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情难了竹斋养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我怎觉得,这孩子眉宇间长得很像一个人。”零竹凌厉的眼神变得柔和了,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那你说像谁呢?”吸血鬼面无表地明知故问。

    “木蔚来……”雾竹缓缓将剑放下,脸上浮现出奇异的欣喜笑容。

    “真是瞒不到你的,他是蔚来的儿子。”吸血鬼会心地笑了,“我真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会有跟蔚来如此相似的人存在。当发现他的时候,我无法形容那种喜悦的心!我想这是上天怜悯我痛失主人的回报,今后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他的。”

    雾竹将剑收回腰间,柔声说,“我的心跟你一样。我跟随了那个灵魂两世,难道连这点灵感也没有吗?再说,能够接受魔血却安然无恙的人,三界都不常见。吸食魔血后暴死的妖魔鬼怪我见得还少吗?好好给我说说,详细的经过吧!刚才急着救人,还没问你个清楚。”

    “可以,但我们需换个地方。”吸血鬼欣然答应。

    吸血鬼小d和雾竹离开那个房间后,其实还有一个人在暗中透过窗户,默默地注视着幻夜。那便是隐于黑夜,与外面的景物融为一的冰河界王神木星。

    当木星确定幻夜没有大碍时,他又悄悄地消失,就像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守护者。

    ……

    沉沦于黑暗梦境中的幻夜,突然听到一串如流水般清澈的琴声。他记得这旋律,是千古名曲《清和吟》。比起在红狐舞祭时至冬所弹奏的出凡脱俗,此时的琴声多了几分灵动。

    琴声由远而近,悠悠扬扬,如无声的雨,滋润着他干枯已久的心田。于是本绝望的意识,被一点点地温柔拉回来。

    当西夕的余晖撒在他上时,他觉得刺眼,于是慢慢睁开疲倦而沉重的眼皮。

    在模糊的视野中,他看到竹窗、竹帘、竹桌和竹椅……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却洁雅而简朴。一个长发及腰的紫纱古服女子,正倚在竹桌旁用石椿在钵子里磨药粉。空气中弥散着一种奇异的清香。

    透过竹帘,看到窗外的一片竹林被夕阳染红……

    “沙沙沙……”

    晚风拂过林子,竹叶爽朗地点头回应着。琴声、风声、叶声、磨药声……交汇成一曲自然交响曲,烦碎的杂念会在这里沉淀。

    自己仍活着……

    被吸血鬼咬了后,他就昏迷了,后来发生什么事,完全不知。

    一惊之下,幻夜一骨碌坐起来,才觉全内外的刺痛,闷哼了一声,倒回之上。

    幻夜的动作惊动了桌旁的紫纱女子。

    紫纱女子放下手中的活儿,走到幻夜边,伸手按在幻夜额头上,温柔细语:“别乱动,伤口容易裂开呢!我是吸血鬼的朋友雾竹,是吸血鬼托我照顾你的。”

    在逐渐清楚的视野中,幻夜看清了紫纱女子的容颜。出水芙蓉般出丽脱俗,眉心间点着一点朱砂,飘逸若仙。秋水般的眼波中的平和娴静,不是那看似年轻的外表所能拥有的。

    “谢谢……你可知我的亲人和朋友是否安然无恙?”

    在如此舒适的环境中醒来,看到美丽祥和的女子,幻夜在心佳伤的折磨下,终于放下往戒备而冷淡的面具,柔弱而焦累地询问着自己所关注的消息。仰视着雾竹,他眼眸中只有乞求的迷离。

    雾竹看着幻夜这个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一阵心痛。脸上仍挂着如风般的暖暖笑容,温柔地说,“放心,他们都安全回家了。只因你伤势过重,才被送到这里。你若不伤怀,专心疗伤,数便可与她们团聚。”

    怕他有所疑虑触动伤口,雾竹未曾对红菱她们的况作隐瞒。

    “我相信你。”幻夜微微一笑。只是一眼,便知眼前这女子是好意待他的。

    琴声仍未止,铮铮的声声扣心弦,如雾竹的话语般,在安抚着幻夜的心灵。

    “也不知是何人,能弹出如此佳音?”幻夜不由得问了一句。

    雾竹莞尔一笑:“是小d在竹林里奏《和清吟》。他说,你听着这曲子对伤有好处。”

    “小d是?”幻夜不曾记得相识的人中有叫小d的。

    “小d就是你新收的仆人——吸血鬼呀……”雾竹解释。

    “想不到,他的琴艺如此之高。”幻夜惊讶。

    “小d从前就曾这样为主人疗伤。他特有天赋,听蔚来弹几遍,就会了。”雾竹有些伤感。

    吸血鬼懂琴,于是吸血鬼也懂伏羲琴。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人不解伏羲琴的下落时,只有他清楚。

    幻夜只是想不到冷酷暴力的吸血鬼,竟然有如此优雅细腻的一面。而且,幻夜觉得“小d”这个名字,听上去,很有心。

    他想,吸血鬼的多变,一定是受前主木蔚来影响的吧……木蔚来是那样温柔而善良的人,即使离世多年,仍有不计其数的妖魔鬼怪死心塌地追随着。

    “对了,是时候换药了。”雾竹转端来纱布药粉,平静地说着,便伸出手要为幻夜宽衣解带。

    幻夜上全是绷带,几乎成了木乃伊。右脸上还贴着一块大大的纱布,遮住了半张脸。这都拜蛮不讲理的红狐妖静秋所赐。

    “不……”幻夜马上拒绝。

    那雾竹看上去是个妙龄女子,又萍水相逢的,自己怎好意思在人家面前坦露体呢?

    雾竹抿嘴笑了笑,道:“你用不着不好意思。你昏迷这几天,都是我帮你沐浴更衣换药的呀!”

    幻夜一听,羞脖子都红了,把脸埋在被窝里。

    雾竹觉得幻夜害羞的样子特可,正想再逗逗他,这时有一只灰色的鸽子从竹窗飞入来,落在雾竹肩膀上。

    灰鸽子说话了:“雾竹大姐,门外有一个叫武弥生的人类和一个自称舞音的黄莺女妖说要见幻夜公子,要给他们进来吗?”

    原来这是一只鸽妖。

    幻夜看到武弥生和舞音的名字,心里直呼“得救了!”

    “他们是我的朋友,能让他们来见我吗?”他兴奋得牵开被子,马上还要起,被眼明手快的雾竹按回之上去。

    雾竹微笑的警告幻夜:“我会让他们进来的。请阁下为了自己着想,务必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不但小伙们见不着,就连你母亲也永远见不着。”

    幻夜只好乖乖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汗了一把,为啥温婉的雾竹笑起来却威严得可怕呢?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