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忧患起暗之末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邪恶的势力正在黑暗的角落蠢蠢

    天元市  是魔界与人间界的纽带  是冥界死神活跃的领域  又是通灵世家幽王家族的地盘  理论是三界最敏感的地方  而偏偏  我们邪恶而温文儒雅的鬼王魔多先生  就选址天元虫鸣山尚景园定居

    这个国度  泡沫经济空前的严重  特别是楼价的炸作  已经令天元市出现一千万空置房  不少高级的别墅区  更是成为无人的死城  而位于天元市北方的虫鸣山尚景园  便是天元市其中一座无人死城

    尚景园全西欧风格  里面只有一座庞大的别墅  外观看上去像一座古堡  本來是某富豪为讨好小三一掷千金的大手笔  无奈在快竣工的时候  用塑胶板临时搭建的工人宿舍棚坍塌  十个施工人员当场死亡  二个人重伤  风水先生说  这古堡里有凶猛的恶灵  驱不得  于是富豪只好认倒霉  而古堡成了无人敢进入的烂尾楼

    精致古典的铁围栏已经生锈  野生蔷薇攀缠将铜色的铁锈覆盖成一堵墨绿的墙  红色蔷薇如吸了尸体的养分般  美艳地绽放着燃烧生命的色彩  在和暖的微风中贪婪地享受着光浴  藤上倒插的绿色尖刺  仿佛警告着世人  美丽的惑是危险的……

    神秘而森的古堡就在绚丽的蔷薇墙后  尽管经历风吹雨打  晒雨淋  古堡外墙久失修  外墙有些地方的石块脱落里  古堡里面依然一尘不染  焕如皇宫贵族宅砥的典雅豪华

    古堡后花园  有一处露天温泉  倚树成  奇石峦叠  毒虫蜇伏  气笼罩之下  却蒸发着腾腾迷幻的雾气

    鬼王魔多半着泡在温泉中  微湿的卷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  有种缭人的感  健硕的体形与那精致而轮廓分明的五官衬托在一起  无疑是个异域风的健美的男子  此刻他沒有戴眼镜  沒有镜片的阻隔  儒雅的眸子显得更加深遂而冷漠  冷漠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怒意

    腹部有一个被利剑刺穿的伤口  伤口虽然愈合了  却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疤  这个伤口  是几前被幻夜用黑曜宝剑所伤  直到现在魔多仍觉得伤口隐隐作痛

    他怎么也想不到  那个三番四次坏他大事的幻夜  在临死前还冷不防地捅了他一剑  若不是吸食了大量生灵的精魄和神龙的血  魔多恐早已命不保

    这个一只手就能掐死的敌人  这个轻蔑得连魔多都懒得动手的敌人  竟然差点取了他的命  这是其耻大辱

    鬼王魔多越想越怒  恨不得将幻夜碎尸万断  冷漠的眼眸中  燃起一种可怕的血之红色

    无数黑壳暴虫  像蚂蚁列队般  延伸至温泉边  它们一个接着一个将肚子里一团白色发光的物质吐入池中  便延着原來的路往回走

    这些白色的物质  正是生灵的精魄

    浸入温泉的精魄  很快就被魔多吸收  在精魄的浸润之下  鬼王魔多的皮肤显得更加光滑红润了

    这些精魄的所有者  早就成了干骷髅

    暴虫不会随便找弱小的人类或妖怪作宿主  因为这些精魄是用于治疗鬼王魔多上的旧患新伤  是疗伤的药材  所以  暴虫专门袭击有一定灵力的人类或妖怪  才能保证药材的质量

    这就是为什么  在红狐舞祭  百鬼夜行的圆月之夜  鬼王魔多要令暴虫围剿长风山  因为  那一天夜晚  在长风山聚集了大量的珍贵而优质的药材  鬼王魔多怎能不动心呢

    “蝶依……”鬼王魔多唤了一个名字  突然从温泉中站起來  温滑的泉水哗啦啦地涎着他的躯滑入池中  本來平静的池水泛起了无数漾的涟漪

    石山后  一个材高挑而野火的妙龄女子走出來  那一对襟轻纱  将拔傲人的双峰表露无遗  振袖如蝶翅般轻灵飘逸

    过于出众的材很容易令人忽略了那出水芙蓉般丽的的容貌  不施粉黛  饰物清素  有种淡淡的冷艳气质

    名叫蝶依的女子双手捧着一白色的浴袍  面对着一丝不挂的健美男子  她沒有半分的害羞  脸带着一种温顺的微笑  淡定地将浴袍展开  轻轻地披在鬼王魔多上  然后用甜美的声音问:“下一步您打算怎样做

    “是时候去摘取第三种药材    吸血鬼女王纳丽塔之血  ”鬼王魔多利索地将浴袍的带子束好  然后野心勃勃地轻蔑地笑了笑  道:“我将是下一任的魔界之王  ”

    “我预祝您马到功成  ”名叫蝶依的女人笑道

    鬼王魔多一伸手将蝶依横腰搂入怀中  托起她的下巴  用富有磁的声音轻道:“蝶依  你真贴心  ”

    蝶依在鬼王魔多惑的攻势之下  像只小绵羊般顺贴  任由鬼王魔多摆弄  沒有半点羞怯  仿佛早就习惯了

    “有沒有那个小杂种的消息  ”鬼王魔多话锋突然转冷

    “他复活了  现在与神龙小白形影不离  ”蝶依小心地说

    鬼王魔多将蝶依放开  咬牙切齿地冷哼一声  道:“也好  若是轻易死掉  反而便宜了他  ”

    “就这个小杂种害您受的伤  ”蝶依追问

    鬼王魔多转  一言不发  怒容满面

    蝶依咬了咬那丰润的唇  她是心痛鬼王的伤  内心对幻夜的恨不比鬼王少  表面却看不出怒意  只是微笑道:“您去魔界期间  这里的事就交给蝶依吧  ”

    鬼王魔多回头和颜悦色地说:“难得你有兴致  就如你所愿  记住  慢慢玩  不要弄脏自己的手  ”

    ……

    森森的虫鸣山古堡中庭

    有三只妖力强大的虫形妖怪已经恭候多时  灯光昏  看不清他们的样貌

    这时  无数彩色的蝴蝶聚集  重重的蝶影最后化成一个轻纱曼的冷艳女子

    “蝶依大人  请问召唤我们出來有何吩咐  ”三只妖怪马上下跪

    “赤纹、黑天蝎、蛛女  用你们所愉悦的方式  杀死幻夜  ”蝶依冷眸如月  轻启朱唇  表与话语冷若冰霜  不带点感  与那乖巧甜美而又感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对比

    “遵命  ”三妖异口同声  三双森红的血眸中  同时迸发出一种令人心寒的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