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鬼成书奇树成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幻夜的家新添了一位成员。就是誓说已经成为幻夜仆人的吸血鬼小d。小d多以小蝙蝠的形态示人,整天粘着幻夜,少与红菱冷香接触。且红菱与冷香也畏惧小d,也不会主动靠近。幻夜不懂个中因由,只当小d是只另类“宠物”养着。而宠物的食物,自然是幻夜自己的血。

    舞祭事件后,幻夜在明今市的妖魔界名声大噪。

    自从幻夜回到桃源居,不少妖怪或者人类上门拜访,多半也是有事相求的。

    很多时候,这些慕名者会在幻夜毫不知的前提下,被小d或者舞音轰出去。小d的理论是,主人没必要为何不相干的家伙耗费精力。谁知道这些家伙是不是别有用心的?

    在这一点上,舞音也很认同小d的看法,不过妖怪同胞的确有麻烦的话,还是可以帮一帮的。至少人类,哼哼……舞音作为亡灵的化,曾死于人类之手,对人类的怨恨是很深滴!

    ……

    有一,武弥生下午放学,准备去幻夜家。虽然幻夜搬回桃源居,但是还在请病假。经过书店里,看到门口贴着七分蓝的新书《鬼语》的宣传海报,心里莫名的自豪了一下。他已经把七分蓝当成偶像了,晚上不读七分蓝的书还真是睡不着。

    有一个打扮时髦的帅气小伙子,正站在海报前自言自语:“这本明明不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

    作为粉丝的武弥生马上而出,维护偶像的形象。

    “咳!咳!”武弥生故意站在小伙子旁边,干咳了两声:“依我看来,这本是最好的。人与鬼神之间的微妙故事,不是肤浅的人所能理解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蓝大大呢!有本事你写一本出来。”

    小伙子竖起浓眉,如鹰勾般英的鼻子都快气出烟来,刮了武弥生一眼,道:“又见脑残粉!”便是摇头叹息,走开了。

    武弥生还想跟人家争辨,非要说服小伙子认同七分蓝不可。可人家都不鸟你,有意思吗?于是武弥生气鼓鼓地买了一支汽水,在街上转了个圈子,心平静下来后,才去找幻夜。

    一进门,正想找幻夜吐吐苦水,看到幻夜家有客户拜访,而那客人竟然是刚才那个诋毁自己偶像的小伙子,气得马上把汽水瓶都捏扁了,吊着眼睛跟舞音说:“能不能把这个无礼的家伙轰出去?”

    小伙子和幻夜面对面在客厅坐着聊天。这时,那小伙子竟笑盈盈地冲着武弥生招了招手,笑了笑,道:“脑残粉,又见到你啦?”

    舞音附在武弥生耳边小道声:“少爷这次可是为了你才出手帮助这个人的呀!你怎么就赶人家走呢?”

    武弥生觉得莫名其妙,指着小伙子道:“我不认识这个人!我知道了,此人一定是打着我的名号来招摇撞骗的。幻夜,我肯定这家伙别有用心,你得马上把他轰出去!”

    幻夜看着武弥生,没好气地说:“小武,你一直嚷着喜欢看七分蓝写的书吧!这位,可是七分蓝本尊喔!你怎么连自己的偶像也没有认出来呢!”

    “怎么可能!”武弥生晴天霹雳。

    小伙子笑道:“我从不公开自己的私隐,他认不出我很正常。”

    “可……可是,哪有作家说自己的书不好的……”武弥生下巴都快掉下来,石化中。

    小伙子收起笑意,表严峻:“的确不好,而且还出了好大的麻烦了。”

    “忘了自我介绍,本人真名史砚坤。七分蓝只是笔名。”小伙子接着道。

    “小武,这回是有眼不识泰山了喔。”幻夜似笑非笑地作了一个落井下石的总结。

    躺枪的武弥生受打击蹲一角沉去。

    “笨蛋!”一直在旁边看闹的吸血鬼小d讥笑。

    史砚坤微笑着看着他们互相吐槽,心想:他们相处得倒是欢乐啊!

    然后,武弥生在七分蓝本尊前跪求原谅的节大省略……

    史砚坤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客气话过后,他开始道出自己遇到的麻烦。

    原来,每当他的经纪人帮他出版《鬼语》新的一卷后,小说里描述的鬼怪就会在现实中出现。

    “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幻夜问。

    史砚坤想了一下,回答:“是第三卷。”

    “写第二卷和第三卷之间,有没有发生一些特别的事?”幻夜又问。

    史砚坤说,“有的。第二卷结束后,收到一份来自读者阿吉的礼物,是一支钢笔。不久阿吉家人寄来书信,说阿吉因意外去世了。他的家人说,阿吉生前最大的愿望是想看《鬼语》大结束。可惜到去世的时候还没等到。希望我用阿吉送的钢笔将这本书继续写下去,这样可以了阿吉的心愿。其实我写书一直是手写稿的习惯,所以这个请求对我来说,并非为难之事。于是我用这只钢笔写了第三卷和第四卷。可怪事发生了……第三卷中古墓壁画中的女子还有第四卷里的躲在花瓶中的妖怪在我居住的附近出现,虽然没有人伤害,但是给邻居造成的困扰不少。”

    “那你还在继续写《鬼语》?”幻夜再问。

    “一周前我停笔了,但恶梦并没有因此结束。在停笔的七里,每当深夜,都会有一只妖怪在我枕边不停地唠叨着,想看到《鬼语》的结局,让我务必继续写下去。”史砚坤说。

    “那支钢笔,有带过来吗?”

