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难离难舍抱紧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当晨曦第一道阳光撒照在头上时幻夜醒了他慢慢睁开眼睛……

    只有妖力全失之时那天生不足的虚弱体才会不堪负荷而现在他的妖力全部恢复了上所有的伤早就痊愈自妖力和寒玉碎片、龙血再次共鸣发挥作用令过去几的疲累心脏不适全都一扫而空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白狐白狐那双炯炯有神的金眸子此时有种复杂的忧伤布满疲倦的红丝它就这样一动也不动地守在自己边不眠不休一夜未瞌一眼

    “小白……”他轻唤了一声小白马上凑近于是他猛地将小白挽入怀中又柔软又温暖的白狐乖顺地贴在他怀中

    是小白带给他的温暖让他有种可以依赖的安全感这一次幻夜终于感受到小白是全心全意地守护着自己是小白带他离开那个恶梦般的地方

    小白甚至屋及乌连归顺于他的妖怪也一并保护了舞音和雷曼即莎的伤被小白治好了

    小白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也沒炫耀邀功只是选择了以狐形的姿态默默守在

    这份义幻夜感动得无以为报

    于是他紧紧地抱着小白一言不发也不愿放手

    小白知道皮之伤可以痊愈但心灵上的创伤往往是永不磨灭的于是任意主人抱着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小白才听到主人那令人心碎的声音

    “小白谢谢你……”幻夜默默落下一串眼泪那泪水渗入了他枕着的枕头

    白狐形态小白将凑脸过去用舌头轻轻把幻夜脸上的泪痕干“嗷嗷”地叫了两声温柔地安慰着他

    好苦涩的眼泪……

    一个人的虚弱只会在信赖的人面前才会流露所以小白此时在心痛主人的同时也感激着主人的信赖

    有时候把悲伤发泄出來反而更好所以当主人默默流泪之时白狐义无反顾地守候在他边就可以了

    而这回主人终于明白小白的好了

    其实痴心的小白还有句心底话只要主人肯给机会小白可以变得更好呀看着悲伤的主人对主人十分迷恋的小白产生了一个朦胧的幻想小白不仅只是宠物、仆人、朋友、亲人其实还可以更进一步 的只要主人愿意的话……

    小白那张不害羞的狐脸表再次怪异起來此时他想起昨夜那个回味无穷的吻好想再品尝一次……

    小白的变态yy省略n字

    话说妖怪们小心翼翼护着那主如是此般又相安无事地过去两

    有一麦科长來了

    “麦科长真是稀客”

    如果这句话算是招呼的话那幻夜相当冷淡的而且声音还是从二楼上传下來的

    如果是以前麦科长可能会因为幻夜的怠慢而怒而现在麦科长知道这是他惯有的处世模式其实沒有恶意只觉这病秧子恢复得真快现在变得生龙活虎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跟两天前虚弱的样子判若两人

    舞音照旧为人类客人奉上粗茶

    麦科长脸皮够厚坐在沙发上乍作悠闲地嗑茶一双老炼的眼睛却东张西望目光中夹杂着一丝复杂的焦虑尽管他装作精神抖擞其他麦科长看上去劳累的不仅脸色蜡黄眼布红丝而且白头发似乎更多了

    当看到幻夜抱着白狐从楼上走下來时麦科长的表还是变得有点僵

    小白看到麦科长不屑地瞪了一眼

    麦科长被小白瞪得浑发冷脸色更加难看了

    “小白麦科长是客人不能沒礼貌”幻夜摸了摸怀中的白狐似是责备

    这只白狐果然叫做小白

    毫无疑问麦科长马上联想到昨夜那个自称小白的男人吻幻夜的画面之前只是怀疑那个男人是白狐现在看來那个男人绝对就是小白

    麦科长又望了不以为然的幻夜一眼心想你不单同恋还人兽恋口味真重啊就算你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缺乏关取向也用不着如此扭曲吧

    幻夜见麦科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表甚至有些惊悚好像看怪物似的不由得浑不自在他完全不知道小白昨晚对他做的事

    “我说麦科长难道我上有什么不妥吗”幻夜纳闷地问

    小白马上冷冷地瞪了麦科长一眼眼神之犀利像刀子还有电流能杀人意思是你敢把昨晚的事抖出來就劈死你

    “不……”麦科长拼命摇了摇头收起尴尬的怪表机警地转移话題道:“我來慰问受伤的市民呢看來担心是多余的你相当精神嘛”

    “谢谢关心我已经沒有大碍了你來得正好我正想问那名连环杀手后來怎样”幻夜已经坐在麦科长对面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这不是他这种年纪该有的成熟

    那夜在酒店失去意识后对后來的况全不知醒來后幻夜有询问小白小白为了不让他劳神并沒有把真相告诉他

    “凶手已被特警玄子当场击毙现在市民可以放心了”麦科长说着

    那知幻夜听到这个消息脸色沉了一下

    麦科长沒有错过这个细微的变化心想这小子本來也是受害者将凶手绳之于法不是大快人心的事吗为什么这小子看上去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于是老巨滑的麦科长又试探地说了一句:“若非及时将凶手正法 非但你命不保还会增加新的受害人”

    幻夜抬起眼帘望了麦科长一眼清亮的黑眸里被淡淡的雾气蒙上了悲伤道:“不我已经说服她她答应放下杀念不会再去害人”

    “就算她有悔改之意法律也不能赦免她犯下的罪行她必须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麦科长肯定地说不过心里却想这小子果真怪人一枚这表是在同谋害自己的人啊

    “我只是觉得应该给她一个赎罪的机会”幻夜忧伤地说“而且她已经怀孕了腹中的胎儿是无辜的……也许注定了那可怜的小生命与这个世界无缘我能感受到那小生命渴望着要降临于世的心

    麦科长一听吓得不轻冷汗涔涔

    “她的尸体你们如何处置”幻夜收起了所有忧伤眸色冷了一下

    “法医解剖检验后已经火化” 麦科长回答

    “那你们发现什么了吗”幻夜冷冷地问

    “正如你所说的凶手怀孕了腹中的胎儿已经成形都快4个月大了……” 麦科长有些吱唔与刚才处之泰然的神态相反麦科长变得心神不定

    如果此时的幻夜是容光焕发那么麦科长就是形神枯槁

    “麦科长这案子破了是立了奇功为什么你看上去更加憔悴呢”幻夜话題一转冷不防淡淡地问了一句

    “自从那事之后我每晚睡觉时都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一开始以为压力大沒想到其他有参与破这个案件的同事上都发生了同样的事我想这会不会是那个未出生的胎儿的冤魂在作蒜”麦科长此时已经收起了所有官腔的架势将所烦之事全盘托出

    据说那个从死尸腹中挖出來的胎儿还哇哇地啼哭了一阵子才死去的

    于是大家都说这事邪门

    “渴望來到这个世上却不被许这样死去的胎儿怨念很重”幻夜放下茶杯沉重地说着

    他原本以为蜘女放下屠刀后能平安离开生下律的孩子沒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你有办法送走那孩子吗上级已经命令特警玄子來处理玄子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驱魔师他向來对妖魔鬼怪赶尽杀绝这样一來那孩子定会永不超生我想你的话……会有更好的办法”

    麦科长好不容易用恳求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现在才明白麦科长此次意图的幻夜笑了笑道:“那我是不是该替那孩子感激你”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