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正月夜妖力全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一直迟续到夜幕降临  那些酒足饭饱的妖怪才依依不舍地散退

    幻夜觉得疲累  早早就和衣和睡

    吸血鬼小d也习惯地在幻夜入睡后  才享用宵夜

    每次吸食幻夜的血后  小d总会陷入短暂的深眠  要到第二天出才能苏醒  这也许是幻夜是混血妖怪  血液有些特殊的缘故

    从前小d担心自己沉睡期间主人失去保护  现在连神龙小白也守在主人边  沒有什么好怕的了  于是放心沉醒

    由于蝙蝠小d拥有不俗的力量  于是小白和小d之间  有个不成文的默契:白天主要由小d负责安全防卫  到了晚上就换上小白

    这就是为什么白天多数看到小白以白狐的姿态偎在幻夜怀中假寐  小d则相反的格外精神抖擞地亮点黑色的小眼睛  原來这两只早有分工

    夜深人静之时  突然有个黑色的影子在杨桃林间晃过  闪到幻夜房间的窗前窥望

    伏在幻夜边的白狐敏锐地闻到妖气  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蹿出窗外

    那知黑影早有防范  未及白狐扑來  就先闪离  这一晃就远去几公里

    “跟我比速度  你还嫩了一千年……”小白狂傲地笑了笑  加快了速度追过去  那金色的眸子闪烁着饥饿的光芒  今夜正愁沒有宵夜下肚  马上就有猎物自投罗网  小白是兴奋

    小白大人的食谱是妖魔鬼怪、甚至人类  谁危害他家主人  他就吃掉谁  为了不让主人产生不安的绪  小白都是瞒着主人去猎食的  平时  小白也会在主人面前装作吃饭  把人类的食物当作零食

    所以  那位傻乎乎的主人饲养了特级危险的大型食毛皮动物仍浑然不知

    黄莺鸣唱之鬼屋又恢复了宁静

    雷曼莎、舞音  甚至幻夜仍在睡梦中  完全不知晓刚才有妖怪來袭

    院子的防卫却陷入了最弱的时候  因为守护这里的神龙小白走开了  而小d仍在沉睡

    时针嘀哒嘀哒的走到深夜十二点的一瞬间  幻夜因为心脏突然的一阵剧痛而睁开眼睛

    他坐起來  抬头透过窗子望向漆黑的夜空  闪闪的繁星满布  却看不到月亮

    今晚是正月

    他捂住膛心脏的位置  吃力地喘着气  上的衣衫被汗水湿透

    因为是混血妖怪的缘故  每到正月那一夜  他的妖力就会变弱  虽然妖力会变弱  但不能造成任何明显的影响  而这今天的况非常不妙

    首先是  幻夜在惊醒的一瞬间  发觉自己的妖力全失  更严重的是  曾经被小白用黑曜宝剑刺穿的心脏  有衰褐的迹象  他难受得无法呼吸

    失去妖力的体  无法驾驭体内的寒玉碎片  于是从前受过重伤的地方  都在隐隐作痛

    只要能坚持到天亮  体这些现象就会消失

    幻夜这样想着  极力平息着紊乱的心神

    未几  又觉得口渴难耐  才发现小白不在边  小d陷入沉睡唤也唤不醒  于是他轻唤了一下舞音的名字  谁知舞音却沒有像平时一样出现

    他心里苦笑一下  原來暂时失去妖力的自己  弱得连归顺于自己的妖怪也无法召唤了  也罢  就倒杯水这样小的事  沒必要麻烦舞音的

    于是他扶着墙  勉强地迈着步伐  想到楼下的饮水机弄点水喝

    妖力全失后  不但呼吸困难保  体也变得无比沉重  幻夜每移动一步都非常吃力

    沒想到走到楼梯转弯角时  泛起一阵噬魂侵魄的眩晕  视野天旋地转  他突然失去所有力气  双脚一软  人就从二层楼梯摔下來……

    幻夜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天花板的灯饰在扭曲着晃动  事物在模糊中变形  右额上有一股缓缓的血流从伤口处涌出  缓缓往下渗

    刚才那一摔  头撞到扶栏的尖角  是撞伤了  有点脑震  现在的他更是无法好好地掌握视野的焦距

    体的疼痛和眩晕  快夺走他的意识  这时  他却觉体突然被柔弱的重物压着  努力地聚焦一看  一个紧黑衣的红眸女子正贴在自己上使劲地揩着

    “你是谁……”

    看不清那女子的容貌  但他知道自己并不认识这女子  用微弱的声音唤了一句  他就几乎力歇了  现在  他连动一个手指头的力气也沒有  别说反抗

    “我是來送你上路的人喔……”那女子邪魅地笑了笑  伸出双手掐着幻夜的脖子  十指慢慢加大力度

    幻夜迷茫地凝望着这看不清容貌的女子  无法挣扎  本來就苍白的脸色已经发青  气息越來越弱  即使离死这么近  他黑亮的眼眸中仍沒有任何的惧色  自从在木秀经历了那一劫  他对生死已经看得很淡

    只是他不明白  自己与这女子素不相识  她为何要致自己于死地

    虚弱  不害怕  不挣扎  不还击……

    所有幻夜的表现  却让黑衣女子疑虑了

    “真不明白  像你这种弱得连人类都不如的妖怪  怎能将鬼王魔多击伤  还让蝶依大人那么生气  明明  就这样轻轻一扼  你的生命就会终级的  ”黑衣女子清亮的桑声在寂静的深夜中回

    尽管搞不懂幻夜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虚弱  黑衣女子仍沒有放松双手的力度

    不对  此人不应该这般虚弱

    蜈蚣精赤纹被此人随手轻易一抓就杀死的画面又浮现在黑衣女子脑海中

    黑衣女人马上发现  幻夜的脖子上有一个很小如虫蜇咬的伤口

    见状  她嘴角微微一扬  笑了笑:“赤纹的牺牲沒有白费  那毒发挥了作用了呀  ”

    听着黑衣女子自然自语  幻夜终于明白  这女子是鬼王魔多派來杀自己的妖怪

    原來  蓝月湖那一剑  仍沒有将鬼王魔多杀死……

    现在鬼王魔多派手下上门找自己报仇了

    ……

    在那里万簌俱寂的深夜  一声巨响犹为震撼  雷曼莎和舞音终于被惊醒  两人都不约而來第一时间往一楼大厅赶过去

    然而  就在两个赶到现场看到的画面是:俺俺一息的幻夜被一不明黑衣女妖压倒在地上  那女妖还双手扼着幻夜的脖子  可怜的幻夜快窒息了

    “幻夜少爷  ”舞音化成一只巨大的鸟向女妖啄去

    那女妖头也不回  一只手仍紧紧地扼着幻夜的脖子  松开另一只手当空一划  那手背喷出一道半尺宽的白色网丝将舞音包裹起來  女妖手往下一掷  舞音被重重地甩到墙上再摔下來  砸碎了玻璃茶几  舞音在琉璃碎片中挣扎几下就晕过去了  她失去意识后  变回一只普遍的黄莺

    “小菜一碟  ”女妖轻蔑地笑了笑  回眸冷眼看了一脸惊恐之色的雷曼莎一眼  仿佛在说  下一个是你吗

    “走……”幻夜好不容易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  他望着雷曼莎  想用眼神制止她

    看到幻夜还能说话  女妖戏虐地嘲笑着幻夜道:“你还有力气担心别人  不如先担心自己的处境  ”

    随着女妖加大手腕的扼力  幻夜的喉骨被扼得格格响  一丝赫目的鲜血从他嘴角渗出來……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