    史砚坤从口袋里把钢笔掏出来,递给幻夜。

    这是一支很普通的钢笔,款色并无特别之处。

    舞音好奇地问:“少爷,是不是那个叫阿吉的人类的残念附在笔上了?”

    幻夜拿着钢笔看了看,道:“感觉不到人灵魂的残念。但这笔上面的确依附了某些灵呢……”

    史砚坤紧张追问:“那,有没有办法将这些灵送走?”

    幻夜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注视着那支笔,“现实还不能下定论,有没有必要将灵送走。凡事总有原因。这支笔我暂时代为保管,你先回去吧!”

    晚上,幻夜将钢笔放在书桌了,便和衣而睡。

    舞音化为黄莺,栖息在窗外的杨桃枝上。而变成小蝙蝠的小d,夜与幻夜形影不离。在幻夜睡着后,竟然偷偷地钻进人家的被窝里。

    深夜三时正的时候,桌面的钢笔微微动了下,然后开始发出幽幽的绿光。在绿光的包围中,钢笔慢慢变成一个掌巴大小的人形。这小小的人儿上还长着一对纱翅,上散发着绿色的灵光,飞动起来,在空中旋绕,就像一只荧火虫。

    小人儿飞落在枕边,打量着正酣睡的幻夜。

    “噫!不是蓝大大……这人是谁呢?”小人儿惊讶。

    也许是这小人儿上的光芒太耀眼,这么近的距离,幻夜被亮醒了,突然睁开眼睛!

    看到幻夜突然睁开眼睛,小人儿惊讶不已,未及那小人儿反应过来。幻夜伸出手,轻轻就把小人儿握住。

    “给作家七分蓝添乱的就是你吗?”幻夜缓缓坐起来询问。

    “是又怎样?快放了我……奇怪,普通的人类根本不可能看到我,而你竟然可以抓住我。你是何方神圣?”小儿人在幻夜手中挣扎,无果。

    幻夜上没有妖怪的气息。就算是妖怪也不能分辨幻夜是人类还是妖怪。

    “这位红狐神炎王的外孙幻夜,快说真话。不然我吸血鬼小d马上把你吸干了。”吸血鬼小d从幻夜被窝里飞出来,悬在半空,火红的眼球很可怕。

    “幻夜?小d?”

    名动三界的魔君木蔚来麾下的吸血鬼小d和最近连鬼王魔多都可以击退的幻夜?

    小人儿惊得非同小可,马上老实了,全盘托出。

    原来这小人儿是树精灵,名叫库洛。住在月光庙的许愿树里。很久以前,人类信奉着月光庙的神明,经常在许愿树下许愿,库洛总会实现一心向善的人类的愿望。

    随着城市现代化的步伐迈进,人类逐渐舍弃从前的信仰,变得自私自利,越来越少人到月光庙许愿。月光庙几乎被人遗弃,也无人打扫,一庭枯枝败叶当阶罩的惨淡光景。

    到了最后,月光庙只剩下一名信奉者。是一名患有严重成骨不全症的少年阿吉,他全的骨头非常脆弱,轻微的碰撞就会骨折。而患有这种病的人,通常都是侏儒,所以成骨不全症又称瓷娃娃病。

    瓷娃娃病患者阿吉,是七分蓝忠实的读者。他不能参加工作,没有朋友,过着过得了一天是一天的生活。月光庙就在阿吉家附近。阿吉最大的好,就是在许愿树下,坐着轮椅来阅读七分蓝的小说。自知时无多的阿吉,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读完《鬼语》。

    阿吉会给七分蓝写信。收到七分蓝的回信后,会令他兴奋得几个夜晚都睡不着!

    得知七分蓝写书是写手稿习惯后,阿吉还精心挑选了一支钢笔送给他的偶像。

    可惜,悲剧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有一,阿吉不小心从轮椅上摔下来,死了。

    再没有人在月光庙的许愿树下读书,再没有人向树精灵库洛倾诉心事。而月光庙由于失去了所有的支持者,面临拆毁的命运。而百年许愿树,将会沦落为公园盘景。

    于是,寂寞的树精灵库洛附在钢笔上,努力完成着最后一个托附的愿望。

    小说里出现的鬼怪在现实中出现,是库洛的恶作剧,为了表达对人类的不满。那只不过是幻觉,不是真实的。

    听完库洛的经历后,幻夜把库洛放走了。

    第二,月光庙的许愿树被迁移至梦幻乐园的狐祭中央庭区。作为一个新的景点,很快吸引了不少游客,放下世俗功利之心,虔诚的许愿。

    《鬼语》很快就出了第五卷。史砚坤答应了幻夜,为了尊重阿吉,他会用那只笔将《鬼语》写完。

    闹鬼的现象再没有发生。得到了新的栖之所,库洛对幻夜承诺,不再对人类恶作剧。

    而红狐族呢,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替幻夜办事的机会,把许愿树照顾得绿叶油油、美轮美奂的。为了将功赎罪,他们可没半点怠慢。

    ……

    桃源居别墅。

    那一,明媚的阳光透过杨桃树的叶缝斑驳地照在地上。

    幻夜坐在树下的竹椅上,阅读《鬼语》第五卷。

    “幻夜少爷,这书好看吗?”呆在树上乘凉的舞音问。

    幻夜将书合上,笑道:“不错喔,是关于月光庙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