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动真情以死相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黑衣年轻人不怒不燥  用冰冷的声音说话:“麦科长  请注意你的言论  警员能对一个扰犯开枪吗  再说  冲动的后果  将会失去给罪犯定罪的机会  那对死者如何交代  ”

    麦科长被黑衣年轻人说得哑口无言

    这个黑衣年轻人  份非常神秘  全名不详  警局的里只称其为玄子  玄子是麦科长的上司  陈局长派來协助破案的特警  连环杀手的下手对象中  有达官贵人  有富商大享  上面压力非常大  嫌破案速度太慢  因此才派人过來  下令尽快破案  否则就等着被炒了

    玄子今天加入这个案件侦查不到3小时内  就根本受害人的资料和市区内的监控录像  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并找出其匿藏点  这还不算什么

    玄子最厉害的地方  是他的自制武器    md444型來复枪  程范围达一英里  而且  据说玄子为这枪打造的专用子弹  开过光的  具有驱魔辟邪之效  能杀死妖魔鬼怪

    麦科长怎能眼睁睁地看着  自己管辖范围内居住的市民陷险境而见死不救呢  可玄子的职位是现场最高级  因此麦科长也得听玄子的

    他在默默祈祷  希望幻夜那小子福大命大  能逢凶化吉  又眼见他被那凶手虐待羞辱  怎能无动于衷  他心急如焚  却又无计可施

    耳机里只传來蛛女乐的欢笑声;画面里  手脚被绑的幻夜一声不吱任由蛛女玩弄  表痛不

    麦科长和马警员的脸色已经越來越黑  他们实在看不下去了  只有玄子仍然不为所动

    ……

    酒店高楼

    在蛛女的手准备拉开幻夜的裤链时  他忍着心的痛楚  喘着气  用颤抖的声音  突然说了一句话  让蛛女的动作瞬间停止了

    “你律吗  ”

    自从那一夜之后  从來沒有人跟蛛女提起过这个名字  蛛女想方设法  也要忘掉这个人  曾几何时  她以为自己做到了  可是当这个人的名字从幻夜的口中道出來时  那缠绵难忘  却又血腥悲惨的景又历历在目

    冷不防的名字  就让蛛女思绪混乱  她放开幻夜  向后飘远几步  悬在半空

    幻夜拼命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但是仍觉得呼吸困难  根本沒有多少空气能吸入肺里  见那句话奏效  知道把握了关键  于是又接着说下去

    “你就是近來的连环杀手黑寡妇  ”幻夜吃力地说着  一两句话几乎要耗尽他所剩无几的力气

    蛛女裂开嘴  邪魅而凄楚地笑了笑  “是又怎样  ”她瞅了幻夜一眼  疑惑不解地问道:“你这个人真奇怪  死到临头  还要替警察查案吗  你脑袋里  到底在想什么  ”

    自然是想死得体面些而已……幻夜心里回答了一句  只是沒说出來

    他只是用微弱的声音  断断续续地说出自己的推论  声音虽然很小  却听得清晰

    “因为你仍深着律……所以一直为律的死而自责  为了掩饰杀死律的痛苦  你故意残忍地杀害了十四个无辜的人类  因为……你要证明  你这样的行为  是本能行为……这样一來  律的死就理所当然……”

    此言一出  蛛女怔住了

    “你胡说  ”脸上笑意全无  狠毒地盯着幻夜  愤怒地骂

    因为  幻夜说出來她不想承认的事实

    一气之力  蛛女用力扯动了绑在幻夜双手的蜘蛛丝

    锋利的蜘蛛丝割破皮  切断了手腕筋脉  顿时鲜血横流  汹涌的鲜血延着蜘蛛网  哗啦啦滴落在华丽的红色地毯上  如下着一场炫目的红雨

    鲜血地迅速流失  他的生命也即将干枯

    幻夜的意识变得越來越模糊  在这么近的距离  他却看不清蛛女的脸

    他知道  蛛女已经不会再向他下手  但自己受了这种致命的重伤  很快就会死  可他还是决定用最后的力气  去开导蛛女

    “我看到了你眼睛中杀人时的痛苦和迷茫  既然着律  近什么不坦言接受这段恋  我想告诉你  其实律不介意你亲手杀他  因为他本來就一心求死  只是恰好在那时遇到你  便由你下手而已  所以  你沒必要为律的死自责  ”

    听了幻夜这一番话  蛛女茫然地跌坐在地上

    “现在放下杀念还得來及……离开这里  找个平静的地方  把律和你的孩子生下去……继续沉迷于杀念  你的内心永远也无法得到平静和救赎……”幻夜断断续续地说着

    他说的每一个字  都震撼着蛛女的心

    “你  为什么会知道  ”蛛女吃惊地望着俺俺一息的幻夜

    “我想  这是律  让我帮他转达给你的心意  蛛女  回头吧  ”幻夜温柔地恳求着

    “律真的不怪我吗  ”蛛女捂着脸哗哗地哭起來  她想起了  律临死前的笑容  那时  他在笑  笑得那么安心  那个笑容像烙印一样  刻在她心里  不断在她梦中出现  令蛛女又痛苦又甜蜜

    “他不怪你……”幻夜凄楚地回应着悲伤的蛛女  那双腕的伤口  鲜血仍在渗涌  却缓慢下來  此时  他体内的血几乎放尽了

    他已经感觉不到体的疼痛  也许是麻木了  也许是到了生命的尽头  凄然一笑  轻泣:“最近我才知道  自己对于父亲來说  是个可耻的存在  你腹中的孩儿比我幸福  起码有真心相的父  我希望那孩子能平安出生……”说完这句  他虚脱地垂下头  合上眼睛  沒了动静

    蛛女透过指缝望着濒死的幻夜  有一种无言的难过  这个人  由始至终  是在安慰自己那颗迷失而悲伤的心吗  明明  自己是來杀他的

    她想到了  他最后那句话  可耻的存在吗  看來  活得痛苦的人  不止自己

    这个人  跟律有种莫名的相似

    蛛女突然不想幻夜就这样就死了  她想救他  不知还來得及不

    她惶恐地站起來  正想飞扑过來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  玄子的子弹已经穿了她的后脑

    这一瞬间  与律相处的美好画面在她脑海中迅速回播

    “律  我带着孩子來找你了  对不起  让你在那边等太久  ”

    话犹未落  她的体一沉  向前倾倒在幻夜脚下  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