠着明知幻夜不会回答她的话一看幻夜的睡脸那种完全信任的不设防的舒坦好像已经回答了她:你不会这样做即使这样做我也不怕

    好吧这个回合你赢了阿黛压抑着思绪继续埋头苦干

    当手术大功告成之时她才稍稍舒了一口气她沒有离开只是默默地看着幻夜看得出了神神一时激动、一时悲伤

    不知过了多久昏睡中的幻夜突然轻呻了一句“水……”阿黛才回过神來越紧倒了一杯水将幻夜扶起來喂他喝了几口

    输入的血沒能在那苍白的脸上增加多少血色因为体严重脱水嘴唇干裂除了伤得比较重的手臂上其他地方还爬满大大小小的伤

    幻夜这个虚弱不堪的样子令阿黛再次起了恻忍之心

    手脚上的咒文仍未解除封印的妖力也仍未解开所以才会承受这种不必要的皮之苦他虽然生为妖怪但始终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明明患重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不顾命只想着救回宠物小白这孩子的心是如此善良温柔

    阿黛的心有些动摇了这样对待他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在毫无征兆之下幻夜睁开眼睛那双乌黑清亮的眼睛正凝视着阿黛不知会何阿黛很怯于与这双眼睛对视眼神微慌地回避了

    敏感的幻夜感觉到了阿黛对待自己态度的细微变化是时候证实埋藏在心底的那个想法……

    他慢慢伸右手入衣袋里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右手还被扎着针孔输着液牵动的导管扯得那上面吊着的药水瓶和血袋着摇摇着晃扎针移位了药水也在倒流……

    “别乱动”阿黛紧张地抓着他的手腕将他的右手按回之上

    他右手紧紧地捏着拳头当将手指慢慢地脱开时掌心托着一枚红玛瑙发夹

    “刚才你拉我上來时不小心掉了……”幻夜用微弱的声音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阿黛

    阿黛紧张地拿走他手里那枚发夹手下意识地往左鬓摸了摸当发现头上的发夹仍好端端地别在那里沒有丢失后脸色激动

    两个一模一样的发夹刚好凑成一对

    那惊世绝艳的容颜飘染上了嫣红的云彩瞬那间好像回到了甜蜜美好的过往忘却了这个孤戚冷漠的现实

    “赫前辈……”见阿黛一直发呆幻夜又唤了她一句

    “你刚才喊我什么”阿黛回过神來吃惊地看着幻夜

    “您就是幽王赫难道我说错了吗”幻夜笑了笑

    “胡说八道幽王赫是我师父”阿黛不承认

    “海翔灵送给幽王赫的定信物幽王赫就算死了也会带入棺材怎么可能传给她的弟子再加上幽王赫得到了海翔灵的血得到了永远的生命和青根本不会死所以会配戴这枚发夹的只有幽王赫一人而已”幻夜继续说出心中早已有的结论

    阿黛低着头不哼声不敢看他

    她的反应已经出卖了她再用任何言语否认只会成为苍白的理由

    “看來我的脸让你很不愉快也难怪我跟你的徒弟长得一模一样呢你从第一眼见到我就很不爽吧”这样说着幻夜挣扎着坐起來用力将输液管扯掉手背上的针孔马上开始渗血……

    阿黛突然猛地将幻夜推倒回上按着他的肩膀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咬着牙道:“沒错我就是幽王赫那你又是谁从一开始你就不老实”

    见阿黛终于承认了幻夜苦涩地流下眼泪咽哽着道:“我是连父亲都不知道的存在啊……迷惑的你一直在试探我、防备我不是吗”

    幽王赫整个人都僵住了

    两人沉默了许久

    “师婆……你愿意救我证明你接受我了是不是”幻夜流着泪笑着问

    “孩子对不起……”那一声“师婆”令阿黛完全软化了于是抑郁多时的感全都崩堤而來她扑在幻夜上啕啕大哭道出自己的心声

    自从四十年前与海翔灵分别后她一直戴着一副老人的面具示人以乌婆婆自称隐居于朵朵峰绝顶一转眼在人间已是八十多载边的至亲随着岁月不断老去一个一个地离开她唯独面具底下的她仍一成不变的年轻地活着去年与她长相伴的胞弟幽王好也去世了她才御下面具并为自己立了座坟告别了幽王赫这个人类

    她的心早已如死灰以阿黛名义悄然活于苛世

    幽王赫跟雾竹都是因为承受了海翔灵的血而得到永生的因为这层关系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络她从雾竹口中得知神龙小白现任的主人是木蔚來的儿子幻夜

    一个月前蓝月湖神龙小白的解封她是知道的

    但当第一眼见到幻夜时她还是相当的惊讶

    因为两人实在太像了……

    幽王赫深明神龙小白只愿追随木蔚來一人善良、温柔、强大而又可怜的徒弟在十六年前已经命丧黄泉灵魂消失于三界那么出现在面前的跟徒弟长得一模一样驾驭神龙如同宠物般的妖怪仅仅是徒孙还是将邪、是邪玄魔还是其他妖怪的伪装

    趁着幻夜旧病发作昏迷之时她在血源鉴定中出找到了答案即使肯定了幻夜是木蔚來儿子她仍要进一步试探这孩子的品格她要考验这孩子是否有资格去继承木蔚來的所有于是以小白的命作要胁迫他去鬼降谷

    所以当时只要幻夜表现出有丝毫的贪生怕死、追名逐利、暴戾凶残幽王赫就一定狠心将这唯一不安的隐患扼杀掉然而她在幻夜上看到的仅是仿如徒弟再世的影子于是她动摇了心软了甚至后愧

    见幽王赫终于坦然地接受了自己幻夜觉得有很幸福将眼泪挤掉开心地笑道:“师婆放心今后我会好好孝顺你不会做任何令你难过的事”兄长离他而去母亲不相见幽王赫已经成了他边唯一的亲人他特别感激这份突如其來的亲

    “现在我所有的愿望就是你能好好地活着”幽王赫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