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热血烬冷暖自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明明就只差一步之遥  幻夜很不甘心为什么会在最后关头才失去力气

    越往山顶攀  那咒文对他施加的之力就越沉重  好不容易用右手抓到顶绝的边缘之时  他另一只手几乎已经沒有力气抬起來  刚才一次不小心滑落时  左手臂被崖壁突出的利石划了一下  伤口很深  伤及筋骨  正淋漓地渗滴着鲜血

    这一來  滴水未进  流的血比流的汗还多  那个被咒文锢了妖力的先天虚弱体早就处于崩溃的边缘  而此时  划破的衣衫藏不住怀中被布包着的幽灵草  就要滑下來跌下万丈深渊

    此草若是丢失  就无法换回小白  幻夜急之下  伸出受伤的手臂将幽灵草接着  用最后的力气  将幽灵草抛上去  这个晃动的大动作  令他无法维持体的平衡  在确定幽灵草已经安全送达后  他精神一舒  右手再无力支撑体的重力  就无力地松开  任凭沉重的体垂直往下坠……

    有只温柔而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右手  及时拉住了那个下坠的体  但那个摇摇坠  鲜血淋漓的体还半吊在万丈悬崖边缘  他抬起眼帘  看到站在崖边  探出半个子來拉住自己的阿黛  阿黛正用喜忧参半的复杂神色凝视着他

    此时  只是阿黛一松手  幻夜就会粉碎骨

    “幽灵草……我找回來了……我相信你会释放小白的  对不  ”在这种生死犹关的时刻  他记挂着的  仍是小白  用凄美朦胧的眼神望着阿黛  纤弱的声音中只有恳求之意

    人类所不能摘撷的幽灵草已经得到了  幻夜的命也在阿黛手里  如果阿黛食言  不解除小白的封印  幻夜也无可奈何

    所以  幻夜宁愿相信  阿黛是言而有信的

    等不到阿黛的回应  心疲倦的幻夜头一垂  失去了意识

    “喂  振作点  ”阿黛唤了几声  见幻夜全无反应  只好先将他拉上悬崖

    任由伤痕累累  昏迷不睡的幻夜躺在悬崖边缘  阿黛拾起地上的幽灵草  高兴得跳起來  “这份量足可以炼制一千颗黑玉丸呀  ”已经迫不及待了  马上就风一般地冲入炼药房大展手脚  只听到从里面传來叮叮咚咚的声音

    小白被狗带所绑  无法靠近幻夜  站在距离他三丈远的地方  不停地“嗷嗷”地叫着  却不能将主人唤醒

    夕阳完全西沉  西边的最后一道光芒消失后  夜幕渐渐降临  微凉的夜风中  夹杂着丝丝凄凉的血腥  小白嗅得那是主人的血  那破烂的衣衫血迹斑斑  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即使不致命  光是流血不止  也会沒命啊……

    小白做了不少伤害主人的事  不值得主人用命相救  小白想着想着  眼泪滴答滴答地流

    门开了  忙碌完的阿黛心大好地走出來  一脸的风得意  看來黑玉丸的重制又迈进一步  小白怒得毛发倒竖  朝着阿黛张牙舞爪地狂吼

    阿黛眼角戏虐地瞟了小白一眼  然后踱到幻夜边  用脚尖在幻夜上踢了踢  冷漠地自言自语:“还沒醒吗  好弱的妖怪啊  这区区海拔两千米高的小悬崖就能把你折腾成这样  如果死了  就把你制成标本喔  ”

    那几脚  踢在幻夜上  却痛在小白心里  也不知是谁  恶毒地把人家的妖力封了  还在人家的手脚上施加了几百斤压力的诅咒  还以自己的命要胁人家去九死一生的鬼降谷摘幽灵草  还要攀这个近乎垂直的悬崖

    你这个可恶的女人  如愿意偿得到幽灵草了不但不释放我  等老子恢复了  定会把你剥皮拆骨  挫骨扬灰  主人受的罪  万倍奉还于你

    小白愤愤不平地吼着  什么恶毒的话都说出口  不过阿黛一句也沒听懂  大概也是有先见之名  知道这“狗”喜欢乱吠  出言不顺  所以早早施法令小白

    “唉呀  小狗狗  别生气  你主人还沒死呢  ”察觉到背后小白的怨念后  阿黛坏坏地笑了笑:“不过看样子也离死不远了  真的死了  你也该满足的啦  有个义不容辞为你去死的主人  夫复何求  主仆深呀  感天动地呀  话说回來  这样的稀有妖怪  本姑娘要好好研究下  ”她的言语  赞誉是虚的  嘲笑是真的

    然后  阿黛就去搬动幻夜的体  她将幻夜扶起來  让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  这样架着他一步一步地走  幻夜全无知觉  软软地靠地阿黛上  那只无力地垂着晃动的手臂  还淋漓地滴着血  地上拖出了一道血痕

    触目惊心的画面  让小白看得心如刀割

    别碰主人

    小白怒吼  却无济于事  眼睁睁看着主人被阿黛架着入了屋子  听脚步声是直接上了二楼  根据小白的记忆  如果沒有记错  二楼是医疗室  医疗室旁边是从前的主人木蔚來的房间  因为木蔚來以前经常受伤  所以乌婆婆和好大叔将木蔚來的房间按排在医疗室旁边

    小白心里产生了一丝最后的希望  如果这个女人还沒有泯灭人的  但愿她这是在救主人

    ……

    幻夜的意识再次被一种刺目的强光拉回來  微微睁开眼睛  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似曾相识的地方  天花板无影灯的白光直  空气弥散着一种清新的药味  幻夜依稀记得  这是黑玉丸的味道

    沒想到  阿黛会用珍贵的黑玉丸救自己

    右手被针孔扎着  长长的胶滴管与被吊起的血袋相连着  鲜红的液体正源源不绝地输入他体内  正是这种液体  慢慢地滋润着他那因失血过多而枯褐了的五脏六腑  让那张青白色的脸惭惭恢复了生机

    阿黛正低着头  表严肃地帮他处理左臂上的伤口

    由于伤口颇深  衣料和泥沙已经和血模糊的伤口糅作一团  无法分离  阿黛正小心翼翼地用手术剪将他的衣服一点点剪开  因为过度专注  额头上凝聚的香汗也未及拭去

    “谢谢……”幻夜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

    阿黛愕了一下  她专注于手术  沒想到幻夜会突然醒來跟她说话  手上的动作沒有迟疑  柳眉却皱起來:“你这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題  明明是我害你受的伤  你还谢我  ”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